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喜歡變成愛》[從喜歡變成愛] - 第5章 受傷

起了一個大早,唐棠走到陽台。烏雲遮蔽了天空,打開窗戶把手伸到外面。

手心慢慢感覺到了濕潤,沁涼。

坐到桌子前,把貧困生補助的資料從筆記本上拷貝下來。

兩人出了宿舍,準備把資料交給輔導員,然後出去轉轉,畢竟來學校這麼久了,附近有什麼景點都不知道。

在找輔導員的辦公室時出了點意外,沒找到輔導員的辦公室。

打電話詢問林尚輔導員的辦公室。

林尚告訴兩人之後,又表示要一起出去玩,順便請她們兩個北方人泡溫泉。

唐棠和雙姍姍抵達溫泉會所,紛紛感嘆這裡真大,就是沒什麼人。

心想林尚不會又被坑了吧?

林尚從遠處走過來,穿着白色蕾絲弔帶。

「放心,沒被坑。」林尚看兩個人的表情就知道在想什麼,趴在池子邊懶懶的回應。見唐棠換上弔帶,驚訝道:「棠棠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白!不過你胸到挺小的。」

唐棠捂住自己的胸口,看了看林尚的又看了看自己的欲哭無淚。

「一定要大?現在流行平的,穿衣服高級。」

「那你平常還墊那麼厚的墊子。」

唐棠泡在溫泉里,舒服的閉上眼睛。「防下垂。」

雙姍姍躺在唐棠身邊,揶揄的看着唐棠。

「就你那點兒。放心吧不會的。」

「等上體育課的時候,你們就知道痛苦了。」

林尚甩了一下前面的頭髮,滿不在乎。「哈~,我們頂多痛苦四年,你可是一輩子的喲!」

唐棠:……

「林尚,這裡的服務蠻好,水也這麼乾淨,人為什麼這麼少?」

「試用期。」林尚一臉享受的泡在池子里。

雙姍姍進來的時候注意到服務員胸前別的牌子上寫着林氏集團四個字樣。

「你家開的?」

「我爸投資給我姐的。」林尚聳了聳肩。

唐棠立馬坐了起來,不可思議的看着林尚。「我居然不知道富婆在我身邊?」

林尚聞言眉心一跳。

「包養我吧!我可以給你洗腳暖床。」

林尚把唐棠的頭推到一邊,嫌棄的說:「我只喜歡男的。」

「可是我沒錢去泰國做手術。」

林尚:……

雙姍姍在一旁看着直樂。

泡完之後,三人又去洗浴。

「為什麼你們南方人可以接受一起泡溫泉,不能接受一起洗澡。」唐棠看着帶有隔間的洗浴房疑惑不解。

「是不是傻,泡溫泉你是光着的嗎?。」

「哦。」

洗完澡,又體驗了一下全身按摩,林尚又推薦了正骨。

結果整個會所傳來唐棠林尚的豬叫的聲音。

雙姍姍從小學習跆拳道,正骨時也不太疼。

唐棠和林尚走出會所的時候都是扶着腰,看着彼此的慘樣,和剛剛的痛苦叫聲。

倆人都互相同情對方。

又吃了正宗的鹽水鴨和糖粥藕。

雙姍姍和唐棠心滿意足的給林尚道別。

回到學校已經下午三點多了,唐棠從宿舍拿出書本和筆記本電腦就去了圖書館。

雙姍姍則是玩遊戲。

唐棠坐到昨天的位置上,打開筆記本填寫了一下輔導員發來的資料。

憋見對面有人坐下,以為是靖衍。

「等一下,馬上。」唐棠看着資料努力的理解資料上的內容,可就是不懂。

看着唐棠緊鎖眉頭的樣子,顧州出聲。「我看看。」

唐棠聞言抬頭一看,原來不是靖衍。把筆記本推向顧州的方向。

顧州注意到唐棠的遲疑,「在等人嗎?」

「嗯…等一個朋友。」

顧州沒應,接着告訴唐棠怎麼填寫資料。

唐棠填寫好資料,開心的笑了起來。

顧州看見後唐棠露出的笑容,感覺愉快了不少,「經常在這裡學習?」

「不是,昨天才來的。」

「那你想不想讀研?」

唐棠有些心動,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太早了吧?」

