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 第7章 謝明淵

林昭看着對面圓滾滾的胖和尚笑得一臉市儈,頗有些忍俊不禁。

釋全雙手在胸前合十,對林昭道:「施主,小僧法號釋全,是護國寺的知客僧,主持說您在找人?」

林昭點點頭:「我在找一個叫任初原的老伯,他最近應該會來貴寺。」

釋全思索了一會兒,答道:「本寺近來並沒有叫這個名字的香客。」

「沒有嗎?他大概四五十歲模樣,是個大夫,勞煩您再想想。」

釋全搖了搖頭:「真沒有叫這個名字的。」

林昭心想,這事急不來,她才來第一天,後面再看看吧。她向釋全行了個佛禮,道:「多謝小師父了。以後如果有叫這個名字的人來寺里,勞煩您來同我知會一聲。」

「小僧知道了。」

釋全走後,林昭反覆想了想書里任初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好像是女主重生前,曾聽說過神醫在護國寺出現過,重生後便找了過來,至於她是怎麼找到人的,這種不是很重要的劇情,林昭早就忘得差不多了,這會兒是真想不起來了。她突然想起,原書中楚子柔來護國寺的時候順手救了男配謝明淵,不過此事與她無關,她便沒有多想。既然暫時找不到人,她也只得先把這事兒放下,想着反正要在寺里待上一年的時間,慢慢來即可。

林昭去廂房查看傷員的情況,果不其然,重傷的少年開始發熱了。因為他一直沒醒,也沒能喂葯。林昭給他換了傷口敷着的葯之後,便吩咐錦時去熬藥,又讓錦月去尋了根中通的小竹竿過來,眼下還是要想辦法把葯喂進去。

她用布巾浸過沁涼的井水敷在少年的額上,少年卻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無意識地囈語着,林昭湊過去聽,只能聽到零星的兩個詞:娘、哥哥。她的右手被少年抓住,便用左手輕輕拍着他的手背,溫聲道:「好了好了,沒事了,都會好起來的。」

林昭以前也常這樣安慰她的病人。

少年在林昭的聲音下慢慢平靜下來。

錦時錦月進來時就見到這副兩人交握着手的場景,她們兩人對視了一眼,將東西都放在桌上,才輕聲道:「小姐,您要的東西都尋來了。」

林昭點點頭,對錦時道:「先把葯端過來吧。」

錦時端着葯走到床邊,道:「奴婢來喂吧。」

錦月也上前幫忙扶着,錦時舀了一勺藥吹涼,喂到他嘴裏,卻怎麼也喝不進去。

林昭拿起竹竿,對錦時道:「這麼喂不行,這樣,你喝一口葯,然後通過這根竹竿喂進他嘴裏吧。」

錦時看了一眼藥,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想像着小姐說的那畫面,她的臉騰得紅了,拒絕道:「小姐,這樣不妥,奴婢做不來。」

見錦時怎麼也不願意這樣喂葯,林昭又看向錦月,錦月也連連搖頭。林昭只好自己上手掰開少年的嘴,將竹竿**去,對錦時道:「 扶好竹竿。」說完,她含了一口葯,慢慢渡了進去。

錦時、錦月見自家小姐為救一條性命如此豁得出去,頓時有些羞慚。

而林昭表面上十分淡定,實則心中叫苦不迭,這中藥實在是太苦了,她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舌頭。林昭僵着臉麻木地喂完了一碗葯,拿起桌上的茶杯連灌了好幾口也沒能把苦味壓下去。

錦時、錦月連忙拿了松子糖給她,林昭將糖放進嘴裏,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

錦時有些心虛地道:「下次還是我來吧。」

林昭擺擺手,「沒事。」

晚上入睡前,林昭不放心,又來探視了一次少年。她用手試探了一下他額上的溫度,已沒有下午那麼燙。剛想收回手給他再換一次葯,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年一個躍起,扣住了林昭的脖子將她壓在了床上。

他的一雙眼睛漆黑不見底,如同餓狼抓住了獵物一般盯着林昭,聲音暗啞低沉地問:「你是誰?這是哪兒?」

林昭的脖子被他扣得不舒服,微微動了動,少年立馬警告道:「別動!回答我的問題。」

林昭只好無奈道:「我叫林昭,這裡是護國寺,我在路邊救了你,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