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 第5章 我來教教你,什麼才叫為民除害

天下大亂,出塵為度蒼生!

赴國患,身先死,敲門而入,親人已在九幽?

可恨!

「……」

閃電劃破天際的那一刻,慘白的電光照亮了那張冰冷入骨的臉龐。

震風陵雨!

秦天將那修長的手臂,伸向了半跪在地上的李嗣年。

此時。

大批護衛已然倒地。

幾乎無人再可護他周全。

為人再可為其揚威!

就在這時。

唯一還未倒下,雖已身受重傷,卻仍舊不曾離去的護衛隊隊長,毅然決然地擋在了李嗣年面前。

大雨沖刷着他飽經風霜的臉頰,強頂着心中的恐懼,護衛隊長堅定地看着面前的風衣青年,咬緊牙關,「李老乃臨江一首,掌秩理序,殺他,你必後悔!」

然而,秦天仍舊看着地上的李嗣年,語氣冰冷,「為爵在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結果,卻連英雄的家屬都照顧不好,你,有何資格,謂之一首?」

英雄死在外敵之手。

遺孀死於同胞之手!

這是何等的悲涼?

何等的心寒!

秦天不求這些人能在師父死後,讓其家人大富大貴。

但至少應該給予最基本的安全和保障。

連這一點都做不到,你憑什麼高高在上,憑什麼榮華似錦!

李嗣年臉色慘白。

跪在地上如同木雕泥塑,只剩木訥。

癱在地上的張濤已經嚇得渾身癱軟,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

他在裝死。

他在發抖。

他的褲襠已經是腥臭一片。

卻仍舊不敢顫動一下!

周圍人已然忘記了大雨。

忘記了電閃雷鳴。

忘記了誰對誰錯。

忘記了這到底是一場什麼樣的爭執。

此刻,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疑問。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為何他能如此肆無忌憚,當著臨江一首的面,也敢陶鋒飲血!

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護衛隊隊長見對方如此不依不饒,趕忙呵斥,「你是燼王舊部?既然是舊部,不管退伍與否,都歸戰部所束……」

「而你可知,臨江戰部,李老有權調遣!」

這事還牽扯到臨江戰部?

秦天的臉上多了一分疑惑。

師父生前雖已封王。

但本質上,仍舊是戰部一員。

他為國犧牲,其所在的戰部,理應給予其家屬一定的照顧。

可戰部始終是戰部,有着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一般情況下,除了攜徽凱旋的時候戰部的人會出面,其他時候,照顧和關懷,都會交給地方系統。

所以一開始,秦天以為,師母之死,並非戰部過錯。

而是通過地方系統,落實的過程中,被李嗣年這樣的虛干敷衍了事,最終才釀成慘劇。

然而現在看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你的意思是,讓她們母女倆吃不飽,穿不暖,無所依,無所靠,疾苦二十載不如牛馬的人,其實是戰部?」

護衛隊隊長一臉憤然,「不是戰部,也不是李老,是他,是他自作主張之,背着所有人,在暗地裡欺壓許秀琴母女……」

「今天若不是在這偶遇,我們也不知道,許秀琴已死,更不知道,她們母女這二十來載,竟然過得如此一般!」

護衛隊隊長一字一句,字字誠懇。

然而,李嗣年卻深呼了一口氣,面色如水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不用跟他解釋,今日,他必然會為自己的舉動,付出代價!」

起初,他還鬧不明白,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為什麼要為許秀琴復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