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 - 第9章 兜兜轉轉

「王爺,林殊將軍求見。」府中除了幾個老人知道林殊與王爺幼時曾同住幾年外,旁人只曉得她是個能力出眾的女將軍。

俊朗跟王爺時,林殊與他分開了許多年。從院中過來偶遇門童通報,順路也是要向王爺彙報的,一起知會了。

「哦?她這麼早到京。快傳。」

「她說還要借如風一用。」賢王放下手中的捲軸抬頭問:「雲舒那邊怎麼樣?」

「派去的人跟丟了。不過剛收到消息,早市中有人強搶民女,聽百姓描述有可能是她,已派人去尋了。」

「嗯,那叫如風也過來吧。」

「是。」

林殊進府之後遠遠地便看見賢王在大堂等她,一襲藍色錦袍,端的公子如畫。身旁早備好了一桌酒菜。

「修時!」

「殊兒許久不見,已有林老將軍的些許風範了。」修時對她莞爾一笑,看她不像是生病了調侃道。

「起止些許。」林殊自顧自坐下,看着這一桌子菜:「王爺竟還記得我愛吃酥皮鴨。」

「妹妹愛吃的自然是記得的。」聽這話的林殊白了一眼:「我可沒想做你妹妹。你亂認妹妹,夢兒知道該吃醋了。」

「王爺~」只要賢王叫,如風到得一向很快。

「這便是你信中所說的小神醫么,長得倒是相當俊朗。」林殊看着來人一陣打量。

「你需要如風做什麼,可是你生病了?」修時雖見她沒有什麼異常,但語氣里免不了帶着擔心。

「不是我,今個兒早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救了一位美娘子,好似身負重傷暈了過去。街上醫館尚未開門,便借你小神醫幫忙看看。」聽林殊的描述,俊朗與如風對視後望向賢王。

「如風便幫你看看吧。」

林殊抬了抬下巴,鶯兒點點頭對如風道:「公子這邊請,那位姑娘還在馬車中。」

「馬車多有不便,本王暖閣尚且空置,直接去室內吧,也方便那位姑娘休息。」

鶯兒聽賢王發話,看向林殊,見她點頭,前去將鯨落抱進暖閣。

如風看到床榻上的人一愣,而後自然地拿起她的手腕把脈,片刻後只道:「這位姑娘此前重傷未愈,加上勞累受驚,只是超出了身體承受。」

「可有得治?」

如風沒有回答林殊,只是看向賢王。只見賢王看着林殊問:「一個陌生女子,何以讓你如此上心。」

「我救她時,無意中摸到她的經絡,像是被人廢了內力。加上此女容貌姣好,想來背後的事情不簡單。她看向我的時候,讓我想一救到底。」林殊想起她的眼神,充滿求生的執着和對她的信任,好像篤定她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倒是修時你,為何從剛才就一直盯着這姑娘看。」

「你在邊境沒聽到世人對我的稱讚嗎?」林殊想起坊間的傳聞,好色+暴戾。

印象中他不是這樣的人,來賢王府也是想確認。沒想到如此直接,反而讓她覺得有鬼。林殊一臉嚴肅:「你什麼意思。」

「殊兒你若是願意,我倒想留下這美嬌娘,正好如風在府上也好照看。如何?」他說這話時,好似剛剛說菜一樣自然。

「我說了可不算,人姑娘有自己的自由,何去何從問過她本人比較好。」

林殊臉有些黑,自己救人可不是給他來送妾的;若此事是真,那傳聞中他一院子的美人也八九不離十了。

「如風,可有辦法讓她醒過來?」

「頭上扎一針即可。」

兩人對視,林殊見他堅持只得點頭。

如風俯身扎針,在鯨落耳邊悄聲耳語:「你最好醒來,若他知道真相你會死得很慘,王爺和將軍,你知道怎麼選。」

在鶯兒抱她的時候其實就醒了,只是沒想到兜兜轉轉又回了賢王府,昨天約等於白折騰了。雖然她很感激如風之前和現在的沒拆穿,但這**裸的威脅讓人不爽。想了半晌,害怕拖累救命恩人,做好決定便哼唧了兩聲,緩緩睜開眼睛。

「姑娘你醒啦。」林殊見她睜眼,在榻邊坐下握住她的手。

「小女子羅錦謝林將軍救命之恩!」見她掙扎着要起,鶯兒幫手扶起。

「舉手之勞而已,姑娘家在何處?」林殊心想直接送她回去可能會更好。

「姑娘的恩情羅錦是一定要報答的。」鯨落虛弱地扶着床榻撐着,輕嘆一口氣,緩緩道來:「小女子家道中落,母親早逝,父親久病。父親臨終前擔心我孤苦無依,便讓我來投靠帝京的大伯,卻不曾想他們早已不在此處,問遍周遭均無人知曉。本想在這京都找個營生好活下去,誰知路上便遇見那天殺的肖三,後面的事兒將軍也知道了。」說著哽咽起來,不停拭淚。如風第一次見人演技竟比那戲子還要嫻熟,不由得心中佩服。

「那姑娘可願隨我一起,你在我身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即可,溫飽不成問題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