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王妃是葯神》[穿越王妃是葯神] - 第十章 刁奴

”這不是陛下賜婚嗎,王爺總會顧及陛下的顏面的。 ”粉衣丫鬟有些不信,她覺得珍珠是在故意抹黑。

珍珠一身綠衣,五官艷麗,捂着心口作疼的模樣更添幾分我見猶憐。

她微咳了兩聲,極力壓制住心口的不適,眸光怨毒: ”溫玉雪算什麼東西,王爺若真看得上她,就不會給她這麼個破爛屋子了。 ”

她四下看了看,屋子裡除了幾件必要的傢具,其他瓷器擺件一樣不見。

哪裡像是一個王妃住的地方。

”想當年她母親進府時帶的陪嫁堆得都比這屋子高,還真是地里的韭菜,一茬不如一茬。 ”

不等其他三人做出反應,溫玉雪就進了屋。

她眯了眯眼,有些疑惑: ”嫁妝?我昨兒怎麼沒看到有什麼嫁妝? ”

這幾人不說她還真忘了,按理說女子出嫁,娘家應該給嫁妝才是。

可昨兒她出門的時候除了一頂花轎,什麼也沒看見。

四個丫鬟唬了一跳,懊惱溫玉雪怎麼走路沒聲,以至於她們都沒發現她回來了。

溫玉雪不願多說,只把目光給了綠衣的丫鬟,問道: ”你叫珍珠是吧,我生母留給我的嫁妝呢?溫家不會連這點東西都要私吞吧? ”

溫玉雪的目光太過陰沉,珍珠揉了揉心口,心有餘悸。

她第一次恨自己嘴快提起這事,昨日大夫人還特意交代她想辦法讓這個小庶女忘記嫁妝這回事。

她有些心虛,但想着大夫人的交代,頓時底氣十足: ”姑娘的生母早逝,嫁妝自然充公,何況姑娘只是庶女,府中的財產豈是你能窺視的? ”

溫玉雪氣笑了,這般理直氣壯也只有她那嫡母做的出來。

貪下屬於她的嫁妝,還返過頭罵她不配?

瞧着珍珠趾高氣昂的樣子,也不知仗了誰的勢,在她面前充起主子來了。

看來早上的教訓還不夠,這些人還真當她好欺負不成?

惹不起蕭霆夜,還動不得一個下人嗎?溫玉雪氣血翻湧,感覺昨日受的氣終於有了個發泄口。

她揚起手,朝着珍珠扇了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依舊那麼動聽,珍珠捂着右臉頰一臉獃滯,這下她兩邊臉頰都腫了起來。

”目無尊卑,以下犯上,這就是下場! ”溫玉雪揉着發麻的手,冷臉笑着: ”亂吠的狗東西,不打你,還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