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惡人傳》[大明惡人傳] - 第10章 新婚新夜

出殯的是定遠縣的縣官趙有才的父親,趙有才的父親是一位知府,趙有才為什麼敢在定遠縣橫行霸道就是因為自己的老父親,自己的老父親已經年過花甲有餘,也卸任知府多年,趙有才的貪贓枉法也是跟自己父親學的。

趙有才的父親裝死的原因是因為朝廷有查到他貪贓的,可是趙有才想盡辦法才想到這麼一個辦法,可是自己不敢出面,就從外鄉找了一堆人假裝出殯,把自己父親送出去,可是沒有想到在皮五這邊破案了,也就從這裡開始,趙有才跟皮五有了恩怨。

新娘子抬回家之後,張媽媽告誡英四姑:「一定要閉着眼,新娘子下轎子沒掀開帘子睜眼不吉利。」

英四姑聽了張媽媽的話,一直閉着眼,安頓好新娘子之後,皮五照顧一群哥們喝酒。

「哎,老五,今天幾個菜?」

王二問道。

「今天十幾碗,管夠,倪四在做呢。」

皮五大氣的說道。

「倪四做飯?倪四會做飯嗎?」

王二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我教了一晚上,沒有問題。」

幾人先聊着,過了一會兒倪四端着一大碗端了出來,大家一看,一個大海碗湯,都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喝着。

「有肉丁。」

「哎,有點竹筍。」

「我這有點鹹菜」

… …

所有人一勺我一勺的喝着,一碗湯喝完之後,倪四有端上了一碗,所有人都都愣住了,都看向皮鳳山,皮鳳山一如既往的厚臉皮。

「哥幾個,不用看了,就這個菜管夠,喝吧。」

皮五說完之後,所有人開始喝了起來,有人就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口直搖頭。

「這個酒怎麼沒感覺呢?低度的?」

「你這樣,你喝一口使勁嘬,這樣你就嘗到酒味了。」

王二教人喝酒,另一個不樂意了。

「你這什麼都什麼,這是喝酒嗎?」

有一個人不樂意,所有人都有些抱怨,畢竟大家都沒有空手來,你一嘴他一嘴的說著,皮五聽得頭都大了。

「幾位,幾位,這樣,大家都是看我皮五的面子來的,那麼我就說一句公道的話,既然看得起我皮五,就喝,如果真的不拿我皮五當朋友,現在就可以走。」

皮五說著端起自己面前的那一碗酒一口乾了下去,所有人被皮五一激,陸陸續續的端起了酒杯,畢竟大家都在這定遠縣混,抬頭不見低頭見,加上皮五在這定遠縣也是一霸,沒有必要為了一頓飯跟皮五鬧掰。

喝完酒,喝完湯之後,王二問身邊的:「老六,等會去哪?」

「去哪?打牌去唄。」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走唄。」

王二跟老六對了一個眼神,氣什麼準備走,被皮五攔住了。

「你倆去幹什麼去?」

「我們去打牌啊。」

王二跟皮五如實在招待。

「那什麼,你們所有人,有沒有去打牌的?」

皮五的一嗓子,所有人都看了過來,在場的沒有幾個是不打牌的,全都舉起了手,一行人晃晃悠悠去了**,把英四姑一個人留在了家裡。

英四姑很納悶這家人家什麼毛病,這結婚這麼大的事情,怎麼還不跟自己見面,一開始英四姑認為是一個正人君子,還為這個人的人品感到開心,可是越等越不對,等了差不多兩個時辰了,自己都睡了一覺了,可是還是沒有人進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