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 第1章 女主

四月初,春日裏風光正好,處處繁花似錦。

一個古香古色的園林中,東南角擺了一座戲台,台上濃妝艷抹的戲子們正咿咿呀呀地唱着一出《西廂記》。

林昭坐在一眾的夫人小姐之中,正拖着腮認認真真看着台上,彷彿聽戲聽入了迷。然而她的心思卻早已飛到九霄雲外。

她穿過來之前只喜歡看一些狗血蘇爽的網文以作放鬆,對國粹戲文並無興趣。此時的她雖然眼睛正盯着戲台,其實心裏正尋思着事兒。

離她在這個世界醒來已有三四天的時間,現在她最煩惱的問題是,該如何解決與男主的婚約。

今日來晉陽侯府參加壽宴,她還特地避過了楚尚書家的人,即使知道現下女主楚子柔應該還未重生,林昭也不想去她面前刷存在感。

此時,有位夫人跟旁邊的人說道:「今日謝家可沒人來咯,謝家可真是太慘了呀,一個都沒留下。」

她旁邊的夫人連忙道:「話可不能這麼說,謝家那是叛逆,也是該的,沒什麼慘不慘的。」

她們的聲音並不算大,林昭只聽到個謝家。想到書中的第一男配就姓謝,頓時就沒了興趣。

坐在林昭身旁的晉陽侯夫人悄悄打量着身邊的這位清昭郡主,心裏有些訝異,覺得她瞧着與往日似有不同。

往常林昭的一坐一行堪稱是洛京大家閨秀的典範,畢竟其母乃是當朝的嫡長公主,是太后唯一的女兒,正統皇室出身,林昭在日常言行上總是把規矩做到了極致,顯得格外矜貴秀美。而現在,林昭正閑適地倚着椅背,因一隻手臂架在椅子的扶手上,連身子都是歪的。

如此儀態的林昭也算是難得一見的奇景了。

晉陽侯夫人轉頭看了看自家女兒,兩人互換了個眼神,卻並未說話。

這時,林昭的貼身丫鬟錦時走到了她身後,躬下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小姐,事已成。」

聽得此話,林昭臉上頓時現出一抹疑惑來,有些不解地輕聲問道:「何事?」

錦時怔了一怔,沒有預料到自家小姐會有此一問。這事兒原本就是小姐幾日前定下來侯府參加壽宴時吩咐的,此時怎麼又來問。現下周圍的人太多,錦時也不敢多說,只道:「就是您幾日前吩咐的事,奴婢已經辦妥了。」

幾日前還不是我呢,我怎麼知道前身吩咐你做了什麼事?林昭有些無奈地想到。

截止現在,她穿過來不過三天而已,對於原來的林昭幾日前吩咐了什麼,是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林昭原本是省醫院的一名心外科醫生,有位心臟衰竭緊急手術的病人沒撐過去,死在了她的手術台上。原本此事她已盡了力,也不是什麼醫療事故,病人本身情況就不樂觀。

誰知病人家屬得知病人過世,就在醫院裏鬧了起來,她想去解釋幾句,被激動的病人家屬拿着水果刀就扎進了心臟。

林昭將手放在左邊胸口,彷彿還能感覺到那時候的痛。醫生又不是神,不能起死回生,本來是想救人,沒想到最後卻連自己也救不了。

她總算明白當年學姐為什麼叮囑她要好好學習心理學和人際關係學了。不過此時再說為時已晚。

想她當年頭懸樑錐刺股,八年本碩博連讀學醫路,又在醫院熬了三年才當上主刀醫生,以為總算是實現了自己的理想,沒想到理想的盡頭是死亡,死亡的盡頭是穿越。

而且她穿的還是自己曾看過的一本重生復仇爽文。看的時候有多爽,現在就有多苦。

因為,她穿的,是原書中的惡毒女配。

面如觀世音,心似毒蛇蠍——這是書里對林昭的真實寫照。過不了幾年就要被女主祭天的那種。

果然是看文一時爽,穿書火葬場。作為書里註定要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