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流放之後》[穿越流放之後] - 第4章 大雨

差不多趕了一個月的路,這天下午天突然黑了,電閃雷鳴,翠兒趕緊從車上拿出編織好的蓑衣給雲凌和李慧雯,三人又把鞋子給換成了草鞋,把布鞋交給翠兒丟在騾子車上。

還把多餘的蓑衣給了衙役,其他人他們才懶得去管,衙役雖然預料到會下雨,不過他們只有三輛馬車,兩輛馬車上堆放的都是糧食,蓑衣有,不過也不多,沒地方放。

要不是李慧雯她們路上還會編織蓑衣,估計也有不少衙役也得跟着淋雨,沒有蓑衣的都躲進了馬車,有蓑衣的繼續催促着這些人趕路。

「李慧雯,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有蓑衣不給爹和娘,你給衙役做什麼?」

李慧玲見李慧雯把多餘的蓑衣給衙役,心裏頓時不平衡了,逮着李慧雯就一頓臭罵。

「我編織的東西,我樂意給誰就給誰,你那麼孝順,怎麼不見你自己動手編織給他們?」

「你…我要是會,要你的做什麼?」

「那不就行了?你自己不會怪我咯?」

「把你的蓑衣脫下來給我。」

「憑什麼?你臉比較大嗎?」

「……」

李慧玲一臉不認識李慧雯的樣子,記憶中李慧雯不是一直被自己任打任罵的嗎?什麼時候口齒那麼伶俐了?

「我不憑什麼,憑我爹是你爹,我娘是你娘!」

「得了吧,一你爹沒養過我,我從小到大都是在我娘嫁妝莊子過日,吃穿用度都是我娘嫁妝鋪子所出,二你娘可不是我娘,既沒有生我也沒有養我,呵,小不養我憑什麼老要我養?」

「好哇,你敢不孝順!」

李慧玲吵不過她,就想動手來剝李慧雯的蓑衣,結果一個鞭子揮過來。

「嘶…疼疼疼!」

趕騾子車的衙役把騾子交給翠兒,怒氣沖沖的朝李慧玲走來。

「吵什麼?活的不耐煩了你?怎麼?她孝敬我們的蓑衣你有意見?有意見你也給我憋着,再逼逼老子打死你。」

說完,又往騾子車上走去。

李慧玲見這人高馬大,一臉兇相的衙役過來衝著她罵到頓時慫了,趕緊往李陳氏身邊躲,不過她的手臂被衙役一鞭子打的真疼啊。

不到一刻鐘,天空下起來了傾盆大雨,一路上也沒有地方可以躲雨,衙役趁着下雨的時候天氣涼快,吩咐這些人抓緊時間趕路,於是一群人冒着雨水前行。

也有人看見李慧雯她們一路上編織蓑衣,晚上也有人去打幹草路上跟着編織蓑衣,剛開始還有人嘲笑他們吃飽飯沒事幹,現在打臉來的太快。

一直到了晚上,雨也沒有停,大家是又累又冷又餓。

直到大半夜才找到了一間破廟,才能在裏面歇息,幸好平時李慧雯她們都有砍柴火把多餘的柴火放在騾子車上。

要不然衙役和李慧雯她們連個柴火都沒有,還想做飯,想屁吃。

衙役自然是感謝李慧雯她們的,畢竟她們懂得未雨綢繆,否則今天不僅得淋雨還沒有柴火燒。

「衙役大哥,我們小姐說,要不要去下個鎮上的藥鋪買點治傷寒的葯?怕這些人一路上淋了雨會得傷寒,這傷寒又很容易傳染給人呢,別到時候把大家都感染傷寒一路上又得耽擱不少功夫呢。」

翠兒通過李慧雯的吩咐找到了衙役的頭頭,跟他說這些話,也是怕到時候有人感冒了傳染耽誤時間,嚴重點說不定還得死人呢。

衙役頭頭是一位二十多歲的青年,長得不算太俊也不醜,看起來還是挺好說話的樣子,他仔細思考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