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仙梟》[大道仙梟] - 第 2 章 修真是為了活得更久

秦諾知道陸章被調外任很是不爽。

在宗門裡修鍊,靈氣充足有着豐富的修真資源,而在這世俗界有什麼,除了吃喝玩樂就是破罐子破摔。

而且陸章還是家族出身,一個內門弟子還是家族出身,混得這麼慘,在宗門裡也沒誰了。

別看陸章四十齣頭的模樣,如今已經七十五歲。

要是陸章八十歲前不能突破鍊氣中期八層,步入鍊氣後期九層,在沒有充足修真資源與家族幫助的情況下,如果只靠着領門俸修鍊就很難有機會突破,只能消磨耗盡鍊氣中期的兩百年壽元。

修真只是為獲得實力嗎?

秦諾覺得修真是為了活得更久,縱有通天修為,若如同蜉蝣活不過一天,這種實力要來何用。

他如果八十歲前不能突破鍊氣初期,那他只有一百五十年的壽元,比起鍊氣中期少活五十年。

只有步入鍊氣後期,才有築基的希望。

築基期壽元有綿長的五百年,而且越早築基,鍊氣期剩下的壽元也能算入築基期。

當然,這般計算也是在命好的情況下,就如同人生百年,但又有幾人是能活滿百年的。

然而一個境界的瓶頸突破並不是那麼好突破,終其一生壽元耗盡,停留在某個境界階段無法突破的情況,在修真界也是普遍。

「陸管事,有件事雖然對宗門來說不是什麼天大的事情,但對您來說卻是天大的好事情。」

秦諾壓低聲音故作玄虛對陸章說道。

陸章有些疑惑看着秦諾,隨即布下隔音陣,警告說道:「秦諾,我可以告訴你,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故弄玄虛之人,你所說的事情若是讓我聽着不高興,我就讓你挖靈礦去。」

秦諾苦笑,這陸章夠狠的,修士去挖靈礦可不是什麼老鼠掉米缸的好事,修為被禁錮去挖礦那可是生不如死。

凡人還得吃喝睡覺休息,老了就干不動,修士卻是沒這種顧慮,被禁錮修為挖個一二百年的礦想想都恐怖,而這也是戰俘最好的待遇。

秦諾連忙正色說道:「陸管事放心,要是這事操作得好,你可以回宗門繼續修鍊,而且對你的家族也有好處。」

陸章聽到秦諾沒有直入正題,不由得臉一沉,但聽到後邊的話,雖然臉還是很沉,但眼中露出一抹希望之色,如同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但陸章隨即就恢復如常,然後冷冷盯着秦諾。

秦諾不敢再故弄玄虛連忙說道:「我手裡有個凡貨!」

隨後秦諾便將計劃告訴陸章。

陸章只聽到一半,原本沉着的臉已是換上欣喜若狂之色,但還是強忍激動又布一層隔音禁制,這才讓秦諾繼續說。

當聽到秦諾把計劃說完,陸章已是仰天哈哈大笑,一掃原先的頹唐之色。

「哈哈,好,秦諾,若是事成,我自然不會虧待你。」

說完陸章一拍腦門說道:「不用事成,我一直沒有任命手下執事,現在就任命你為執事,以後這世俗十餘縣的宗門事務就由你處理,哪個敢不服,不服就是和我陸章過不去。」

說到最後陸章已是咬牙切齒,這陸章肯定已經知道手下經常在背後嘲笑非議他。

不過秦諾卻是從沒說過,倒不是他品德高尚,他只是不想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恐怕這陸章心裏有小本本暗地裡記着,要不然陸章也不會停下修鍊見他。

秦諾也沒跟陸章說什麼驚天動地的計劃,這人生在世誰還沒個記恨的人,或者被別人給記恨?

讓那個宗門裡的管事去死好了。

用一個計劃成了執事,這是他撈到最實惠的好處,今後他就不必專門做靈根獵人,也沒了規定的任務,想賺靈石就往宗門送人或者干其他的,至於事成之後陸章的許諾,秦諾也就聽聽。

這麼多年來,他之所以沒暴露身份,除了如履薄冰般的小心謹慎,別人說什麼,他已經不會認為就是什麼,他如今才不會這般缺心眼。

吃一塹長一智,他都被人給賣了好幾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