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十里不及你》[春風十里不及你] - 第5章 「詭異」的認親大會

沐苜見到凌白楠完全就傻眼了,於是脫口而出:「媽,他在我們家幹嘛啊?」白琳輕輕的敲了一下沐苜的頭:「又不是小孩子,怎麼說話沒大沒小的。白楠是你凌叔叔的兒子,他來給你姐打離婚官司的。」

等等,沐苜好像抓住了什麼重點。「凌叔叔?哪個凌叔叔啊?」白琳又敲了一下沐苜的頭,正準備開口的時候,沐季言開口道:「還有哪個凌叔叔,不就是你媽媽的初戀情人。」

沐苜聽到自己的父親開口,就不再繼續問了。她躲到了白琳的背後,用小眼神不停地偷瞄凌白楠,而凌白楠呢,已經笑得跟朵花似的了。

說起這個凌叔叔啊,沐苜完全不能把他跟凌白楠聯繫在一起。因為兩個人除了姓一樣,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相似的地方啊。凌叔叔是個很風趣幽默的人,他雖說是媽媽的初戀情人,自己的父親也好長一段時間不待見他。可是他那段時間天天來家裡蹭吃蹭喝,說是自己的妻子跟兒子飛去了美國沒人給自己做飯。對了,凌叔叔有兒子。沐苜又忍不住苦了一張臉,她或許見到過凌叔叔的兒子,可是她有印象之後,凌叔叔雖然經常開玩笑要讓自己做他的兒媳婦,可是那之後她從來沒見到過他的兒子。據說,是把他兒子扔國外自生自滅了。再後來,凌叔叔跟沐季言關係緩和了不少,可是凌叔叔卻移民到了美國,回來的次數就更少了。

「你真的是凌叔叔的兒子?」沐苜還是一臉不相信的看着凌白楠,眼裡還有絲受傷的神色。

凌白楠扯了扯嘴角,「怎麼讓你很意外?」「呵呵,何止是意外,簡直都有了驚嚇。」其實凌白楠也是前幾天才知道沐苜是自己父親朋友的女兒。然後他回憶了一下從前,才想到當他十五歲去留學之前,他的確有見過這個丫頭。不過估計這個丫頭當時年紀還小,完全沒有了任何印象。

他不禁有點想笑,自己以前那老頭經常在他耳朵邊念叨,說要讓他把那丫頭娶進門做媳婦。真不懂那老頭為什麼那麼喜歡女兒,在眾多朋友的女兒之中,他又最喜歡沐苜。還有一件事,他也很高興。因為他還知道了,不是沐苜要打離婚官司,而是她的姐姐,沐里。」白楠,好久不見了。「沐里從樓上下來,笑着跟凌白楠打了聲招呼。」沐里姐,身體還好了吧?「沐里笑着點了點頭,雖然臉色看上去還有些蒼白,可是比起之前的確是好了許多。不過站在一旁的沐苜又是呆住了,看自家姐姐跟凌白楠打招呼的樣子,他們似乎也很熟啊。怎麼感覺大家跟凌白楠都很熟的樣子,只有自己是一頭霧水。

沐里拉過站在一旁發獃的沐苜說道:「阿苜肯定是不記得白楠了,你不記得你的白楠哥哥了嘛,小時候你還經常纏着他的呢。」沐苜已經呆得說不出一句話了,自己小時候居然還纏過凌白楠,她感覺自己的臉已經紅得不行了,乾笑了兩聲就說了聲先回房了。

沐苜還沉浸在剛剛發生的一件件詭異的事情當中,房門就被打開了。凌白楠拿着一盤水果斜靠在門口,沐苜下意識的眼神躲閃了一下。

凌白楠神情看上去有些落寞,轉瞬又恢復如常。「你看上去好像很怕我的樣子啊。」

沐苜連忙擺手否認,「怎麼會呢,怎麼會。」其實沐苜也說不準自己在面對凌白楠的時候是一種怎麼樣的情緒,不全然是怕他,可是見到他卻是下意識的想逃。說起把他拉入黑名單這件事呢,也純屬是偶然,並非故意的。

之前她擠公交車,卻被偷了手機。後來去商店裡重新買了一個手機,她就隨口一問那個店員這黑名單是怎麼用的。她發誓,真的是隨口一問。後來店員就演示給她看,因為在通話記錄當中凌白楠是第一個,所以他就非常遺憾的被拿來當了一個例子。後來她回家就瞎忙各種事,然後就忘記把凌白楠拉出來了。

沐苜之前一直過着非常安穩的生活,從小到大,幾乎是一帆風順。如果說有什麼算是她人生中的挫折的話,大概就是高考失利沒有沒有考到自己最心儀的那所學校,外加暗戀了三年的學長沒有在一起。可是雖說是高考失利,卻仍舊是當時全校第三名。至於這個暗戀卻沒有在一起的學長呢,也是沐苜自己沒有表過白。而且直到現在,沐苜都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學長。

學長只比她高一屆,性格很好,不過就是對誰都好。沐苜當時剛進大學的校門,懵懵懂懂的,很多事都是學長幫她一一照料好。然後見到學長,沐苜就會覺得很開心,恩,但是也只是僅限於很開心。後來室友問她是不是喜歡學長,她愣了半天都沒有回答,室友就大笑說沐苜一定是喜歡上人家學長了啦。後來,就有了沐苜暗戀學長三年的故事了。不過這個故事在沐苜大四,學長畢業之年就結束了。「你在想什麼?」凌白楠看到沐苜完全是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當中,本來是不想叫醒她的,可是沐苜臉上的表情卻是越來越困惑,似乎是糾結什麼事情沒想明白。「啊,沒什麼沒什麼。」沐苜從床上站起來接過了凌白楠手中的水果盤,吃了一塊火龍果之後,還是決定要把凌白楠為什麼會出現在黑名單這一事件向凌白楠坦白從寬。凌白楠聽完之後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可是沐苜明顯感覺到他的眼神又火熱了不少。

沐苜一細想,似乎也有點清楚為什麼自己會下意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