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 第4章 找不到人,都得死

周圍的路人,已經驚呆了!

他們一開始以為,李嗣年的到來,作為被害者的舅舅,身邊又有這麼多高手,行兇的年輕人,肯定不敢再輕舉妄動!

甚至,為了免受責罰,還會第一時間向李嗣年解釋自己動手的緣由。

有理說理,有事說事。

這樣,李嗣年也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公正處理。

他們也能吃一次完整的瓜。

然而實際發生的情況,卻遠超他們的想像。

這位年輕人,不僅沒有在李嗣年的威懾下,第一時間說清原委,尋求公正。

反而,還在李嗣年暴怒的情況下,再次出手,將其重傷的外甥,踢至其腳下!

他們看不出這一腳有多大的力道。

他們只知道,現在,躺在地上的那個中年男人,已經奄奄一息。

只剩下嘴裏的半口氣!

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想殺了殺了對方啊!

哪怕,他的舅舅是李嗣年!

是臨江市的一首!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而且人,還在這!

這個年輕人,也沒有半點猶豫!

「醫生,醫生!」

李嗣年大驚失色,趕忙呼叫自己的私人醫生。

私人醫生也是迅速,不等李嗣年開口,便已經從後面的車上,拿出了搶救工具。

分別對護衛隊隊長查看傷勢,對張濤進行搶救。

「舅舅……舅舅……我……我不想死!」

張濤嘴裏全是血沫,鮮血不斷從他的嘴裏冒出來,眼神也逐漸變得空洞。

看到這一幕,李嗣年無比揪心。

在眾護衛迅速上前,將那個年輕人團團圍住之後,他便咬牙切齒地說道:「給我抓住他!」

護衛們迅速將秦天包圍。

然而,當他們將其圍住之後,卻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他們每個人都能感覺到,這位年輕人身上,有一股可怕到他們無法直面的威壓!

就好像持刀的士兵,包圍了手無寸鐵的王!

雖然對方手上沒有武器,但他們仍舊不敢輕易靠近!

被護衛包圍。

被眾人凝視。

秦天仍舊處事不驚。

風吹在他的風衣上。

衣襟鼓動。

發出沙沙的聲響。

他屹立在廢墟之上。

低着頭。

被衣領遮擋住一半的臉,不知道是什麼神情。

周圍很安靜。

除了風聲和衣襟鼓動的聲音。

什麼聲音也沒有。

那些圍觀的路人,早就停止了竊竊私語。

驚愕。

不解。

獃滯。

惶恐地看着他!

不知道他到底會作何反應!

「李!嗣!年!」

過了許久,秦天終於喊出了老者的名字。

並且抬起頭。

將那冰冷到能讓人望而生寒的眼神,看向了對方。

猛地一怔。

周圍的護衛立刻謹慎了起來,掏出武器,對準面前的年輕人!

李嗣年也是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

不住後退了兩步。

天啊!

只是一眼!

只是一眼!!!

我竟然就感覺到了恐懼!?

這,怎麼可能!

李嗣年震驚到了極點!

當年,哪怕是參加國會,面見那些頂尖人物,他也不曾有過這般心顫!這般惶恐!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兔子見到了雄獅!

血脈壓制。

力量壓制。

氣勢壓制!

一切都被壓制!

什麼都做不了,唯有恐懼,始終屬於自己!

「你……你知道老夫?你到底是誰……你和老夫外甥,到底有何深仇大恨!」

努力控制着內心的恐懼,李嗣年顫巍巍地發問。

回眸。

轉身。

正對風向的那一刻,秦天身上的風衣迎風鼓舞。

他看了一眼李嗣年腳下,正在接受搶救的張濤。

冷冷地說了一句,「我給你一個小時時間,將許秀琴母女,安然無恙地帶到我的面前……」

「如果做不到,今日,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