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 第10章 臨江太子,無法無天

白裙少女沒有回應。

倉惶地穿過斑馬線後,和一個打着彩色雨傘的鯊魚褲少女,一起逃進了巷子當中。

寶馬車上,看到這一幕,男子重重地拍了一下方向盤,咬,「臭婊砸!敬酒不吃,非要吃罰酒是吧?行,今晚看我怎麼收拾你!」

話完,他便點火起步,準備離開這裡。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高大且修長的身影卻愕然擋在了車子前面。

開寶馬車的男子微微一怔,冷聲道:「王八蛋,找死是吧!給我滾一邊去!」

咔嚓!

閃電從側面的天空划過,將秦天的半邊面孔,照得慘白!

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冷酷的面容上,一雙深邃凌冽的眸子,冷冷地看着車子的男子,「剛才聽你說,新興造紙廠老闆張濤,是你爹?」

他本想先回新興造紙廠找尋師母的屍體,結果沒想到,在這裡先碰到了張濤的兒子!

真可謂是,冤家,路窄!

張耀威愣了一下,微微皺眉,「知道本少爺的身份還敢擋道?活膩了吧你!」

沒有回答對方的話,秦天背對着少女消失的那條巷口,問道:「剛才的女人,是誰?」

少女的背影眼熟,他便多問了一句。

「關你屁事!」然而張耀威咬緊牙關,很不耐煩,「不管你是誰,今天,本少爺都沒工夫跟你廢話,趕緊滾!不然,本少爺現在就碾死你!」

張耀威不關心對方是誰。

他的仇家多到根本數不過來。

什麼弟弟的姐姐,妹妹的哥哥,女兒的爸爸,女人的丈夫,兒子的媽媽,什麼樣的仇家,他都遇到過。

但那又如何?

這種仇家,根本奈何不了他。

他沒興趣跟這些「失敗的男人」浪費時間。

特別是,現在還有要事的情況下。

嘟嘟——

因為張耀威的車堵在路中間不走。

其他車主瘋狂按喇叭。

圍觀的路人,也越來越多。

「你們看,那不是咱們學校的富二代,張耀威嗎!他怎麼在這!」

「張耀威是誰啊?很牛嗎?」

「你居然不知道張耀威?他可是臨江「太子」,臨江市第一紈絝!」

「他爹是新興造紙廠老闆,名下還有八家酒店,兩家商場,身價幾十億,更關鍵的是,他還有一個在臨江市,絕對沒人能惹得起的舅姥爺……」

「也就是咱們的臨江市一首,李嗣年!」

唰——

此話一出,大批圍觀群人,臉色一震!

「臨江一首?」

「李……李嗣年?!」

「難怪敢稱「太子」,也難怪他這麼拽,別人擋他道,他直接就敢揚言撞死對方!」

「原來是有個臨江市一把手的舅姥爺做靠山!」

「哎!這算什麼,他在我們學校,才叫無法無天!」

「上到教導、校長,下到老師、學生,見了他,都得繞着走!」

「最可恨的是,我們學校長得好看的女生,基本上都被他給禍害過!」

「除此之外,我還聽說他連初中生和小學生都不放過,簡直就是禽獸!」

「嘖嘖,這種人渣,要是沒有強大的背景,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那年輕人今天擋了他的道,肯定是凶多吉少!」

「哎……」

路人們的討論,最終變成了嘆息和無奈。

車內,張耀威臉上露出了不屑且得意的笑容,片刻後,他將視線,看向了那個罵他「禽獸」和「人渣」的路人,「你以為本少爺不認識你,你就可以隨便罵本少爺了是嗎?」

咔嚓——

話完,張耀威的手機拍下了對方的照片,「相信我,從明天開始,你和你的家人,都將在臨江市,混不下去!」

唰!

那個路人臉色大變!

渾身發抖!

「張……張少爺,我……我錯了,我不是有意的,求求你放過我!」

「張少爺!」

不斷磕頭,心態炸裂,崩潰痛哭!

周圍的人惶恐地退後了兩步,將視線看向了那個路人。

只是隨口罵了幾句,全家都要遭受牽連?

這就是所謂的臨江「太子」,第一紈絝!?

真是,可怕!!!

張耀威只是冷哼。

沒有理會。

周圍的喧囂沒了,催促的喇叭聲也隨之消失。

沒人再敢向他叫囂。

收回高傲的視線,張耀威抬起鼻孔,再次看向前方,擋住自己去路的風衣青年。

還沒走?

「看來,你確實想死啊!」

轟隆隆——

車身驟然抖動了起來!

很明顯,張耀威在踩油門,在蓄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