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 第9章 肯定是然然的功勞

璽執墨被眼前的變化驚住了,因為此時那光潔的肌膚上已經找不到任何傷口。

慕依然不傻,當然知道他在幹什麼,她柔柔的叫他,「王爺,我沒事了。」

璽執墨雙手死死抓着她的肩膀,一雙紅眸上下打量着她,語氣中的欣喜清晰可聞,「你真的沒事了?」

「嗯。」

慕依然看見他唇角的黑血,心裏感覺軟軟的,她伸手為他撫掉血跡,清澈的眼眸帶着絲絲光亮,「王爺為了救我,竟不顧自己性命嗎?」

「別多想!你是本王的女人!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本王的手上!」

慕依然捂嘴笑道,「沒想到王爺還有點大男子主義。」

說著,她發現璽執墨的唇色逐漸變深了一些,她連忙在被窩裡寫字:【讓璽執墨痊癒】

【溫馨提示:所剩龍氣只足以恢復他剛中的毒,是否繼續】

【是】

寫完字後,璽執墨感覺渾身一輕,彷彿有什麼東西突然消失了一般,但究竟是什麼,他也說不上來。

他不由自主的朝她靠近,慕依然卻突然叫道:「糟了!現在是什麼時辰了?我還要去椒房殿給父皇送荔枝呢!」

她三兩下整理好衣服,跳下床去,看見殿內那一片狼藉,驚慌失色的問他,「王爺,你怎麼不乖啊?輪椅該坐還是要坐的,我去叫左頃進來。」

璽執墨看着她的身影,眉頭蹙了蹙,我剛剛是怎麼了?為什麼會這麼害怕?

難道,這就是愛嗎?

慕依然剛打開門,左頃月影不知從哪個屋頂飛了下來,

左頃看到她彷彿看到鬼一樣,「王妃?你你你~~~~?」

「別太驚訝,我已經大好了。倒是你,打了三十大板還能行嗎?」

「王妃不必擔心,這點板子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王爺只是殺雞儆猴而已。」

月影吃驚的程度絲毫不亞於左頃,「王妃,你是如何好的?那可是七星機之奇毒啊!」

「這個說來話長,容我之後再向你解釋,我和王爺要入宮面聖,你們快安排一下。」

「是!」

左頃進屋將璽執墨抱到輪椅上,月影也換了侍女裝束,差人備好了金輦。

慕依然又跳上了璽執墨的轎子,而她的鳳輦卻用來抬那一籮筐荔枝。

到了椒房殿後,當那一籮筐荔枝抬出來的那刻,所有宮人的眼睛都快要驚到了地下!

皇帝身邊的總管太監徐福來連忙出來迎接,「奴才參加攝政王、攝政王妃,沒想到王妃真能尋來荔枝,皇上一定會龍顏大悅的呀!」

璽執墨,「父皇今日身體好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