「我大一開始就讀研了,你現在也可以。」

「嗯…是不是還得找選自己的教授。」

「對。」顧州緩緩說道,「封從興教授很好。」

「你可以幫我引薦嗎?」唐棠更心動了。

「如果你的專業水平夠好,不用我推薦。他就會直接會找你。」

「謝謝!我會努力的。」

唐棠笑得更開心了。

終於知道為什麼有人建議要與學長學姐打好關係。

好處多多麼。

靖衍到圖書館裏就看見,唐棠衝著對面的人在傻笑。

走到跟前,坐到唐棠旁邊。才發現原來是當初替唐棠解圍的那個學長,想起來還被祝成開玩笑說是一對。

心裏莫名煩躁。

顧州見到靖衍徑直坐到唐晨晨身邊,看了看兩人,最後向唐棠告別離開了。

靖衍撇了一眼,顧州落寞的身影。

「你學長走了。」

唐棠低頭做着題,漫不經心的哦了一聲。

見唐棠有些敷衍,靖衍乾脆坐到唐晨晨前面,整理起自己的資料。

唐棠解答完一部分的題,發現桌子上鋪滿了紙張,拿起一張看。

上面有靖衍的一寸小照片,照片上靖衍沒有本人好看。

仔細看了一下,驚訝道:「你十七?還是11月…28生日。」

靖衍抬頭看了一眼唐棠吃驚的模樣,一臉嫌棄。「我看起來很老嗎?」

唐棠掰起手指頭開始計算起來,「咱倆算起來隔17個月,倆歲呀!半個溝!」

靖衍:……

「當然他們都說我是初中生,我看起來更年輕些。」唐棠瞄了一眼靖衍,趕忙說:「當然不是說你老,畢竟你年齡擺在這,沒人會說的。」

唐棠又拿起一張資料,不可思議的看着靖衍。

「你要重新參加高考?」

「有問題嗎?」

當然沒有,靖衍一看就是學霸,重新奮戰一年將來成績肯定也會比現在好。

「你就不怕考不好?」

「今年我的高考成績是656。」

想起海城的滿分是660

媽呀!

狀元在我身邊。

「那你為什麼報這所大學?」

靖衍嘖了聲,「想知道?」

唐棠點頭,她很想知道!

可靖衍就是不告訴她,她腦子裡開始想什麼狗血的劇情。

「那就讓我來推理一下,是不是你的初戀報的這所大學,然後她家裡人不同意你們在一起,把她送國外了?你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來這所大學,想明年在考,然後和你初戀重逢是不是?」

靖衍的嘴角微抽,腦子裡天天想的什麼?

看着靖衍的反應,唐棠立馬得瑟。

「家裡人不同意我的第一志願。」靖衍隨口一說,便接着低頭整理資料。

唐棠不知道算不算是觸到他的傷心處,一時間不知道該幹些什麼,乾脆就盯着靖衍看。

靖衍被唐棠一直盯着有些不自在,乾脆放下手裡資料,看着唐棠。

兩個人四目相對了好一會兒,靖衍敗下陣來。

「你想幹嘛?」

唐棠討好的看着他,「安慰你。」

想到剛剛說的話,明白了唐棠的舉動。

「老子沒那麼脆弱,想安慰我。你就好好的做你的題,別一直盯着我。」

唐棠想到什麼,立馬抓起靖衍的手腕。「你說我能不能在你明年走之前,把奧數搞明白?」

靖衍看了一眼胳膊,唐棠馬上鬆開。

「你不是學法律系的嗎?」

「我想在大學當一名法律老師,躺平這一生。」

可是當大學老師,其中必考奧數。

不過最重要的是當大學老師的話,說出去很有面子,還有雙休,加上寒暑假。長假的時候可以出去旅遊,短假可以和好朋友聚聚,多麼令人心動的職業。

唐棠只想躺平這一生。

靖衍看了眼做白日夢的唐棠,淡淡的吐出三個字,「努力吧。」

唐棠:……

感覺受到了鄙視。

……

剩餘六天假期時間裏,唐棠早上到圖書館就開始刷題,下午就跟靖衍一起刷。

當然靖衍不會跟唐棠的一起刷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