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 第6章 再遇

護國寺很有接待女眷的經驗,林昭一行人很快就安頓好了,因為這次她要在護國寺久住,便分到了一個不小的獨院。路上救的少年被她安排在院子的西廂房裡住着,方便林昭隨時看護他的情況。

這些事都安排好後,宋媽媽和錦月留在院中歸置物件,林昭帶着錦時去正殿上香。

護國寺的主持看着是一副仙風道骨模樣,卻對香火錢看得極重,在收到錦時遞給他的銀票後,頓時笑得像個彌勒佛,他道:「老衲觀施主佛緣深厚,不如抽上一簽看看如何?」

林昭無可無不可地點點頭。她以前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現在穿書了,唯物主義雖不至於動搖,但入山拜廟總不為錯。不過她還是覺有些啼笑皆非,解簽那不是道士的活兒嗎?怎麼現在和尚都要競爭上崗了。

她撿起從簽筒里掉出來的竹籤,只見簽上寫着:「桃林托盟,白馬踏步,唯德唯仁,可敬東床。」

林昭琢磨了一會兒,發現看不懂,就將簽遞給了主持。

主持掃了一眼,笑眯眯道:「施主抽到的是上上籤,此簽意為只要施主多多行善積德,自會有有緣人出現,結下良緣。」

沒想到和尚廟還能解姻緣簽,林昭笑了笑。這簽文的釋義讓她突然想到了現在躺在廂房中的重傷少年,不過這想法轉念即逝。她原本在現代時並沒有時間談戀愛,說不定在古代真的會遇到真愛還不一定。不過她又想起這時候的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頓時又沒了想法。

她向主持行了個佛禮道:「感謝主持解惑。除此之外,小女子還有一事相詢。」

主持將簽子放回簽筒,道:「施主請說。」

林昭正要問,身後有一主一仆走進了大雄寶殿,為首的人見着殿中人的背影,皺眉道:「怎麼又是你?」

聽到這個有些熟悉的聲音,林昭回頭望去,只見楚子柔帶着丫鬟正向自己走來。她面上已經將恨意很好的隱藏起來了,但是眼神中不善的意味還是很明顯。

林昭見着她便覺得頭皮發麻,怎麼會如此之巧,原來楚子柔也是今日來的護國寺。想到自己的目的,林昭訕笑着與她打招呼道:「楚小姐,你也來寺里上香?」

楚子柔總覺得她與自己記憶中有些不同,記憶中的她總是規矩端正一絲不苟,臉上經常帶着微笑,不像現在這樣鮮活。但是這些異樣都被心中的恨意遮蔽了過去。無論是同還是不同,這人都是自己的仇敵。看到林昭,楚子柔一時間心緒翻湧,她眼前又出現了上輩子自己身死之時的那幕。

林昭掐住自己的下巴,滿臉笑意,眼中卻惡意昭昭,她道:「就憑你,還想與本宮斗?憐你馬上要赴黃泉,不妨告訴你,你弟弟和你兒子都死在本宮手裡。到了地下,可別再如此懦弱無能了。」

想到此,楚子柔恨意蔓延,她努力攥緊拳頭,才忍住沒有上去撕爛這人的笑臉。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在心裏跟自己說道,慢慢來,以後還有的是時間,有些仇自己一定會報。這輩子,林昭別想從自己手裡奪走任何在乎的東西!一定要讓她比上輩子的自己死得更慘。

林昭看楚子柔的臉色變幻,猜測她這會兒肯定正在心裏將仇人千刀萬剮。她咂摸了一下,就原書林昭干過的那些事,確實死有餘辜。不過這不是換芯了嘛,而且大家都重生了,能不能給個重新認識的機會?

不過看對面的人的臉色,答案是否定的。

還是避其鋒芒吧,林昭心想。

就在林昭覺得楚子柔可能不想搭理自己的時候,她說話了。

「清昭郡主,你說,一個壞透了的人,在死後會下地獄嗎?」她說話時並沒有看着林昭,而是看着頭頂的佛像,彷彿在求佛祖給她一個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