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仙梟》[大道仙梟] - 第 7 章 一份純真

秦諾離開的時候,陸章自然是告誡秦諾要守口如瓶,秦諾也自然是滿口答應。

回到三河鎮雜貨鋪,太陽才剛下山,店鋪里依舊打掃得很乾凈,這幾天黑牛每天早晚都會打掃鋪子,其實鋪子也不用經常打掃,反正平時他這小雜貨鋪也沒什麼人來。

秦諾也就開張的時候新鮮那麼幾天,後邊就沒什麼生意,如果他不是修真者,要是像他這般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做買賣,恐怕早就關張大吉。

櫃檯抽屜里的錢依舊一文沒少,看來黑牛這學徒還真替他這個掌柜的省錢,不過也該告訴黑牛關於修真的事情了,明天他就會把黑牛送去外任堂口。

去外任堂口就做個樣子,不用黑牛撈二十塊下品靈石,他豈不是虧本,門俸要月底最後一天才發,如今才是月初,管事的要到下個月底才發,這個月有點難熬啊。

如今他除了兩顆下品鍊氣丹一塊下品靈石,就窮得叮噹響,將陸章的一壺上品靈茶喝完,他才覺得好受些,要不然他還真想問陸章能不能獎勵點靈石,不行借點也可以。

手下這幫人一點眼力也沒有,現在還沒來送孝敬,都是幫人精啊,這是在等着錦上添花,還是等着幸災樂禍?

難道要他把黑牛送到外任堂口之後,等一切塵埃落定才來送孝敬,心裏先用小本本記着,一人一雙小鞋,孝敬的價值少於兩塊下品靈石的立馬給穿上。

梁全如果不是與張江有大仇,恐怕也在觀望巴不得他倒霉,一雙小鞋子先記上。

來到後院,秦諾看到黑牛邊看着書,邊在院中的爐子上熬着粥,秦諾無奈,黑牛幫省錢就算了,連這米也幫省了。

見到秦諾回來,黑牛連忙放下手中的書,趕忙起身恭敬行禮。

「掌柜的。」

秦諾擺了擺手,示意黑牛不用客氣,往鍋里看了看,好嘛,也就夠黑牛一人吃的。

黑牛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這天熱,吃點粥就好,在家裡也這樣,不知道掌柜的會回來,我這就再煮一鍋飯,剛才看書太過入迷,忘了買菜,等會就去買。」

秦諾笑了笑也不攔着,不過這回卻是讓黑牛買條大魚還有些配菜回來,他今晚要做條魚。

雖然低階的修真者還不能完全辟穀,但十天半個月不吃不喝也餓不死,要不然修鍊的時候還得找吃找喝找茅房,還怎麼安心修鍊。

在宗門修鍊的時候,若還沒步入修真的自然就是記名弟子,記名弟子也就是凡人,凡人自然要吃喝,不過也有能飽腹的辟穀丹,一顆下去一個月就不用吃喝,嘴都能淡出鳥來。

剛開始修真,口腹之慾卻是難免,宗門也會有飯堂,如今他已是修士,對於這吃喝不像小時候那般饞得慌,但也不介意吃好吃的。

至於口腹之慾,若太放在心上刻意去控制就着了相,反而不可取,該吃就吃,該喝就喝便可,難道不吃不喝就能步入修真,就能長生不老,沒步入修真就敢這般做的,墳頭都長了草。

今天秦諾要做一條紅燒魚,家裡窮,常年兩頓稀的,即便逢年過節,一家人也吃不上幾口肉,稍微肥點的一口肉,大家都會互相謙讓。

年三十的時候,家裡唯一拿得出手的一道菜便是父親做的紅燒魚,也是一年中味道最好吃的菜。

而家的味道秦諾一輩子都忘不了。

看着黑牛有些不好意思大塊夾紅燒魚,秦諾笑了笑給黑牛夾了一大塊魚肉放到碗里打趣說道:「多吃點,跟我就不用客氣,要是做得不好吃,就跟我說,哈哈。」

秦諾只吃魚頭魚尾,小時候父母說喜歡吃魚頭魚尾,而魚身才是肉最多的部位。

黑牛連忙搖頭說道:「多謝掌柜的,掌柜做的魚很好吃,跟家裡做的一樣好吃,家裡也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吃到大魚。」

說到這黑牛神色有些黯然說道:「其實我家就是打魚的,打到的大魚就會拿去賣,要是賣不掉就會熏成魚乾。」

「對了,掌柜的,我家的熏魚乾可好吃了,下回。」

說到這黑牛又有些不好意思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