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 第2章 豈不是要吸他八百天?

翌日,天朗氣清,風和日麗。

窗外傳來丫環的喊聲,「啟稟王爺,王妃,早膳已備好,向皇上和嫻貴妃娘娘請安的時辰也快到了。」

「啊~~~~唔~!」

「不準叫!」

慕依然剛睜開睡眼,就看見璽執墨那張近在咫尺的俊顏,男人正用手捂住她的嘴,冷冰冰的聲音命令着她。

她掙扎着點頭,見她消停了,他才鬆開了手,「還不快替本王更衣!耽誤了向父皇母妃請安,本王砍了你!」

「好勒王爺,我就這給您更衣。」

慕依然臉上笑嘻嘻,心中MMP!

這瘋批比璽執墨還可怕,一言不合就要砍她頭!

不過還好他有健忘症,沒有追究她私自上了床!

她麻利的起身穿好衣服後,又將一襲華貴的黑金龍袍穿在男人身上。

屋外不知從哪兒閃身飛來一個黑袍侍衛,身影微微頷首,單膝跪地,「左頃參見攝政王,王妃。」

他說王妃時,語氣透露着清晰可見的敷衍和輕視。

慕依然也沒當回事,畢竟在書中這個左頃是攝政王最忠心的一個狗腿子了。

而此時璽執墨的內心卻是複雜得一批,此刻他只想先遠離這個女人想出應對之策,免得在她面前爆了馬甲。

「快推本王出去!」

「是。」

左頃用輪椅將他推走後,慕依然也鬆了一口氣,她轉身坐在梳妝台前,翹着二郎腿打量着這隻玉筆,

沒一會兒,一個丫環走進來把房門反鎖,低聲道:「二小姐,昨夜的計劃是沒實施嗎?」

「沒關係,慢慢來,這次不成,還有其他辦法。」

慕依然聽着她在耳邊叨叨,心中煩悶,索性拿着筆在桌面上無聊的畫著字,

丫環的聲音還在繼續,「二小姐,現在您已貴為攝政王妃,這件事成功之後,您在璽國的地位也是十分尊貴的,」

「老爺也承諾會讓你過繼到夫人名下,成為慕府的嫡……」

慕依然剛抬起筆尖,她就看見銅鏡里這丫環嘴巴緊緊閉成一條直線,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臉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眼神炙熱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筆,又看了看桌上正在自動消失的【閉嘴吧您勒】。

她生生愣了兩秒,原來這真的是只有求必應的神筆啊!

那隻要再寫一遍,不就可以回去了?

「出去出去,你立刻出去!」

「嗯嗯嗯……」丫環小琴已經不能張口了,急得嗯嗯直叫。

「別嗯嗯了,本宮是攝政王妃,我讓你出去!」

小琴十分驚恐,她的嘴怎麼張不開了?

這二小姐是不是也被逼的發了瘋了?

她再次試圖張口,可是還是沒辦法,她只得急忙從袖間拿出一包什麼東西塞進了慕依然的袖包里,焦急的跑去找大夫!

小琴出門後,慕依然立馬在桌上寫字:【讓我穿回現代】

可這一次,桌面上的字一點反應也沒有,

突然,腦海里響起一個機械的聲音,

【警告:神筆能量不足,無法再次跨越時空】

某人剛剛才興奮了沒多久,美夢『啪嘰』一聲,說碎就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