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 第8章 王妃,離本王近點

小琴聽聞此話,挽了挽袖口,跪下來可憐道:「二小姐這是怎麼了?不知小琴哪裡做得不好,二小姐要將小琴趕出府去呢?」

「什麼二小姐,本宮是攝政王妃!你還當這是慕府那旮沓嗎?別以為本宮不知道你是慕夫人派到我身邊的人,讓你滾出王府已是本宮格外開恩了!」

小琴的臉色變了變,她是怎麼知道的?

這些年來她可是一直被她蒙在鼓裡騙的團團轉的啊!

她眼中的閃躲一瞬即逝,眼淚也是說來就來,「王妃,您誤會小琴了,小琴自幼與您一起長大,對您的忠心日月可鑒,您一定不要聽信別人的讒言啊,那是在離間……」

慕依然雙目一凝,氣勢攝人,直接打斷小琴的話,「閉嘴!你這個小炮灰不去當演員都可惜了!這演技得秒殺多少頂級女星啊,本宮最煩你這種小綠茶了!」

璽執墨那深邃的眸子倒是生出了一絲韻味,

這女人以前在自己面前從來都是唯唯諾諾小心謹慎,沒想到一朝得勢當了王妃,還真挺有那個味兒!

小琴眼底划過一抹戾氣,她袖中的刀早已備好,

她此時出現在這裡,本來就是趁左頃和護衛都不在的絕佳時機來暗殺攝政王。

刀柄入手,小琴飛身刺向璽執墨,

「王爺小心!」

慕依然正好瞧見了小琴的動作,竟是直接轉身護住璽執墨,

這可是她的移動電源啊!誰也不能傷了他!

璽執墨的瞳孔里,那尖刀迅速放大,他伸出手臂同樣也想護住懷中的女人,可小琴的速度極快,

電光火石之間,那刀尖刺入慕依然後背,突然一個飛刀擊翻了刺刀,一抹嬌小的黑影閃現在小琴身旁,一腳將她踢出數十米遠!

「月影救駕來遲,還請攝政王恕罪!」

這就只是一兩秒的事,一旁的宮人根本還沒反應過來,月影能做到這個地步,已是十分不易。

璽執墨冷聲道:「以後你不再做本王的暗衛,本王要你做王妃的貼身侍女,她若有什麼閃失,本王決不輕饒!」

「屬下遵命!」,月影剛一抬頭,又急聲道,「王爺,王妃好像受傷了!」

慕依然站起身來,擺了擺手,「我沒事,可能是刮破一點皮啦。」

此時,庭外的侍衛和左頃也都聞聲進來,見到這一幕皆是跪地齊聲道:「屬下救駕來遲,還望攝政王恕罪!」

璽執墨眼底的殺意沸騰,「把那賤人給本王拖過來!」

忽而,他的聲音突然柔了許多,「王妃,離本王近點。」

慕依然正好蹲在他身前,玲瓏的雙眼望着他,「怎麼了王爺?」

璽執墨伸出手掌擋住了她的眼睛,另一隻手掌一攤,左頃就將他的隨身佩刀放在璽執墨的手中。

小琴從剛剛的拖動中驚醒,見到此幕她立刻求饒,「王爺饒命啊!奴婢……」

刀鋒直截了當的割破了小琴的喉嚨,乾淨利落,血花四射,粗暴無情。

「拖下去!」

「是。」

兩個侍衛麻利的將屍體帶走,待處理好後,璽執墨才鬆開慕依然的眼睛,「轉過去讓本王看看你的傷口。」

慕依然乖乖聽話,璽執墨看到了她背部的血跡,心臟再次下沉,因為那血此刻竟是凝成了暗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