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美嬌妻過色彩人生》[帶着美嬌妻過色彩人生] - 第3章 該結婚了

楊文遠瞪大雙眼,側身對楊晨大喊:「抱頭,抱頭……」

「嘣」車子猶如一頭撲向獵物的飢餓野獸,閃電般沖開護欄,朝山谷飛奔。

楊晨還來不及思考,只覺身體猛向前栽,右手條件反射的撐了一下前排座位,剛發完語音的手機便飛了出去,因為左手抓着扶手,身上系著安全帶,既使他整個人如同狂風中的小草,但好在不像手機那樣飛出去。

「嘣咚……」隨着車頭如鋤頭般狠狠砸入地面,楊晨的頭也猛然甩向前,剎那,他的世界陷入黑夜。

路上,路過的車輛緩緩停下,大家既驚恐又不解,不明白為什麼這麼簡單的路口會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故。

有的年輕人掏出手機拍照發朋友圈,有些路人撥打了報警電話,有的司機豎起警示牌,有的乘客不停的向山谷呼喊,但除了呼喊聲、說話聲外,彷彿只剩下拍打在殘破車身上的雨聲,連滾動的車輪也停止了咯吱亂響。

……

高速上,李雯靜收到一條語音,手機里傳來磁性的男聲和微弱的背景音:「你們到萍水後……路上注意安全。小張……說好的……我不會虧待你家人。抱頭……抱頭……嘣。」

「這傢伙,那邊怎麼那麼嘈?」李雯靜納悶的嘀咕着,隨後,又點開語音仔細聽了一遍,「嗯?是不是出事了?」李文靜皺了皺眉,隨後,撥了楊晨電話。

「你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電話里傳來熟悉的陌生女人聲。

……

第二天中午,陽光鋪滿劍台縣第一人民醫院的31號病房。守了一夜的潘淑惠面容憔悴的盯着病床上的楊晨,早已哭紅的雙眼依舊不停的幹流淚,隨後,她又閉上雙眼,雙手交叉緊握,嘀咕着重複過無數次的詞彙 ,盼望各路神仙保佑他兒子儘快醒來。

此刻,楊晨對於失去丈夫的她而言,猶如落水者抓住的一根樹榦,滿腦子想着活,當然,是她兒子能活,這也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呃……嘶……」楊晨緩緩睜開沉重的雙眼,感覺自己睡了一個世紀,雙眸環顧四周,完全陌生的天花板,微微扭動脖子,望見一旁雙手合十,指尖頂着上額正低頭默念的潘淑惠,輕輕擠出一個字:「媽!」

潘淑惠聽見聲音,驚喜的瞪開充滿血絲的雙眼,撲身過去,左手緊緊抓着楊晨的手,右手撫摸着他纏滿紗布的頭,啜泣起來,楊晨的舅舅在一旁不停的安慰着。

潘淑惠正傷心呢,病房門被輕輕推開,「別哭了,孩子活着已算不幸中萬幸。」一段沉穩且傷感的聲音從病房門口傳來,說話的正是宏達集團董事長楊宏,楊晨的爺爺,剛從醫院附近的酒店過來。

「爸,您過來了?楊晨早上從icu出來的,剛醒過來。」潘淑惠抹了抹眼淚,收起哀傷,起身輕聲應道。

楊宏點了點頭,穩步靠向病床,望了望床上的孫子,滿眼愁容的問道:「感覺怎麼樣,楊晨?」

楊晨努力擠了擠笑容,「還好,爺爺,就是有點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