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十里不及你》[春風十里不及你] - 第6章 文瑾瑜和沐里的故事

白琳跟文瑾瑜的母親文老太太是一次大家找麻將搭子的時候認識的,雖然兩個人之間不熟,但是卻有不少的共同,久而久之大家就經常相約在一起打麻將了。

可是呢,沐里跟文瑾瑜卻是在兩位母親認識一年之後才第一次見到面。說起文瑾瑜呀,沐苜認識他要更久一點。因為說起沐家的兩個女兒啊,大女兒屬於安靜成熟理智的類型,而小女兒呢就單純傻帽愛玩愛鬧。於是愛玩愛鬧的沐苜就會經常蹦去文瑾瑜家玩,自然兩個人認識的時間就比較久一點了。那個時候沐苜對文瑾瑜的印象屬於中上,因為跟各個長輩坐在一起聊天的時候,文瑾瑜總是坐在一旁笑着聽大家的談話,說起話來也是斯斯文文的,從沒見過他爆粗口。

那個時候文老太太也是有意想要撮合沐里跟文瑾瑜的,有次文老太太見過了安靜卻又成熟的沐里之後,心裏面對沐里是非常滿意的,於是早就在心裏打起了小算盤。可是後來,由於文瑾瑜覺得沐苜每天嘰嘰喳喳的太吵鬧了,於是他就覺得姐姐自然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因為這件事,文瑾瑜跟沐里在一起了好長一段時間,沐苜都無法釋懷,她總覺得是因為自己才讓兩個有情人隔了那麼久才能相識相愛。

但是換做現在的沐苜,她更寧願能夠因為自己然後讓兩個人永遠都不會無法遇見,這樣自然也不會有之後的各種糾結的事情,自己的姐姐也就可以免去那麼多的痛苦,可以遇到一個更好的人了。

之後是有一天,是因為沐里有事要找白琳,可是打她電話又一直沒有人接,所以才會趕到了文瑾瑜的家裡,也就有了後來的沐里文瑾瑜一見鍾情的故事了。

因為沐里本身的性格,所以即使一見鍾情,也沒有像小說里寫的那樣天雷勾地火,又或者是**。但是之前沐里交往過的每一個男朋友,沐苜都是知道也是見過的。沐里與他們之間的相處方式也總是不慍不火的,可是文瑾瑜是不同的。沐苜再遲鈍,也是能感受出來的。

一開始他們倆的約會,沐苜還會偶爾去插個一腳什麼的,因為以前沐里的每一次約會都會帶上沐苜的。但是自從對象換成了文瑾瑜之後,沐苜就發覺有些不同了,然後自然也就學會聰明的主動的消失了,不再做他們兩個之間的電燈泡了。

直到有一次,沐苜大學放假回到家,沐里很開心的拿出兩本小紅本本,沐苜就知道自己的姐姐總是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兩個人已經登記結婚了。於是兩家人約出來商量了一下之後,決定把婚禮放到萬物都充滿生機的春天舉辦。

那個時候,距離婚禮有三個月的時間。

即使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可是全家人都忙開了。平時,就算沐苜的學校也在本市,可是她還是極少每個禮拜都回家的。現在,她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回家,幫着家裡人一起採購各種結婚所需的用品,陪着沐里文瑾瑜去試婚紗拍婚紗照。沐里那個時候臉上的笑容,沐苜之後再也沒有見到過。也是因為這樣,沐苜才真正懂得有些人會因為一個笑容而瘋狂的去做一些事。

臨近婚禮前半個月,兩家人鬧翻了。原因是文老太太跑到家裡來鬧,說是沐里跟文瑾瑜已經同居那麼久了,現在肚子還沒有任何反應,肯定是不能生,這婚我們不能結。沐里當時一句話就被文老太太說懵了,天哪,酒席都已經預定好了,請柬全部都發了,每一個親朋好友沐季言都電話打過去通知過了,就連結婚證都領了。怎麼能,她一句說不結就不結了。

沐季言當時氣得全身發抖,可是所有的怒氣都被他硬生生的壓了回去。他不能讓自己的怒氣毀了自己寶貝女兒一生的幸福啊,然後他提議說讓兩個人都去檢查一下,就知道是不是有問題,又或者問題出在誰身上。

結果這話一出,文老太太簡直開始無理取鬧了,說沐季言一家血口噴人居然亂冤枉她的兒子身體有問題。那沐里是有多委屈呀,她也不是就這樣被自己的婆婆冤枉。然而最讓人心寒的不是文老太太的血口噴人,這一場鬧劇的從頭到尾文瑾瑜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他沒有替沐里辯駁過一句,也沒有反對文老太太擅自決定取消婚禮這件事。

沐里當時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這樣冷眼看着文老太太一個人在那邊鬧,看她如何把黑的說成白的,看文瑾瑜如何在旁邊自持。終於在文老太太說到是因為沐季言跟白琳教女無方的時候,沐里一巴掌打在了文瑾瑜的臉上,然後讓他馬上滾出自己的視線。

當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一巴掌上,可能都沒有注意到,可沐苜卻清楚的看到沐里打完文瑾瑜的那隻手垂下來之後居然一直不停地在發抖。沐苜眼睛開始發澀,可是她咬着嘴唇拚命想忍住不讓自己落淚,然後伸出手用力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