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十里不及你》[春風十里不及你] - 第8章 凌白楠與慕寒的淵源

凌白楠彼時還在國外留學準備一次很重要的碩士畢業考,以至於連自己哥哥的婚禮都趕不上。所以呢,慕寒只聽過凌白楠這個名字,卻一直沒有機會見一面。那個時候,慕寒剛從國外回來,準備自己創業就成立了一個規模很小的公司。後來自己的表妹說要結婚了,在慕青的婚禮上慕寒看見了自己的表妹夫,以及聽說了自己表妹夫的弟弟凌白楠。

「喂,慕青嗎?我想問你件事情。」慕寒與慕青掛了電話之後,嘴角的笑容綻放得越大了。未婚夫嗎?腦子回想起剛剛慕青的話,「白楠啊,他有喜歡的女生,可是都沒有女朋友,哪裡來的未婚妻啊!」

慕寒一開始的時候,就對兩個人的關係十分的懷疑,只是一直想到要去沒有去證實。他把電話放進口袋之後,不禁長吁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才遇到一個讓自己動心的女人,他會就這麼放過?

其實原本他想過,就算他真是沐苜的未婚夫,只要兩個人沒有任何的法律關係,那麼他就還有機會。畢竟,感情可不分什麼先來後到。

話說到剛剛掛了電話的慕青,也忍不住在自家的客廳里放聲大笑起來。雖然不知道慕寒跟凌白楠之間發生過什麼關於「未婚妻」的誤會,但是一定跟沐苜有關。慕寒跟凌白楠的人品慕青都是看在眼裡的,沐苜不管是跟哪個一起都是會幸福的。只是有誰更適合沐苜這個問題存在,但她也無法評定誰更適合誰。因為幸福這種東西,就好像買了一雙高跟鞋,穿得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才知道。而她也不會偏袒任何一個,只是真愛是哪能這麼容易就可以得到的呢?

凌緒侑下班回到家,就看到自己的嬌妻在客廳里笑得都快斷氣了,連忙上前去摟住了慕青,「夫人是在開心些什麼呀,不如說出來讓為夫也高興一下吧。」

慕青往凌緒侑的嘴裏塞了顆葡萄,「是要上演一場大戲了呀。」說完,飄飄然的上了樓,留下凌緒侑一頭霧水。

自己的愛妻變得神神叨叨的,就連自己平時一本正經嚴肅的弟弟也不一樣了。剛剛他和凌白楠正在會面一個當事人,中途凌白楠接了一個電話,不僅講電話的時候語氣溫柔得如同水,更是在掛完電話之後拿起外套連個招呼都不打就離開了,留下了錯愕的他和錯愕的當事人。

回到凌白楠這邊,本來這次的當事人是一直跟緒白事務所合作的一個大客戶,所以凌緒侑才會讓他也跟着一起去見面的。會面進行到一半,凌白楠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一看上面赫然顯示的來電人名字是「小白兔」。他連忙按下通話鍵,就聽到沐苜在電話那頭說道:「凌白楠,我在xx酒吧,你方便過來接我嗎?」

凌白楠的第一反應回答自然是方便啊,沐苜可是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他呢。可是他說完方便之後立刻反應過來,小白兔為什麼會在酒吧,跟誰一起的?可是凌白楠很自覺的明白電話里不是一個問的好時機,他讓沐苜再原地等他不要走開,他會立刻趕過來的。

掛電話之前,他耳畔傳來沐苜叮囑的聲音,「開車小心點,不要着急,注意安全。」凌白楠不斷地嗯嗯嗯,表示已明確了領導下達的指示。

凌白楠趕到酒吧門口的時候,看到沐苜正靠在門口的一個大柱子上低頭玩手機,他沒有叫她而是走到了她的身後想看看沐苜在做些什麼,結果他看到沐苜居然在玩俄羅斯方塊。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沒玩出來,沐苜的臉上一直露出懊惱的神色。

「阿苜!」沐苜認真的玩着遊戲,結果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嚇得她差點把手機丟了出去。回頭一看是凌白楠,她翻了翻白眼,覺得叫凌白楠來接她好像是個錯誤,自己這樣完全是狼入虎口啊。

凌白楠過來的時候用的完全是飆車的速度,因為他怕沐苜一個人等在酒吧門口會有什麼事情。但是現在沐苜在車上,他用的則是平常不能再平常的速度了。

「阿苜,你怎麼會在酒吧的,一個人?」

「本來是陪老闆應酬的,可是後來遇到了一個人就沒心思了。」沐苜就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完完本本的告訴了凌白楠,其實她是覺得凌白楠是自己姐姐的律師,有關那件事的人她認為都應該要告訴凌白楠的。可是這一行為在凌白楠眼裡卻又是產生了另一種化學反應,他想沐苜願意把平常的瑣事不開心的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