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 第8章 交鋒

寺廟的禪院里有一個大榕樹,此時春光明媚,樹下的石桌旁,一個黃裳少女正坐着讀書,一縷青絲垂在她耳邊,被微風輕輕拂動。

謝明淵透過窗戶,專註地看着這如畫的一幕。

突然,這副美好的畫面被一陣噪聲打破。

院外傳來一人「哎喲、哎喲」的呼痛聲,由遠及近。院外有護衛攔住了來人,交談了幾句。不一會兒,嚴冬走進院中,走到林昭身邊道:「郡主,是楚尚書家的大小姐,她的家丁抓了個人,說是與小姐有關。」

林昭被人打攪了看書也沒生氣,疑惑地道:「什麼人?」

嚴冬看向剛走出房門的宋媽媽,道:「聽他們說,是宋媽媽的兒子,宋大元。」

林昭站起身,道:「將他們請進來吧。」

為首的是一個秀雅絕俗的小姐領着一個丫鬟走了進來,她們身後兩個家丁押着一個臉有淤青,神情萎縮的男子。

林昭看着楚子柔,道:「楚小姐,又見面了。這是怎麼了?」

楚子柔冰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後打了個手勢,家丁將那男子往林昭面前一推,說道:「在護國寺這等清凈地,居然還有這等潑皮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調戲我家小姐,聽說是郡主的人,我們便將人帶來還給郡主。」

此時宋媽媽撲了上來,攬住跪在地上的男子,哭喊道:「郡主,這是誤會啊,我家大元不會做這種事的。」

楚子柔冷漠開口:「當場抓住的誤會?」

原來宋大元知道宋媽媽跟着林昭來了護國寺,他就跟來這裡想找宋媽媽拿些錢,路遇楚子柔帶着一個丫鬟,見她們孤身兩人,這小姐美貌絕倫便起了心思上前調戲。這宋大元本就是個街頭地痞,往常仗着宋媽媽是郡主的乳母時不時就在街上欺凌弱小,誰知今日撞到了鐵板,調戲到了尚書大人千金的頭上。

楚子柔不再理會宋媽媽等人,而是直直地盯着林昭道:「郡主,你說呢?」

本來楚子柔的敵意已經讓林昭頭疼了,這會兒乳母的兒子又鬧出這事兒,真是不吃魚還惹了一身腥。楚子柔明顯是把這茬一起算在了她頭上了。

林昭嘆了一口氣,向楚子柔欠了欠身,賠禮道:「楚小姐,今日這事我確實不知情,但宋大元畢竟是我乳母的兒子,今日讓楚小姐受驚了,我在這兒向楚小姐致歉。」

「哼,裝模作樣。」楚子柔並不接受她的道歉,用冰冷的眼神刮過她,道:「今日之事我本可以直接將他扭送官府,我將人帶過來,不是想聽你在這兒假惺惺地道歉的。現在,我只是給你一個警告,以後的路還長,我們走着瞧!」

錦時見她如此囂張,便站出來維護自家主子道:「楚小姐,今日之事確實是宋大元犯的錯,本就與我家小姐無關,況且我家小姐已經道歉,你這個態度是否不妥?」

楚子柔見錦時如此,也不搭理她,對林昭道:「這就是郡主馭下之道?主子說話,下人隨意就敢站出來頂嘴?果然是郡主,府上的下人都這麼威風。」

在重生前,錦時一直就是林昭的幫凶,因此,楚子柔對這個叫錦時的丫鬟也是深恨不已。

林昭攔住錦時接下來的話,道:「此事確實是我的過失,讓楚小姐受驚了。既然楚小姐提出想將人送官,那麼我便如此處置吧。」說著,她吩咐嚴冬道:「嚴冬,你安排兩個護衛,將宋大元送到順天府去,如實將情況向府尹大人說明。」

宋媽媽聽林昭如此說,連忙向林昭磕頭求饒:「郡主,您看大元都已經被打成這樣了,他也知錯了,您就放過他吧。」

宋大元一聽郡主要送他見官,頓時呼天搶地道:「求郡主饒過小的這次吧,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

楚子柔神色漠然地看着這出場景,只覺得這事肯定還是林昭安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