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生開始遭天譴》[從出生開始遭天譴] - 第4章 再見,再也不見

但是若要離開這裡,還需要經過村長的同意,原因依然是宋婆婆的囑託。

雖然林遇看村長不順眼,但因為是婆婆的話,便也心甘情願的遵循着。

他此刻已顧不得與村長每月初一的約定,急匆匆的向著惡狗村跑去。

進了村裡,周圍的人紛紛向他投來怪異和驚恐的眼神,有的直接嚇得跑回了家。

而林遇卻全都視而不見,一刻不停的奔向了村長家。

村長家是一個大院,院里一座二層小樓,住着村長和他那彪悍媳婦兩個人。

院門並沒上鎖,林遇徑直的闖了進去。

來到小樓前,只聽到裏面有微微的抽泣聲,好像是什麼人在哭。

林遇激動的有些亢奮,不管不顧的來到一樓的客廳中。

他喜笑顏開的尋找着村長,而客廳里卻沒人。

林遇大聲的向周圍呼喊。

「老頭,老頭,快出來。」

「誰啊…這麼放肆,信不信我…」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聲音過後,一個身材不高,穿着樸素的乾癟老頭從一側的樓梯上走了下來。

村長本想發飆,但看來的是林遇,便又忍了回去。

他站在樓梯口,特意與林遇保持一定的距離,滿是怒氣的向他問道:「你來幹嘛?今天可不是初一。」

林遇見他不過來,自己便笑嘻嘻的靠了上去,嚇得村長連連後退,險些踩空樓梯摔倒。

「停停停,你要幹嘛?」村長急忙制止他。

林遇卻不聽勸,幾步來到村長身前,伸手要去扶他,嚇得村長向後仰去,整個身體快要貼到了樓梯上。

林遇也不說話,只是嘿嘿的衝著他傻笑,把原本已經受驚過度的村長嚇得差點暈了過去。

兩個人就這麼僵持了好一會,村長卻沒有任何反應,他突然反應過來,向林遇問:「你好了?」

林遇這才把村長拉起來:「好了。」

村長有些驚訝:「怎麼好的?」

「不知道,反正就是好了。」

林遇可不想把寶貝石頭的事告訴他,萬一他要是見財起意呢,這個糟老頭子可說不準。

另外知道有這塊石頭也不是什麼好事,賴偷就是例子。

這時候村長終於緩和了情緒,上下打量着林遇,一臉不屑的問:「你想幹嘛?」

「離開這裡。」

「去哪?」

「光耀城。」林遇沒有廢話,每一句都簡單明了。

村長嘆了口氣,像是終於等到了這一刻:「等着。」

說完,村長轉身往要樓上走。

林遇見狀就要跟着上去,卻被村長伸手攔住,說道:「你別上去了,你嬸子正在上面哭呢。她表弟昨天夜裡被燒死了,這會兒還在傷心,你就別再去氣她了。」說完便上樓去了。

聽到這個結果,林遇並不意外,想必昨晚在自己過去之前,賴偷就已經死了,人各有命,自己該做的也都做了,若有來世,就希望他別長命百歲吧。

就在林遇在樓梯中間等待村長的時候,村長的老婆晃晃悠悠的來到了樓梯邊的扶手處,側低着頭向下看,林遇感覺到有人在看他,便也抬頭向上瞧去。

只見村長的老婆一邊翻着白眼,一邊撇着嘴的哼了一聲,一副極其厭惡林遇的表情。

林遇此刻的心情很好,見她哼自己倒也不在乎,反而開心的和她打招呼:「嬸子你好啊,這麼長時間不見,你這白眼翻的越來越好了, 活靈活現的。」

聽到這話,一旁的村長突然開口說道:「什麼翻白眼,她那是白內障又嚴重了,現在看東西都是模糊的。」

林遇有些尷尬,原來這麼多年他一直都誤會了。不過他現在更佩服這嬸子了,眼睛都快看不見了,也要找到自己哼一下,果然是身殘志堅。

過了一會,村長拿着一袋東西下來,將林遇帶到一樓客廳中坐下,然後再將那袋子放在了林遇身旁的桌子上。

打開袋子,裏面是一套嶄新的衣褲、兩個信封和幾個手指大小的金屬瓶。

村長的表情相比之前有些緩和,語重心長的說:「這套新衣服你拿回去換上,要出門得穿的體面些。」

緊接着又拿起其中一個信封。

「這一個是你在村子裏的戶籍,別看咱們這個村子落後不堪,但也是實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