《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 - 第6章 新人入隊

江城地處武國邊界,江城麓山地理特殊,卡着瀾江和三國邊界,默認三不管地帶。麓山被瀾江江水沖刷,彷彿天神用巨斧將其從中劈開兩半;一半在江城,另一半接着岐山延綿的山脈;而在奔騰江水的水霧雲霧中,藏着連接兩峰的鎖鏈。

「雲舒兩次均未回信也無動作,你與她素來交好,覺得她是想做什麼。」藍色錦衣的男子負手立於崖邊,輕聲問身後素衣女子。她煙眉含露眼,鼻唇小巧,形似弱柳扶風。

「雖未回組織,舒兒卻是回了我的信。」她從袖中拿出紙條遞給男子:「舒兒只言被關獄中受盡折磨,醒來已是記憶混亂,近期的些許都不太記得清。」

男子將紙條翻來覆去好幾遍,轉身問她:「你確定是雲舒所寫?」他指着紙上歪七扭八添筆少畫的長篇大論,說是成人所寫都難以令人信服。

「失憶不至於字都不知如何書寫吧。」

「王府線報確定是雲舒所寫,至於她是真是假,」女子抬眸看向男人:「我也無法確定。」她想了想又說:「如此不確定的話,少主你看要不要換人執行會更合適。」

「現下沒有合適的人選,林修他們有其他的任務。」

「可是,如果舒兒並未失憶而是……」見她欲言又止,男子牽起她的手一臉溫柔:「芷兒你但說無妨。」

「我雖與她交好,但不曾想舒兒連真實相貌都瞞我多年,我怕,萬一她假失憶真投敵怎麼辦。」說著擔心地蹙眉,手也不禁握了回去。

對方拍了拍她的手,好似第一次聽說地問道:「這是何意?」

女子一副驚訝的模樣,捂着嘴喃喃道:「她竟是連救命恩人都瞞。」

「你是說雲舒另有真容?你又是如何得知?」

「芷兒曾去後山採藥,遇見她在泉中沐浴,無意中窺探得知。為此我們還有了些爭執,只是她一直道歉,我也不好怪她。」

「哦?」男子思忖片刻,問道:「樣貌如何?」

「長得倒算漂亮的,不過比不上夕月的。」白芷回答。

男子摸了摸下巴,夕月長得驚艷,自是少有人能比:「聽聞那賢王好色,府中姬妾成群。原本刺殺失敗她應該和前輩一個後果,不過若是長得漂亮,倒是可以試試美人計。」男人眼睛定定地看着白芷,溫柔而深情,雖上了年紀,但俊朗的容顏依然讓人沉迷。

他繼續道:「不過如今雲舒真心如何無法確定,現下倒是有個她信任的人,可前去確定她的忠心,若已叛變,還能不露聲色地斬草除根。」」

「我,我嗎?」白芷後知後覺意識到他的指向:「可是芷兒並不會武功。」

他看着白芷有些驚惶的模樣,輕輕將她擁入懷中輕撫其背:「芷兒,沒事的,你知道我不會讓你深陷險境,會另外安排人照看你的。」

「你善毒,注意提防即可,」他下巴輕蹭白芷的額,此時白芷小臉微紅眼神嬌羞。

「你只需要確認雲舒是否有變,刺殺無所謂的。確認後我馬上接你回來,再說你也知道我也就這件夙願,完成後,我們也可以…….」男子欲言又止,只是把玩着她的頭髮,聽她輕輕回「好」,嘴角上揚不再說話。

鯨落從宴會上回來就沒見過兩個丫鬟以外的任何人,這兩天除了平平無奇的吃喝拉撒,唯一的驚喜就是前天,出現了不同的紙條;落款是「芷」,問候她在王府的近況。

鯨落對於白芷大概有一些印象,兩人同被空生所救,不過她獨身一人,白芷還有個善毒的師傅。一起進陌生地方的同齡人,自然是好說話,一起成長的幾年感情是不錯的。記憶里,這個白芷對其師兄有愛慕之情。

不過看見落款的名字後,她卻沒有應有的喜悅,反而心裏又氣又痛。鯨落直覺這個女人對雲舒做過什麼,只是尚未回憶起來。一直沒有回復雨林,藉著她的信傳遞這邊的消息也不是不行。

為了遵守諾言,就算這幾日未見賢王,她也按約定將每日信息寫在紙條上。

聽墨畫說,這幾日王爺不在,是與那羅俊呆登仙樓了。

司琴的原話是:「羅小爺只道那樓里來了一位形如弱柳扶風,美如月上嫦娥的嬌娘子,拉着咱王爺前去鑒賞。」一去便是好幾日。

羅永華將軍作為武帝舊部,算是武國開國元勛,老來得羅俊獨子自是,寵溺;成天泡在花天酒地也不多管,自從賢王性情大變兩人便玩在了一起。

鯨落只覺果然人都是食色性也,賢王看着一臉性冷淡沒想到在美人面前,竟如此走不動道。

司琴補充說:「府里偏院藏了不少美嬌娘呢,個個都長得如花貌美各有千秋,沒有一個長得相像。」鯨落心想這是集卡嗎,還每種美人來一個。

而賢王在登仙樓來香閣里噴嚏不斷。

「公子,可是近幾日着涼了?」俊朗見他一直「阿嚏」上前詢問,賢王只是擺擺手。

「阿時可是將看到豆蔻姑娘太緊張了?」說話的男子一身淺紫錦衣,長發輕束於後背,一雙桃花眼於劍眉之下眼神輕佻,膚若凝脂唇紅齒白,本是形容女子,卻又如此適合他。

有樂鳴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