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生開始遭天譴》[從出生開始遭天譴] - 第7章 有人裝13

無憂無慮的日子總是短暫的,在光耀城中遊玩享樂了幾天後,就到了前往聖耀學院報到的日子。

林遇準時的來到了新生集合的地點,在明確的標誌指引下,林遇和一群陌生的年輕人一同搭上了前往聖耀學院的大巴。

大巴車上,年輕人們有說有笑,林遇坐在最後一排,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

聽說聖耀學院在光耀城北面的深山中,一旦進入就只有等到學院放假或是特殊時間才能夠出來,此刻的林遇略顯哀傷,因為他還沒玩夠。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大巴車順着山路進到了一片群山環抱的森林中。

環顧四周,隱約可以看見大小不一的建築分佈在各個山上,正**的一座山的山腳下還有一個廣場,廣場中間一雙巨大的石雕腳,孤獨的放在哪裡,不明白是什麼用意。

車停了,所有人都帶着行李下來,跟隨着指引來到了一片空地上等待。

林遇這一行人是第一批到達的,在他們之後,又接二連三的來了幾批新生。

年輕人一多,難免嘈雜喧囂。

林遇躲在一旁的樹蔭下,看了一圈,感覺應該都比自己小,每個都是十七八歲的模樣。

作為一個身體開始奔三,心理準備奔五的人,不免內心惆悵,嘆息時光流逝。

就在林遇獨自悵然的時候,一個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都給老子滾開!」

順着聲音看去,一個滿頭紅髮,身穿皮衣皮褲的年輕人,痞里痞氣的朝着空地中間走去。

他的身後跟着一群看上去就有些頭皮發麻的流氓混混,個個奇裝異服,打扮怪異,沒有一個會正常走路,生怕別人忽視他們的存在。

紅髮青年來到空地**,之前在那裡的新生們紛紛後退。

有幾個不知道是骨頭硬還是腳麻了,站在原地不動的,也被身後的跟班連打帶踢趕到了一旁。

紅髮青年歪着頭,眼睛半睜不睜的環顧四周,不時地發出一聲冷笑。

「啊…啊…」他猛然一陣癲狂,身體上下搖晃着,發出一陣陣怪叫,嚇得周圍的新生又紛紛向後退了幾步,就連他自己的跟班有的也被嚇得一激靈。

林遇靠在遠處的一棵樹旁,心說這孩子病得不輕啊!比自己嚴重。

紅髮青年癲狂過後,直了直腰,向著周圍的新生吼道:「你們都給我挺好嘍!從今天起!這裡我是老大!你們以後都跟着我!我保證沒人敢動你們!聽到沒有?」

所有的新生都沉默不語,獃獃的站在原地。

等了半天沒有回應,紅髮青年有些暴躁了,剛要繼續發飆,突然一個矯揉造作的聲音打斷了他。

「哎呦…當是哪個小混混在這喧囂呢,原來是呂家的呂雄啊!怎麼?跑這兒來收小弟了?」

只見一個滿臉嫵媚,身姿綽約的…人,穿過人群,來到呂雄面前。

它的身後也跟着一群人,相比於呂雄的小弟們,看上去就正常的多了。

這個人的性別足足讓林遇分辨了好一會,要不是他那女子語氣的男性聲音,和他胸前少了兩坨肉,還真讓人是不好抉擇。

呂雄看見這個妖人的一瞬間,立刻將頭扭到了一旁,一臉的不悅與厭惡。

「阿雄啊,幾年不見,怎麼忘了我了?」

呂雄回過頭來,一臉憤恨:「楊三旦,你特娘的有病么?你不是去雲京城上學了么?怎麼又回來了?你怎麼越來越娘們兒了?怎麼地?你們家為了靠女人做生意,把你也變成女人了?三旦變零蛋?」

聽完呂雄的話,周圍人都笑了起來,林遇也為呂雄豎起大拇哥。

只有楊三旦氣得吭哧了半天,回罵道:「你特娘的才零蛋呢,人家現在叫楊遼,才不是三旦。你一個流氓小混混還有臉說我,你們家好!靠收保護費起家,現在想洗白了,就來搶我們家的生意。你個沒文化的臭流氓還好意思來上學,還想追我,臭不要臉的死變態。」

呂雄:「……」

楊遼:「……」

周圍鴉雀無聲,只聽他們兩個人相互對罵。

一旁的林遇,還在想着楊遼剛才的話,覺得信息量好大,畫面好詭異。

「咔嗞…」

一個聲音出現在林遇的身旁,林遇下意識的轉過頭去,身體靠向另一側。

只見一個圓滾滾的女孩,正倚在一旁的樹邊吃着薯片。

看着她,林遇竟有些心有餘悸,她什麼時候來的?自己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女孩發現林遇驚訝的看着自己,便也轉過頭去,朝着他笑了笑。

她的兩個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圓嘟嘟的臉蛋上兩個深深的酒窩,配上一張小嘴,顯得格外的親切和可愛。

林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