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十里不及你》[春風十里不及你] - 第7章 無巧不成書

「那沐里姐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凌白楠本着律師需要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這一原則,所以事實即使再怎麼殘忍他還是決定要問出口。

聽到凌白楠的問題,沐季言全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過了一會兒,沐苜突然用肘子打了凌白楠一下,「你不是律師嗎,怎麼那麼沒有眼力見兒?」

「阿苜,怎麼那麼沒有禮貌?」沐季言瞪了一眼沐苜,沐苜吐了吐舌頭就不敢再開口責問凌白楠了。

凌白楠倒不覺得沐苜的行為不禮貌,他反倒還覺得說沐苜這個動作更像是在對他撒嬌。

「阿苜,就因為我是律師,所以才必須要了解所有事情的真相啊。」沐苜聽到凌白楠在跟她解釋,不自覺的有點心慌,她就是跟凌白楠開個玩笑,至於那麼認真的解釋嗎。

「我來說吧,」白琳不想沐里再提起那麼痛苦的往事,可是沐里卻向白琳擺了擺手說道,「媽,還是我來吧,畢竟我是當事人說得比較清楚一點。

原來就在沐苜在律師所被挾持的那天,文瑾瑜跟沐里約在了咖啡廳,他說會給沐里一個她想要的解釋。沐里就趕過去了,可是文瑾瑜不是一個人,他還帶了另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沐里居然還是認識的,就在她所在公司的千金李葵。「文瑾瑜,這就是你給我的解釋?」沐里指着李葵向文瑾瑜質問道。而文瑾瑜剛想開口,一旁的李葵卻站出來說道,「沐里是嗎,我在我爸的公司見過你。我爸還經常誇你辦事能力很強,瑾瑜跟我馬上就要舉辦婚禮了,到時候也請你給個面子來參加。」說完,還向沐里伸出了一隻手,要和她握手。

沐里笑了一聲,用力地甩開了李葵的手。而李葵一時沒站穩向後退了幾步,文瑾瑜連忙拖住她的腰,隨即轉身憤恨的說道,「沐里,你這是在做什麼?我原本你是一個有教養的女孩,沒想到你竟然也是這種潑婦。」

沐里忍不住在心裏嘲諷道,我剛剛是做什麼了,我自己甩開她手的時候用了幾分力道,我自己難道會不知道?但是沐里臉上的神情還是毫無變化,只是語氣多了一絲不屑的口吻:「沒想到李小姐那麼體弱,我不過是不喜歡與一些道德感不好的女人握手罷了。」

李葵一聽臉色一變,轉向文瑾瑜的時候居然還落了幾滴淚下來,「瑾瑜,我不過是想要和沐里好好相處,做朋友而已,她為什麼?」

文瑾瑜一聽到李葵這話,心就軟了幾分,更是覺得沐里在無理取鬧,走到沐里就給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像是用了文瑾瑜全身的力道,沐里整個人都被甩了出去,肚子還猛地撞到了一邊的桌角。而文瑾瑜看都沒再看沐里一眼,摟着李葵就走出了餐廳的大門。

聽完,連凌白楠這樣曾經風流過的男人都在不齒文瑾瑜的行為,至少他不會傷害一個還懷着他孩子的女人。「沐里姐,別難過,這一仗我要替你打得漂亮,為你討回所有的恥辱!」

沐里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白楠,儘力而為就好。」

沐苜送凌白楠到大門口的時候,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凌白楠,盯得他背後的汗毛全豎了起來。「阿苜啊,你有什麼想說的你就說,你有什麼想要的只要我有我全給你,就求你別這麼盯着我看行不?」「凌白楠,你別聽我姐的,什麼儘力而為,不能儘力而為,我們是一定要贏的!贏贏贏贏,一定要打得文瑾瑜落花流水!渣男,負心漢,臭男人!」凌白楠看着沐苜越罵越起勁,覺得有些好笑,他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沐苜。沐苜先是一愣,然後就開始不停地掙扎。「讓我抱一下,我就一定會贏的。」一聽到這句話,沐苜立馬就乖乖地就範了。她覺得被抱一下又不會少塊肉,甚至她還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沐苜覺得自己一定是中邪了,不然怎麼會被凌白楠抱進懷裡的時候還有一些竊喜的感覺呢。她拚命地搖了搖頭,試圖甩開那一絲有些奇怪的情緒。然後一頭扎進了被子里,明天起來一定又會是美好的一天呢。

第二天起了一個大早,沐苜出門的時候又在家門口看到了那輛熟悉的吉普車。這次沐苜學乖了不少,沒有打算默默的裝沒看見,而是直接開車門然後利落的上了車。

「開車吧。」凌白楠看着沐苜的動作一氣呵成,還直接的下達了命令,一切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已經不自覺的做出了反應,等他醒悟過來車子已經開出了小區了。

凌白楠心裏不禁有些懊惱,明明自己才是大灰狼,要馴養沐苜這隻小白兔。結果到頭來,怎麼覺着自己已經提前被馴養成家狗了呢。

「你是打算每天都來接我的嗎?」沐苜偏頭認真的問着凌白楠。其實凌白楠的律師事務所每天都是有準點上班的時間的。但是他作為老闆向來都是隨心所欲的。現在不同了,沐苜每天要準時準點上班呀,所以凌白楠變得跟從前完全不一樣。事務所的員工都在自己的老闆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就轉性了。

「怎麼了?你不高興我每天送你去上班嗎?」凌白楠的表情有些緊張,他其實挺擔心沐苜會討厭他的自作主張。

「沒有啊,我只是在想那以後可以每天多睡半個小時啦。」說完,對着凌白楠綻放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凌白楠心一動,可是沒有接沐苜的話,只是從後面拿出了一份三明治。

「早飯還沒吃吧?」沐苜接過一看,是自己最愛吃的三文魚味道的。

凌白楠笑了一下,她的口味自然是已經調查清楚的,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

沐苜趕到公司的時候,老闆的秘書琳達就說老闆有事找她。她急忙匆匆趕到辦公室,這是那次咖啡廳之後,沐苜第一次再見到慕寒。

「老闆,你找我有事?」慕寒本來在看文件,聽到是沐苜的聲音抬頭看了一眼她。

「不用那麼拘謹,隨便坐。」沐苜的小心臟抖了一抖,老闆的辦公室啊,怎麼敢隨便坐。她環望了一下四周,只好戰戰兢兢的坐到了慕寒對面的辦公椅上。

「工作還習慣么?」

「挺好的。」

「那準備一下,晚上陪我去應酬吧。」老闆下達的命令啊,沐苜哪敢有什麼意見,就坐在那裡一直像小雞啄米一樣的拚命點頭。

慕寒笑着看着沐苜,「那行,你先出去忙吧。」沐苜點了點頭,就要小跑出去,慕寒又叫住了她,「沐苜,先別回辦公室,去趟廁所。」

去廁所?老闆讓她去廁所幹嘛,沐苜不明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