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生開始遭天譴》[從出生開始遭天譴] - 第6章 戶籍

穿過人潮湧動的光耀城西區,二人來到了南區。

林遇坐在車內,感嘆着這裡與西區的大相徑庭。

路面寬闊且平坦,沒有絲毫的破損,兩側的建築規模宏大,造型也很時尚,與西區老舊殘破的建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裡沒有那麼多行人,有的路面上甚至整條街都見不到人。

守衛一邊駕駛着車輛,一邊向林遇解釋:「南區和北區是修靈者的居住區,東區是行政區,戶籍所就在東區。其實從西區到東區有一條路可以直達,但那是給原人修的,所以特別擁堵,不如從南區繞過去快一些。」

望着窗外的林遇默不作聲,只覺得這看似尋常的話有些刺耳。

「那跟在他們後面拎東西的人是幹嘛的?」林遇伸手指向不遠處。

一個趾高氣昂,穿着艷麗的貴婦,身後跟着一個穿着樸素的拎包男子。

正常人看來,這個男子的身份要麼是貴婦的老公,要麼是舔狗,在舊社會裡,最多也就是個僕人。

可讓林遇不解的是這個男人的走路方式,順拐。

再仔細看去,讓他順拐的原因竟然是兩根不太長的細鐵鏈。鐵鏈將他的左手和左腳、右手和右腳連在了一起,所以走起路來極不協調。

守衛順着林遇指的方向看去,然後輕笑了一聲,說道:「那是來這裡當隨從的原人。」

「為什麼帶着鐵鏈?」林遇不解的問。

「限制他們的行動,防止犯罪。因為原人是犯罪的主要群體,這樣可以有效降低這裡的犯罪率。」

林遇雖然有些無語,但對他所說的已經不再驚訝,只是覺得應該讓這裡的人接受一下來自社會主義的九年義務教育,讓他們學習一下什麼是尊重、什麼是自由。

而且他們難道不知道為什麼『原人』的犯罪率高么?階級和貧富的巨大差距,才是根本原因。不去解決根本問題,反而更加嚴厲的約束弱勢群體,這是個巨大的隱患。

而這種隱患很有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天帶來滅頂之災。

沒過多久,車停了。

「到了,那裡就是。」

順着守衛聲音的指示,林遇看向了側面一棟規整的建築。

在謝過了守衛後,林遇畏首畏尾的走了進去,他太多年沒來過這種地方,感覺有些陌生。

林遇在詢問過後,來到了一個櫃檯窗口,拆開了裝有他戶籍的信封。

接待他的工作人員是一個戴着一副大框眼鏡的女人,一臉不屑加傲慢。

林遇伸手將信封里的資料遞到他的面前,足足十秒鐘之後,工作人員才帶着怨氣的接了過去。

「最煩你們這種人,專門在下班時間來。」

她的這個態度,讓林遇倍感親切。

在隨意的翻了兩頁後,眼鏡女將資料又摔給了林遇,打在了他的臉上後,又掉在了地上。

「什麼破地方來的,辦不了,明天再來吧。」

說完,便要收拾東西離開。

反觀林遇,面對着眼鏡女的惡劣態度竟然絲毫不生氣,他撿起資料,又掏出了另一個信封,遞到了眼鏡女的面前。

「聽不懂人話么?辦不了,明天再…」

看見第二個信封的眼鏡女突然有些驚愕,她雙手接過信封仔細的來回端詳,又轉頭看了看林遇,硬生生擠出一個尷尬的微笑後,急忙的跑向了不遠處的一間屋內。

片刻之後,眼鏡女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先生您好,我已將您的信件轉交給了上級,現在請您將資料給我,我將為您辦理戶籍登記。」

她這次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臉上的微笑也顯得格外的自然,語氣也變得輕柔絲滑。

林遇不覺的讚歎。

好演員!

「先生您好,光耀城修靈者戶籍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戶籍,用於從事非**、非軍事相關職業。另一種高等戶籍,用於從事**、軍事相關職業。請問,您要辦理哪一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