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 - 第7章 入虎口

王府的麗苑設在梨林里,與梨園相距有些距離,賢王摔殘的那年修建。這些年收進來的舞姬盡收於此,由秋水統管,以至於一群鶯鶯燕燕,也未曾出什麼「岔子」讓賢王憂心。

早聽說賢王的艷名在外,豆蔻入府時未曾想麗苑竟有美人十多位,房門上皆掛有對應的名字。平日里賢王不會來訪,而是隨心情叫人去紫音殿。豆蔻想這與皇帝翻牌子的相似度,賢王是真仗着寵愛不怕上頭怪罪。

在麗苑住了幾日,除了丫鬟和掃地的,再也不見其他人,就連第一日見得麗苑管事秋水也僅一面之緣。本想找苑裡其他人說話,竟是個個大門緊閉,閉口不言。

本想着既然無人看守,便在府里逛逛,只是出了苑到處都是梨樹,進來的路複雜也沒記住。當晚吃飯時,碗底摸到有紙條,默不作聲吃完夜深人靜時才打開,看完上面繪的圖只是一笑。

聽得王爺回府,鯨落便遣墨畫,把幾日的記錄轉交俊朗。差不多知道的雨林組織架構都在裏面了。

這幾日空閑下來記憶多了不少,導致鯨落有些絕望;她發現雲舒相當低調,也不曾和其他人多交流,除了練功就是接任務做任務,唯一接觸頻繁的就是一起進組織的女孩子;但面容還是模糊。

如此,她可以提供的雨林信息,其實並不多,若不是一直拖着,怕賢王不信任給她咔嚓了,鯨落恨不得拖到她身強體壯之時。

「請問姑娘,可知王爺住處如何走?」

「您是麗苑的姑娘嗎?」

「是。」鯨落聽得外面有聲音探頭出來看,只見墨畫與司琴對視一眼,司琴便匆匆離去。

「墨畫,怎麼了?」

「是麗苑的姑娘走錯地方了。」墨畫下意識擋住了鯨落的視線,她哪裡肯放過這好不容易接觸陌生人的機會,直接走了出來。

看見來人的臉腦仁嗡得一痛,人恍惚一下,墨畫趕緊將人扶住:「雲姑娘!」來人見墨畫有點吃力,也幫手扶着鯨落走向房裡。

「這位姑娘是怎麼了?」來人看向墨畫問。鯨落坐下緩了一會,接話道:「只是頭痛,無甚大礙。姑娘是去哪兒?」

「我是想去王爺居所,這林子太大了,繞了半晌只見着這個院子,便來問問。」

「哦,那往……」

「豆蔻姑娘有什麼需求找我秋水即可,犯不着逛到他人院里。」鯨落話沒說完便聽得熟悉的聲音響起。

司琴帶着秋水匆匆趕來,在後面微喘着氣。

鯨落不解為何王府各院之間好像見不得人似的互相隔絕。看來的姑娘樣貌頗好,許是金屋藏的嬌嬌一枚。

「秋水姑娘莫要生氣,豆蔻只是想見見王爺。」她起身對秋水行禮聊表歉意,卻不想得到秋水的反諷:「豆蔻姑娘進府時秋水便說過,麗苑的姑娘只可等王爺召見,不得自行出入。」

「王爺帶我入府可不曾如此之說。」

「那王爺進府前後可與姑娘說過話?」豆蔻一時語塞,她不曾想從進了賢王的轎子,他就再未與她說過什麼,連進門都是侍衛一路帶過來的。

雖然她目的只是進府,但如此冷淡的男人讓她甚是懷疑自己的顏值。

秋水見她理虧,輕浮地一笑。鯨落注意到秋水對她頂多是,未到手獵物的態度,她對這個豆蔻就是輕視和故意挑刺。秋水每次來對墨畫他們都相當客氣,與俊朗之間也像哥們一樣和諧,對豆蔻這個態度倒是有些令人玩味了。

秋水幾乎是不容置喙地拉着豆蔻走,這姑娘看着弱不禁風,也不知道會不會被秋水扯斷手臂。

等兩人出門,鯨落出聲問丫鬟:「你們為何如此緊張?這麗苑的姑娘不能來梨園嗎?上回你們說賢王藏姑娘的地方就是這麗苑吧?他收集這麼多姑娘幹什麼?造人嗎?」本來一連串的問題如灑豆子般讓她倆應接不暇,聽到最後三個字,更是刷地紅了臉。

原來害羞這個,見兩人不說,鯨落翹着腿一副我吃准你倆的得意模樣:「我知道有些東西你們不可與我說太多,但是可以挑着回答呀?若是不允,我這兒可是很多男女間的情趣事兒,可以給你們倆細細道來。」墨畫雖然個子高挑,看着比她稍長一些,實際年齡卻沒有多大,司琴更不用說了,看着就是十幾歲小孩的模樣。兩人本想惹不起躲得起,轉身便要走。

「你們倆躲得了一時,躲得了一世嗎?你們家王爺不是說讓你們倆好好盯着我?」兩人聽罷一時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聽得鯨落聲音又起:「你們倆見過春宮圖嗎?我倒是見過幾個好玩的,那男的…..」

「停停停,姑娘,我們說還不行嗎?」兩個小丫頭耳朵根都已通紅,趕忙叫停。

這才把事情說給她聽。從賢王摔傷性情大變到跟着羅俊出入登仙樓,收了不少姑娘入府,卻不許他們互相交談,秋水的手段鯨落是知道的。她們只道最初有姑娘反抗,秋水是下過狠手的,具體的兩人面面相覷不再深說。麗苑的姑娘只許王爺召見,平日也不許另外出來的,偶爾有懷孕的,皆去落了胎。

不過這些,都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