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 第7章 放肆!你敢動本王的王妃

門突然被推開,男人低沉又帶有磁性的嗓音傳來,「你在裏面嘰嘰歪歪什麼?收拾好了還不快給本王出來!」

慕依然抓了兩顆荔枝興奮的跑了出去,「王爺,我的荔枝到了!」

這下不僅眾宮人懵了,就連璽執墨都懵了,這房間里是絕不可能有荔枝的,她到底是怎麼變出來的?

莫非,她恰好帶着荔枝穿越了?還把荔枝藏在了床底?

雖然很難置信,但穿越這種事都發生了,突然多點荔枝好像也不是很難接受,總歸是避免了欺君大罪了。

「好了,去吃早膳吧,本王餓了!」

「嗯嗯!」

慕依然一邊走一邊把荔枝撥開,剛伸出手想餵給璽執墨,左頃就制止了她,

「王妃恕罪,王爺的飲食必須先用銀針試毒再可食用。」

璽執墨又想發言,慕依然卻先咬了一口,「你是怕我下毒啊?不存在的,我可以先吃。」

璽執墨直接將她咬了一口的荔枝搶了過去,一把塞進了嘴裏。

荔枝,他也很喜歡吃的好嗎!

慕依然:「!!!」

那可是自己咬過的啊,就這麼被他吃了??

「王爺,屋裡還有一大籮筐呢,你要是愛吃可以將屋裡的荔枝勻一些留在王府,其餘的抬進宮送給父皇。」

「不必。」

左頃實在忍不住好奇心了,「敢問王妃,這麼多荔枝您突然之間到底是怎麼來的?」

「變魔術變的。」慕依然的胡說張口就來,臨機應變的能力她擅長得很!

左頃變成問題寶寶,「變魔術?那是什麼術啊?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連荔枝都能變出來嗎?」

慕依然微微皺眉,又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變魔術,顧名思義就是連魔法都能變的術,你可以把它理解為一種很厲害很厲害的功法,修至大成可以練出自己想要的任何東西。」

左頃感覺腦瓜不夠用了,他開始懷疑人生,「屬下慚愧,作為一個武痴,竟是從來沒有聽聞過如此厲害的功法,莫非王妃其實是一個低調的武術奇人,年紀輕輕就已練成此等神功?」

璽執墨一臉黑線,這女人是真能胡編亂造,這下看你怎麼圓!

慕依然正色道:「本宮自幼潛心鑽研此神術,所以也是小有所成,可要說其他的武術功法嘛,倒是未曾練過。」

左頃聽得認真,對慕依然的態度也比之前好了不少,「王妃過謙了!能練成此等神術一定是天賦異稟之人,左頃佩服得五體投地!」

璽執墨:「……」什麼璽國第一武林高手?簡直是個腦殘!這種鬼話都能信?

「好了!吩咐下去,將王妃屋內的荔枝移至前廳,待會兒給父皇送去。」

「王爺,您真不留點兒自己吃嗎?」

「這是要獻給父皇的荔枝,本王豈能私扣?」

慕依然心中對他的讚賞多了一分,她甜甜的說:「若是王爺想吃,臣妾可以再給您變魔術!」

璽執墨:「……」

一路無言,宮人們心中其實已經冒出了十萬個問號,但也是萬萬不敢多嘴的,不一會兒,他們就到了前廳進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