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 第1章 不管了,先睡了再說

「賤人!你竟敢行刺本王!現在就算是父皇賜婚,也救不了—-你了!」

慕依然一穿越,就聽到頭頂上傳來一道陰鷙毒辣又稍微頓了頓的男聲,

她的頸間頂着一把御龍長劍,鋒利的劍鞘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只要輕輕一滑就能割破她的喉嚨!

此時的她正癱倒在床榻前,一身精緻的紅色喜服凌亂不堪,手中握着一柄短刀,蓋頭上的玉珠也是散落一地,

這台詞,這場景,她很熟啊!

這不就是她正在追的那本無敵狗血無腦文嘛!

其中一個和她同名的惡毒女配,在新婚之夜刺殺殘疾攝政王未果,就被那男人一劍割喉而亡!

所以她現在居然穿成了這個馬上會被割喉的炮灰!

好不容易穿個越,怎麼她開局就是等死!

她欲哭無淚的看向坐在床沿上舉着劍的男人,神色忽然由陰轉晴!

太好了!她有救了!

這男人居然也穿過了!

「璽總!我是慕依然啊!你快把劍放下,咱們這是穿了啊!」

男人原本彷徨的臉色變了變,他不敢相信他穿越了!

直到剛剛那股原本不屬於他的記憶瘋狂湧入腦海後,他也正在極力消化!

他堂堂21世紀現代第一大國的首富,竟然特么的穿成了一個殘疾攝政王!

這種事情,他是絕不可能讓這女人知道的!

「胡說八道什麼!信不信本王一劍砍了你!」

這話,他只是嚇唬她的!

可慕依然一聽這話,心都涼了半截,

原來這長相名字都和璽執墨一模一樣的男人竟然不是她的瘋批老闆!

但她一想到她最討厭的變態霸總對她的種種惡行,卻是幽幽的嘆了口氣,

「哎,不是那瘋批也好,反正我現在一想到他就直犯噁心!在哪兒死不是死,總好過被他噁心死!」

「你說什麼!」頸間的劍忽然一提,那聲音彷彿來自地獄的修羅,

她忽的變臉,露出諂媚的笑容,「璽……哦不,王爺,我剛剛不是說的你啦,王爺長得英明神武,玉樹臨風,面如冠玉,翩若驚鴻,怎麼可能和那完蛋玩意兒一樣噁心,王爺您肯定會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我一命的,對吧?」

她一邊說,一邊眨着楚楚可憐的眼睛,俏臉上的神情那叫一個柔情似水,我見猶憐!

可他並不買她的賬,「說!他怎麼噁心你了!」

「王爺,要是我說了,你就能不殺我嗎?」慕依然小心翼翼的試探着,

「只要你說實話!本王可以考慮!」

慕依然心中大喜,這陰狠毒辣的殘疾攝政王居然還是個八卦份子!

這是老天爺給她的新希望啊!

她想了想沉聲道,「其實我不是原來那個慕依然,我是21世紀穿越過來的,我穿越前有個頂頭上司,那個人十分變態,他總是凌晨十二點吃宵夜還叫我去端茶倒水伺候,那簡直是不把我當人啊,一天到晚什麼事都只知道使喚我,我是他的董助,又不是他的保姆,那瘋批就好像沒了我生活不能自理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