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 第6章 我不是女色,難道是人妖?

「小琴是怎麼回事?」

「哎呀王爺,您為一個丫環這麼上心幹嘛,她可是要害你的壞女人!」

「此話何意?」

「小琴今早給了臣妾一包毒藥,讓臣妾毒害你,可是我怎麼會和這種壞女人同流合污,所以就把她打發走了,她這才哭的,可是這種事自然是不能說給下人們聽的呀。」

慕依然一邊說一邊往梳妝台走,假裝照着鏡子,偷偷的在桌面上寫:【讓小琴復原】

她都不敢寫『開口』,萬一那嘴又閉不上了怎麼辦?

好在今天沖了電,那字跡消失不見後,慕依然知道這事成了。

可是她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她這麼辛苦吸來的龍氣,居然消耗在一個炮灰身上。

慕依然寫完後又跑過來坐在璽執墨身邊,兩個人並肩坐在床前,見璽執墨沒說話,慕依然嬌滴滴的開口:「王爺,今夜臣妾能和你一起睡嗎?」

璽執墨那如寒潭深淵的眸子撇向眼前的女人,她居然!!

她居然和一個才認識一天的男人說這種虎狼之詞!

昨天不是還正氣凌然,甘願赴死嗎!

心中的怒火一瞬間燃到了極致:「要是你敢,本王殺了你!」

慕依然:「!!!!」我白天都沒給他下藥啊,他怎麼又要殺我!

這攝政王雙腿殘疾後果然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瘋批!

惹不起惹不起!

慕依然連忙伸手給他揉腿,「王爺,不睡就不睡嘛,何必動這麼大的氣,要是你殺了我,誰還能給你治腿啊不是?」

璽執墨一聽她這話,只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可笑。

他這到底是怎麼了?

他看着她那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竟是任由着她揉着自己的腿,那冰冰涼的小手帶着柔和的力度在腿上遊走,他的心境竟也跟着放緩了很多。

慕依然看他的情緒果然穩定了下來,竟是脆生生的開口,「王爺,要不我幫您把褲子脫掉吧,這樣效果很會更好的。」

嗯,這樣吸龍氣的效果肯定會更好!

畢竟離得越近吸得越多嘛!要是能直接觸摸到皮膚,豈不是最近的了?

璽執墨頓時心口一緊,許久,他才憋出一句話來,「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王爺,我們都是夫妻了,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呀。」

這才一天的功夫,她就這麼**難耐??

剛剛心底的悸動再次被怒氣替代,只要一想到她對其他男人這樣主動,他就感覺自己要發瘋!

「不按了!今晚你睡地上!要是敢跑,本王打斷你的腿!」

慕依然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我不就想多吸點龍氣嗎?為什麼這麼難啊!

「王爺,不脫就不脫嘛,臣妾能不能不睡地上啊?」

「不能!」

「可是臣妾月事來了,」

「關本王屁事,又不是本王來了。」

「地下這麼涼,臣妾會痛的呢。」

慕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