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仙梟》[大道仙梟] - 第 5 章 修真路上的絆腳石

秦諾聽到梁全說有人要整死他,心頭不由得一沉,但隨即就明白過來,這人肯定是梁全的死對頭。

要不然梁全也不會這般好心提醒他,而且梁全那位同修道侶也不是什麼正經女修。

梁全的仇人也不少,他只算其中一個,不過秦諾從不會認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今敵人的敵人還不是想弄死他,利益使然。

身邊笑裡藏刀的小人太多,秦諾承認他也是這般,不過他從沒說過自己是正人君子。

他不管梁全是借刀殺人也好,還是有求於他也罷,即便是挑撥離間,要是真有人想整死他,那他也不會心慈手軟。

「張江!」

梁全直接說出這人的名字。

當看到秦諾臉色已是鐵青,梁全毫不掩飾露出得意的笑容。

秦諾聽到張江這個名字,暗罵一聲,陸章來了快兩年,一直都沒任命手下執事,除了無心過問,恐怕也有試探的意思。

這種地方上的執事位置雖小,但對於他們這些身份地位與修為低微的修士來說,蚊子再小也是一口肉,就算是塊骨頭,有人做狗也願意去啃。

而這張江也是最為露骨上心的一個, 但陸章卻是連正眼都不看張江一眼,反而很是厭惡,張江因此可沒少背地裡抱怨。

不過想要整死自己,張江也太小瞧他了,如今他得到陸章的信任,他也不說什麼狐假虎威往自己臉上貼金,那他就狗仗人勢一回。

即便整不死這個張江,也得把這傢伙給弄到別處當苦力去,擋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更何況是擋人陞官,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雖然梁全說出張江的名字,不過即便梁全不說他也會對付張江,不將這種人踩進泥里永不翻身他怎麼出頭,用來殺雞儆猴非這小子莫屬,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燒這個張江。

他與梁全斗得是旗鼓相當棋逢對手,秦諾知道事情沒有這般簡單。

不用秦諾問,梁全過了片刻就解釋說道:「你手上有黑牛的事情,原本蔚陽區的宗門弟子就只有我們兩人知道,肯定是我們出高價競爭引起有心的人懷疑。」

說到這,梁全不由得苦笑,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看着秦諾沒好氣繼續說道:「要不是那敗家娘們買了一件法器,用去我一百塊下品靈石,我還沒湊夠數,黑牛就被你捷足先登截胡,這執事也輪不到你當。」

秦諾笑了笑,這梁全倒也是個漢子也是個明白人,卻是被一個女人給拿捏得死死的。

不過秦諾隨即暗自苦笑,他還不是為了凡壽丹而傾家蕩產,不管是梁全對同修道侶真心實意也罷,虛情假意也罷。

看來女人果然是修真路上的絆腳石。

梁全接著說道:「我既然將張江說出來,我也不否認與這小人有過節,我也不否認當初也打算用黑牛去與門中的徐管事拉上關係。」

「你將黑牛拿在手裡,遲遲不肯上報或者送出,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打算,但如今你都已經成了執事,若是再拖延漫天要價那可就不妥了。」

「老弟,見好就收吧,我還指望着你呢,除了為我的道侶,我可不想將來張江當執事。」

聽梁全這麼一說,秦諾才知道其中還有這麼一出。

只不過梁全卻是不知道,他可不是走了那個肉身被毀的徐管事門路,走的是陸章的門路。

徐管事自然也是知道門裡有仇人,他要悄悄尋找契合靈根之人自然也不會大張旗鼓,其實徐管事想要奪舍,就是修士也是一抓一大把。

那些宗門裡的戰俘就是用來奪舍的,有的宗門還會專門秘密暗中培養給高層以備不時之需的奪舍肉身,當然這種事情尋常的弟子是肯定不會知道。

而秦諾當上宗門裡的靈根獵人後才知道那麼一點諱莫如深的驚人內幕,這種事情知道了也不敢亂說,即便在高層里已是心照不宣的公開秘密。

畢竟宗門要的是弟子與傳承而不是奴隸,即便是通過靈根獵人進入宗門的弟子,宗門也不會區別對待,這些弟子只不過是通過另一種途徑介紹而來。

只是那徐管事修鍊的功法特殊,需要有劍脈的肉身奪舍,宗門裡恐怕沒有合適的奪舍人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