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流放之後》[穿越流放之後] - 第7章 李季仲也穿過來了

李慧玲心裏想什麼,李慧雯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會嗤之以鼻。

此時她已經進入了夢鄉,這是趕路兩個多月以來,她頭一次睡得那麼踏實的一個晚上。

「世子,那些罪奴已經被關押在了牢房,咱們把他們安排到哪裡?」

大夏邊疆寒王王府,一間書房裡,一位十六歲的少年穿着白色狐狸皮毛大氅,正坐在書桌前處理手中的事務。

一位官兵正單膝跪在他書桌前,向他稟告。

「讓他們去父王那裡幫忙建造邊防城牆,那裡至少還需半年才能完工,期間若是沒有人偷工耍滑就給他們去除罪奴身份成為奴僕吧。」

他記得這群人只不過是受到牽連而已,也不是罪不可赦,只要表現的好,罪奴身份他還是有權利做主給他們消除的。

官兵抬起頭來,回答道:「是!」轉身就走了。

而少年也就是寒王兒子蘇沐野,只是揉了揉他稍微有些頭疼的太陽穴,繼續看着書桌上擺放的奏摺。

蘇胤寒是一位比較坑兒子的父親,自己只管帶着兵馬鎮守前線,所有城中大小事務全部丟給了蘇沐野來處理,還美名其曰「你現在已經長大了,是時候鍛煉自己了,以後本王的家業是要交到你手上的,要不然,我跟你母妃什麼時候才能攜手一起浪蕩江湖呢?」

由於邊疆附近這兩年來乾旱原因,城中已經出現了糧食短缺的現象,何況前線兵馬的糧草朝廷那邊也遲遲沒有送過來。

蘇沐野站在窗戶前,只見他穿着一身深紫色衣服,衣服上綉着華麗的圖案,如瀑布般的墨發用一條白帶把前面的頭髮束在後腦。

月光照射到他俊美絕倫的臉上,襯得他的皮膚很白,卻也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氣質,如同那萬年雪山一般,冷的刺骨。

此時蘇沐野正緊鎖着眉毛,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思考着怎麼樣才能解決糧草的問題,要不然等到北狄來犯,他們都不用把守了,直接就會被北狄團滅。

若是李慧雯此時在這裡,一定會感嘆一句,「好一個妖孽的美男子,勾的她魂都快沒了。」

大牢里,李慧玲還沒有想到怎麼把李慧雯的大氅收入囊下,便被人天剛亮從牢房裡帶出來,押送他們去前線建邊牆。

李季仲在他們被押送出來的時候,出現了,當李慧雯看到李季仲的這張臉時。

李慧雯:手癢,好想揍他。

這張臉和她從小到大相處了二十幾年,堂哥的臉高度重合,好巧不巧,他堂哥也叫李季仲,是她大伯的兒子。

從小到大什麼都跟她對着干,不過兩個人感情卻很好,她莫名其妙有了一個空間的事情還沒來得及和堂哥講,就被迫穿越過來了。

李季仲看着李慧雯的臉,下意識的試探了一句,「春眠不覺曉。」

「處處蚊子咬。」

「夜來蚊子聲。」

「不知死多少。」

兩人:「卧槽…」

李季仲和李慧雯互相看了很久很久,久到李慧玲心生不滿,「你們幹什麼呢?哥,父親在和你說話呢。」

李季仲過來找他們一家的時候,給了押送的官差一些好處,官差才給了一些時間給他們談話,讓他們抓緊時間不要耽擱太久。

「啊,哦哦,父親,我仔細問過了,這次你們去建邊牆,要好好表現,表現良好會除罪奴籍,換成奴籍。」

李季仲一邊說,還要一邊用眼神偷瞄李慧雯,「換成奴籍後,我才能把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