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 第2章 男主

不多久,洛京里便傳出許多關於楚子柔落水的流言。

一則流言道,楚尚書之女楚子柔在晉陽侯老太君壽辰之際於晉陽侯府中跳水自殺,被救後還對捨身救人的林家大小姐惡語相向。

又一則道,楚子柔之所以如此,是因對晉陽侯世子傾心愛慕,當日向其表白遭拒,羞憤之下跳了荷花池。

錦時知道京中流言四起之後,興沖衝來與林昭分享:「原想不透小姐最後為何要救她,現下洛京城中流言紛紛,奴婢才明白了小姐的用意。小姐讓人放出這樣的流言,可比讓她溺死在晉陽侯府要高明多了。」

作為陪着林昭長大的貼身丫鬟,錦時可不像洛京城中其他人一般,以為林昭就是表面看上去的那種端莊溫婉、和善待人的大家閨秀。自家小姐什麼脾性她清清楚楚,甚至於許多事,都是她這個貼身丫鬟去實際執行。

小姐她睚眥必報,心狠手辣。常常當面還溫和地笑着,背後刀子就捅出去了。

不過這麼些年來,錦時早已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這世道對女子不公,即使如長公主這樣的皇家貴女也依然為宣武侯所負。自家小姐與六皇子青梅竹馬,又得太后指婚,只等着及笄後出嫁,卻被楚尚書家的小姐橫插一腳。

楚子柔號稱京城第一美人,與六皇子不過在宴席上見了一面,就傳出六皇子就對她傾心的話來。林昭因此恨上了楚子柔,對付她也不過是為自己的婚事打算,而錦時自認為作為貼身丫鬟自然要站在主子這邊,忠心耿耿為主子辦事。

聽了錦時的一番話,林昭一時無言以對。

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她阻止有些興奮的錦時道:「流言不是我放出去的。」

錦時一愣,然後笑道:「不是嗎?不過這也無關緊要,說明洛京城裡還有人看她不爽,否則流言怎能傳得如此之快。」

林昭搖搖頭,道:「錦時,以後我們不用對付她了。」

錦時以為林昭說的是楚子柔名聲受損已不足為懼,便恭敬地應道:「是,小姐。」

這時有下人來敲門稟報:「大小姐,六皇子來訪,正在前廳等着您。」

南慶國六皇子——男主凌煜桓?林昭恍然想起,穿過來以後,她還沒見過這位傳說中的男主呢。本來按照她的打算,應該盡量不摻和到男女主之間去,不過現在還有個婚約在,既然人家都找來了長公主府,見還是要見的。

林昭起身,對下人道:「我這就過去。」

錦時連忙跟上,在她身後道:「小姐,六皇子來了,您不梳洗打扮一下,換身好看的衣裳嗎?」

今日林昭在長公主府,穿的是常服,臉上也只是略施粉黛。所以錦時才有此一問,以往林昭見六皇子,都是要好好梳洗打扮一番的。

林昭對古代的化妝品敬謝不敏,誰知道裏面是不是鉛超標,用在臉上不怕爛臉嗎?而且她也沒想以後真要嫁去男主的後院,自然就不費這個事了。

可惜她暫時還未找到遠離男女主的辦法。或許可以去求她的便宜公主娘,讓她出面解除婚約?

林昭一邊如此想着,一邊對錦時道:「不用了,還是快些過去,別讓客人久等。」

以林昭對凌煜桓的了解,這次來肯定不是專程來探望她的,估計還是為了京中流言四起一事,來請她出面幫忙澄清。

走進前廳,只見一個男子正坐着飲茶。

他身着深藍色的錦緞長袍,腰間系著白玉帶,一塊玉珏垂在一邊,垂眸端着茶杯的樣子簡直美好如一幅畫。聽見下人請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