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 第9章 所有人,跪下

「我不知道,是廠里的人把她給搬走的,具體搬哪去了,我……我也不知道!」

聽到這話,帝武尊徹底怒了!

殺了人,還想毀屍滅跡?

你果真該死!

「你,真是孽障啊!」

張濤慌了,拚命掙扎,「你要做什麼?不要啊帝叔叔,我知道錯了!我給你道歉,我給他道歉,不要殺我!」

「我不想死啊!」

「你不想死?」

帝武尊咬牙切齒,「那許秀琴,她想死嗎?」

「體制給你們補償,讓你們幫忙照顧英雄妻女,你們就是這樣照顧的?」

帝武尊知道。

這事,雖然不是自己在做,但責任,至少也有一半!

現在,他不敢祈求原諒。

他只想在自己死之前,將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生,送進地獄!

「一切懺悔的話,留着向她說吧!」

「我渡不了你!」

「舅舅……救我……帝叔叔……不要!」

咔嚓!

話音落下的那一瞬。

帝武尊一把扭斷了張濤的脖子!

仍舊瞪大雙眼,眼神里,充滿了懊悔的張濤,死的時候,還在死死地盯着那個年輕人!

估計,他是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死人的遺孀,居然會有如此可怕的倚靠!

秦天依舊不語。

帝武尊回頭。

冰冷的視線,看向了還在喃喃自語的李嗣年。

想了想。

他還是對秦天說道:「龍主,他並非主使,而且這件事,說到底也是意外,雖然他也很可恨,但屬下認為,還是……走程序為好!」

張濤殺了許秀琴,說是意外,但動機實在太過惡劣。

該殺!

但李嗣年沒有做什麼大的錯事。

要說錯,也只是包庇了張濤而已。

罪不至死。

所以,帝武尊不覺得現在就將李嗣年斬殺,是最好的做法。

應該走程序。

秦天還是沒有說話。

獨自走到李嗣年面前。

看向了地上的李嗣年。

旁邊,護衛隊長猛地一震。

下意識地後退。

此刻,他已經不敢再保護李嗣年。

因為他知道,自己哪怕是出手,也抵擋不住這個年輕人!

畢竟,人家可是戰王強者!

啪!

沒有在意護衛隊長的臉色,秦雲一把抓住李嗣年的下巴,將其硬生生提了起來。

李嗣年沒有再繼續呢喃。

或許是張濤的死,讓他徹底認清了現實。

也或許是他知道,現在繼續裝瘋,根本沒用!

「老夫為臨江做了如此多的貢獻,僅此一次失足,就要老夫的命嗎?」

「僅此一件?」秦天笑了,「我師母在你們那苦了二十年,你告訴我,僅此一件?」

不止如此。

就單單是在張濤的工廠里,苦不堪言的場面,秦天就不止看到一次。

別的人,或許是在做貢獻的同時,順便方便一下自己的親戚。

而你,估計是在方便自己親戚和自己的同時,順便做了一點貢獻!

試問,你這樣的人,留着,有什麼用?

李嗣年慌了,不斷搖頭,「給老夫一次機會,老夫有的,都……」

咔!

不等李嗣年把話說完,秦天微微用力,便將對方的脖子給驟然扭斷!

這一幕。

被旁邊的護衛隊長生生看在眼裡。

可這一次,他只是咬緊牙關,沉默不語。

砰!

隨手將李嗣年的屍體扔在地上。

看到落到身旁的屍體,護衛隊長抬頭,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準備接受自己的命運。

然而。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

年輕人,已經朝着橋的中間走去。

他詫異不已。

看到這一幕。

帝武尊從驚愕中回神,抬起雙手,對外面那些持槍戰士招呼道:「別開槍,全部放下武器,單膝跪地!」

「本帥再說一遍,全部!放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