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仙梟》[大道仙梟] - 第 9 章 燙手的山芋

對於陸章的話,秦諾自然不信,什麼眼緣?

這還不是因為他以前對陸章布置的任務從沒什麼牢騷能按時完成,也沒有背地裡說壞話。

要是因為眼緣,早就提攜了,也不用等因他而撈到好處後的今天。

假如他能步入鍊氣中期,有一方管事這個美差,他連回宗門都不回,更不想進什麼人人羨慕,待遇高權力大的執法堂。

陸章這種世家子弟是不會知道底層這種位置的好處,不過也怪不得,外放已兩年都留有上品靈茶喝的世家修士,怎麼會覺得螞蟻肉是肉。

陸章需要培養自己的親信,而他這種沒有關係與背景,又有利用價值的低階修士最適合不過,只能全心全意投靠陸章。

即便他沒利用價值,還能成為背黑鍋的不二人選,執法堂得罪人的事,陸章也不敢動手下那些有關係背景的,到時候他就得第一個背黑鍋。

執法堂可不是什麼清水衙門,裡邊龍蛇混雜盤根錯節,宗門裡哪一方勢力與老狐狸沒在裡邊安插人手眼線。

渾水摸魚固然好,但混水裡不是惡龍就是大蛟,他去摸與找死沒區別。

如果這次不是因為幫黑牛更是幫自己,他與陸章不會是同一路人,恐怕也要受到調查與懷疑。

他們蔚陽區域所有宗門外任弟子,因為張江趙國天魔宗的密諜身份,可都有着同黨的嫌疑。

那些與張江平日交往過密的就更不用說,恐怕宗門知道張江是趙國天魔宗密諜之後,他們就已經被執法堂的人暗中調查。

不過秦諾隨即就放心下來,要是他的身份被懷疑,陸章就不會告訴他張江是趙國密諜,也不會給他今後有進執法堂背黑鍋的許諾。

秦諾齊國人的身份,自然是不會有問題,而且經得起調查,要是有問題他就進不了宗門。

他也不是什麼奪舍之身,而是否為奪舍之身,更是每個新入宗門之人必查內容,自不必說。

對於新入門之人的底細宗門也會查,世俗的正規軍隊尚且知道招兵買馬的時候優先招良家子,更何況是一個修真大宗門,又不是那些江湖幫派烏合之眾。

那些來歷不明,沒根沒底,無牽無掛劣跡斑斑之人,大宗門是不會收的,即便收了這種人,也是用來當炮灰與棄子,不會得到完全信任與重點培養。

因為這種人本身就值得懷疑,忠誠度更是難以保證,任何一個宗門都不想耗費寶貴的修真資源去培養那些白眼狼弟子,就更不用說敵對宗門與敵國派來的細作密諜。

在宗門可以修為低微混門俸,那只是水平問題,但不能沒有忠誠,若是沒有忠誠,即便是天靈根說廢就廢,有才無德,留之何用,而忠誠最低的檢驗標準便是是否聽從宗門的安排號令。

他如今手上就有黑牛家裡詳細的住址與情況,調查一個凡人對修士來說毫無難度可言,而這也是想要用凡貨賺取靈石的必要條件。

當然,需要黑貨與那種香火快斷絕而飢不擇食的小宗門小家族除外。

每個宗門的外任弟子還有一個任務,便是調查新入宗門之人的底細。

陸章起身自然是準備離開,但在離開前,陸章看了一眼黑牛所住的屋子,然後對秦諾提醒說道:「那個凡貨處理了,已經無用,對你來說也是個麻煩,手腳乾淨點,姓徐的只不過是棄子。」

陸章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秦諾便知道陸章已經將他當成完全可信之人,不過秦諾可不會有什麼感激涕零與不辜負陸章信任的想法。

這回他當管事,孝敬少於四塊下品靈石的,小鞋子兩雙,得把陞官執事沒來得及拿的孝敬給拿回來。

他如今算是連升兩級,這幫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