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 - 第8章 暴露跑路

據這些天的觀察,梨林外圍固定有士兵巡邏的。至於梨林里,許是林子太大,每日經過門口的上午兩輪下午兩輪。

只要兩個丫鬟不在院里,她其實挺自由的,雖這樣挺好但不禁讓她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一點威脅力都沒有。想到這裡,特別想要雲舒的武功還在,好歹有些自保的能力。

不容易沒人看着出來一次,想去查看府里其他地方是否有合適的出路。

不多時竟走出了林子。只見林外不遠有條小河,一頭望不見出口,不知是否與外面的大河相通。另一頭望去流入一片小湖,湖中假山矗立,涼亭居於其中。

湖邊見着有兩個女人散步,鯨落轉身便要離開。

「啊!公主!」剛轉身便聽見一聲驚呼,繼而帶了哭腔的大叫:「救命啊,來人!救命啊!」

鯨落幾乎是聞聲而動,衝過去跳進湖裡,前生好歹是校游泳冠軍,救個人問題應該不大。

湖裡撲騰的少女把自己越推越遠,求生意識讓她在慌亂中撲騰抓爛了不少荷葉。

鯨落快速向她游去,將女子從水中撈起,叫了兩聲沒反應,大概是嗆水沒了意識。想着快點送人上岸,明明沒有很遠,卻感覺游得非常慢,非常吃力。

不知道是抱的人太重還是自己體力不濟,後背傷口在涼水裡沁得刺骨,臉上也感覺比下水時更冰涼,之前壓着的眼皮進了水耷拉地更厲害,視線也逐漸模糊。岸上與水面有些落差,她扣着岸邊的石壁儘力拖起少女。

「夢兒!」「怎麼回事?」

「王爺!」

只聽得岸上嘈雜,不一會便有人接過抱着的人。本想也順着爬上去,只感覺臉下清涼更甚,空出來的手在水下一摸,腦子裡只覺不能暴露。

「把她也拉上來。」不知道誰又說了一句,嚇得直接鬆手往後倒去,腳下一蹬整個人向深處游去──先去假山裡藏着。

岸上賢王見救人者不上來要賞賜只想走,直覺就是跑掉的雲舒。

「下去救人。」零星來的幾個下人都圍着公主,如風給公主做了緊急救助,見她沒事便吩咐下人送回。見賢王吩咐完沒人動,起身一個猛子扎進去。探尋半天沒見着人,他露出頭換氣。

「如風,去假山那邊看看。」賢王見着水面波動,眸色漸深,這可不是什麼誠信之舉。

鯨落從假山後面露出,攀着邊緣想看看是否有可藏身的地方,在水下也有想過從湖中轉人工渠會不會能出去,但救個人已經精疲力盡也就不做其他打算了。

人還沒上去就被抓住,「我建議你別嘗試逃跑。」是如風,她轉頭露出破碎的臉—自己都不清楚到底什麼樣子

如風也攀着假山邊緣,本着能動口不動手的心思繼續勸說,只見她轉頭黝黑的臉上從眉下露出一半白皙,原本壓着眼皮的小眼睛如花苞盛開展露,帶着水汽的雙眸如晨星落目。

「求你,要麼放了我,要麼幫我保守秘密。」如風有一瞬間的愣神,沒想到她丑的時候驚為天人,美的時候也驚為天人。

被她聲音拉回現實,嘆氣道:「就算我放你走,也會有其他人來抓你。秘密我會幫你保守的,走吧。」

見她猶豫不決,繼續安撫道:「你救了他妹妹,不會把你怎麼樣的。你趴我肩上,頭髮遮住臉,就說你暈過去了。」

遲疑地點點頭,被如風一把扛在肩頭向岸邊游去。

俊朗已經趕來,接受了賢王的質問批評,老老實實去幫手如風。本想接過他肩上的人,只聽他拒絕要求直接拉自己上去。

「王爺,雲舒暈過去了。夢兒那邊我開了藥方讓金枝熬就行。」賢王手指在輪椅上敲擊出咚咚的聲音,看了一會:「那你送她回去吧。」轉而看向俊朗:「梨園那邊加強看守,再出岔子你就去出任務。」說罷轉身去依蘭殿。

墨畫和司琴沒想過雲舒會跑出林子,這會兒找了半天沒見。剛回梨園,便遠遠地看見如風濕漉漉地,背着同樣一身濕的雲舒。

「我開個祛風防寒的方子,你們去抓藥,順便給她熱水儘快沐浴一下。」

「是。公子我們扶雲姑娘進去吧。」如風未接話,徑直走進裡屋,輕輕放下她。

「謝謝。」如風聽她道謝,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姑娘,水好了,先沐浴吧。」墨畫看見院周圍都派了駐守的侍衛,就知道這件事兒大條了,賢王不責罰已是開恩,鯨落對她們再好也不能輕易放鬆。

「墨畫你出去吧,我想自己來。」

「姑娘傷未痊癒,還是我幫你吧。」

「放心吧,你們家賢王把院子團團包圍了,我跑不掉的。」聽她這麼說墨畫臉上帶着失落,怕是失了來之不易的信任。默默退到屏風後面。

回頭看了眼墨畫退守到後面,鯨落脫掉衣服泡了進去,映照着水面看自己的臉。眉眼挺漂亮的,就是唇臉都過分蒼白。沾着熱水順着脫落的邊緣一點點撕開,露出一張如畫的臉。秀眉如畫,鼻峰挺括,眼如晨星,唇若朱玉。

跟自己的長相倒是有3分相似,自己勉強算得有幾分姿色,雲舒這張臉卻是可以出道娛樂圈的容顏。慘白的臉色配這雙清亮如水的眼睛,楚楚的神態倒是讓人心生愛憐之心,如若恢復血色會明艷不少。

「雲姑娘,天氣尚寒小心着涼,需要幫你加水嗎?」墨畫看她半晌沒了動靜出聲詢問。鯨落慌地趕緊搓了搓忙道:「不用,馬上洗完了。」

「那墨畫來給姑娘更衣。」

正要爬出來聽到這話馬上「撲通」一聲坐了回去:「別!不用不用。」

墨畫見她就堅持也不強求,見司琴進來便告退去拿餐食,兩人一進一出對視了一眼。

「姑娘洗好了便喝葯吧。」

「司琴你幫我端進來放一邊就出去吧。」

「好,姑娘記得趁熱喝。」鯨落背對吃了飯喝了葯,早早躺床上想對策。

依蘭殿里金枝跪在床邊看賢王給第五夢喂葯,自責地講述出事過程,只道不該帶着公主在湖邊玩鬧,讓她失足落水。

見服藥後半晌未醒,想叫人讓如風過來,他便換好衣服到了。診脈後只說需要休息,恐是落水受了驚嚇,明日醒了再喝點安神的葯即可。

「起來吧,不是看你與夢兒從小一起長大,今天你這腦袋就保不住了。」

「是,謝王爺開恩。」金枝磕頭並未站起。

「夢兒醒了你就去找秋水。」

「是,王爺。」罰還是要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