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獸世:我成了獸王的熊貓坐騎》[穿越獸世:我成了獸王的熊貓坐騎] - 第3章 斗獸

「這件事我是不知,但是雲嵐性格偏執毒辣,我因類似這樣的事兒沒少罰她,傷害同類本該其罪當誅,可偏偏她是二長老的獨女。我正在尋找恰當的時機解決她。」

虞嫻想到玄青早就知道雲嵐的真面目,也跟着鬆了一口氣,她可不想獸王和變態女在一起。但是沒想到雲嵐身份特殊,怪不得平時氣焰那麼囂張,以後遇到她還是小心為妙。

次日,聽侍從說玄青懲戒了雲嵐。一早玄青就召見了雲嵐,要治她惡意傷害同類的罪,但是沒有實際證據,雲嵐一口咬死是自己的屬下辦事不力才釀成的錯誤,又抬出自己的父親,哭得聲淚俱下,弄得玄青沒辦法定下重罪。最後,玄青以管教無方,放縱屬下行兇的理由,罰了雲嵐三十鞭,禁閉三十日的懲罰。

虞嫻心想雖然罰的不重,但是給雲嵐點教訓讓她收斂一些也是好的,只是恐怕這次雲嵐會徹底記恨上她。留給虞嫻的鹹魚日子不多了。

晚上玄青過來說受傷的黑豹醒來了,要帶虞嫻去看看。進到屋內,虞嫻看見黑豹蜷縮的趴在那裡,身上的傷口被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像個木乃伊,好傢夥,去打仗都沒他傷的這麼重。聽到動靜他睜開了眼,朝虞嫻和玄青笑了笑,「多謝獸王和虞嫻相救,小人不勝感激。」

聽了這話,虞嫻感到有些羞愧,「應該是我說對不起,你幫助我免受危難,卻因我平白受了無妄之災。」

黑豹一臉淡然,「你不必感到愧疚,是我自己不想看到別人和我一樣深陷泥沼無法掙脫。」隨即對虞嫻和玄青說起了自己的經歷,他原本是部落里的一個孤兒,無意中被雲嵐的人看中,做了她的下屬,起初只以為是普通差事,後來發現雲嵐有虐殺的癖好,他勸阻過、逃跑過,可惜都沒成功,這一身的傷疤都是那時候留下的。

聽了他的話,虞嫻和玄青皆是心頭一震,看來得雲嵐的事兒要趕緊解決了。

之後虞嫻和玄青得知了黑豹的本名叫積架。玄青讓他做了虞嫻的飼養員,傷好了就上崗,積架答應了下來。

雲嵐被罰的日子裏,積架跟着虞嫻吃喝玩樂、上躥下跳,玄青忙着趁機削減雲嵐的勢力,一有空就過來找虞嫻、積架閑聊,就連獸王身邊的部下玄一也感覺王好像比之前更有人氣兒了。這樣的生活實在太過愜意,虞嫻甚至有種桃園三結義的錯覺。

安穩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不久後,虞嫻聽其他獸人說豺狼族首領給玄青下了戰書,要用坐騎進行斗獸。

虞嫻一聽坐騎兩個字,小心臟就突突的跳,可惡的獸人,真是沒事兒給她找事兒!玄青進院子就看到院子里一頭壯碩的熊貓滿臉惆悵的喝着小酒,時而嘆氣,時而垂淚,悲傷又滑稽。

玄青憋着笑走近,「虞嫻,不用擔心,你可以不參加的。」說著摸了摸虞嫻的大腦袋瓜。」

「不相信我的實力?到時候給你看看我功夫熊貓的厲害!」玄青知道虞嫻已經喝酒喝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