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仙梟》[大道仙梟] - 第 10 章 義父義母

突然,黑牛呆立當場有些難以置信看着秦諾。

還沒等黑牛來得及反應,只見秦諾一根手指的指尖泛起靈光緩緩向黑牛額頭眉間點去。

黑牛剛想說些什麼,但兩眼一翻隨後雙目緊閉身子癱軟倒在地上,稚氣未脫黝黑的小臉上滿是不解與痛苦之色。

秦諾嘆了口氣,他並沒有因為黑牛相信他而感到高興,他要給黑牛上最後一課,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特別是修真者。

「秦管事,這孩子看來對你頗為信任,你對他也諸多照顧,要是按你說的那般去做,這孩子恐怕以後會記恨你。」

門外一個紅臉的漢子有些不解,堆笑看着秦諾,而這紅臉漢子正是盧成,昨天夜裡,秦諾去坊市將此人找來,為的就是安排黑牛。

秦諾只是一笑對盧成說道:「這孩子已經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今後若是還能再見,是敵人我不會手下留情,是道友便算點頭之交,若什麼也不是,那就是擦肩而過的路人。」

盧成看着秦諾點了點頭說道:「秦管事放心好了,這孩子我會將他親自送往正陽劍宗,今後在蔚陽這片區域還仰仗秦管事的多多關照。」

說完盧成將地上昏迷不醒的黑牛抱起,而後祭出一個丹爐法器破空而去。

看着盧成帶着黑牛離開,秦諾知道他剛才對盧成說的並不是假話,他也會那麼做。

至於盧成將黑牛帶走他放不放心,黑牛會不會有危險或者遇到意外,那便是黑牛自己的命,他不會好人做到底。

盧成為了利益肯定會把黑牛送到正陽劍宗,如果他沒當這個蔚陽管事,他也不敢這麼自信。

盧成除了想要跟他拉關係,白撿四塊靈石的好事情自然也上心。

指不定盧成會認為他也是受人所託,不知賺了多少才會對黑牛那般好,當初外任堂口開價十五塊下品靈石,也是按慣例抽了水的,姓徐的開價多少,誰知道。

所謂的散修,也不全都是獨來獨往之人,這些散修也會拉幫結派,或者因為利益而圍攏在一起組成一個相互扶持攻守同盟的小圈子,至於這種小圈子牢不牢靠,那就沒人知道。

盧成也是一個小圈子裡的人,散修小圈子對於半路出現或者來歷不明的修士就會很排斥,更不用說結伴尋寶,而且盧成還是一個專門販售丹藥大圈子裡的散修,當然假貨居多。

修真界里所謂的假貨倒也不算太假,畢竟大家都是修士也不是那麼好騙,也可以稱之為仿品,至於仿品丹藥的效果嘛,修真者也不是不會拉肚子。

這也是他找盧成幫找凡靈丹的原因,雖然他不知道盧成他們去哪尋的寶,盧成起碼懂行不管是丹藥還是尋寶。

尋寶找到假貨那可不是什麼新鮮事,這尋寶地圖與消息難道就作不得假嗎?

他也不用怎麼照顧盧成,就是按盧成給的名單透露些消息給坊市或者是宗門的執法隊打擊一下盧成他們的競爭對手,有陸章這層執法堂執事的關係,他不扯虎皮做大鼓豈不浪費。

至於盧成的競爭對手是圈內還是圈外,那就不關他的事,而每月兩顆貨真價實下品鍊氣丹的孝敬這才是關鍵。

要是有人出更高的價碼,他也不介意把盧成給賣了,兩人畢竟也只是利益的關係,而且他可不會和靈石丹藥過不去。

兩塊靈石擺一起,哪塊是黑的,哪塊是白的?

秦諾嘆了口氣,這次他幫黑牛可是倒貼了十塊下品靈石,應該是十一塊,他這掌柜的做這單買賣,虧本都能虧到姥姥家,值得嗎?

不過隨即秦諾心中卻是一松,那個少年隨着黑牛的離開也已經離開,但他內心最深處那一份少年的執著與熱血卻是依然在。

秦諾不由得想起了往事。

當初他在齊國也是被人販子倒騰好幾手,有個小山村要祭河神,需要一個十一歲的童子獻祭。

他便被人販子灌迷藥給裝進麻袋扔上馬背,人販想要去那個村子把他給賣掉。

這個叫二麻子的人販,怕同行也聽到消息搶了生意,便走了大山裡的山道近路。

山道顛簸,當葯勁過了之後,堵住秦諾嘴的破布也已經鬆動,他吐掉嘴裏的破布拚命掙扎喊叫,他知道他再不喊就沒機會再喊。

秦諾不想死,他也知道即便他如何喊叫掙扎即便喊破喉嚨,在這深山老林里也不會有人聽見。

但他不想死,如果他死了,回不去了,關心他的父母大哥小妹一定會很難過,很難過。

二麻子也沒當回事,畢竟是在深山老林里,還得意哈哈大笑,不時用馬鞭狠狠抽打秦諾,還說將他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