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惡人傳》[大明惡人傳] - 第2章 戲鬧衙門

當鋪夥計被皮鳳山嚇了一跳,剛想攆客,可是轉念一想,皮五家曾經也是定遠縣的財主,保不齊有什麼寶物遺留下來呢,想到這裡夥計換了一副面孔。

「呦,五爺,來來來,五爺,什麼寶貝,給小人我掌掌眼。」

當鋪夥計恭敬的說道。

「哼,今天給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八寶碎花裙。」

說著皮鳳山從懷裡把那條從老三那邊拿來的裙子放在了櫃檯之上,夥計一臉堆笑,當看清楚東西之後。

「呸!」

「哎,你這個人是不是有病,你敢啐我!」

老五沒有生氣,畢竟自己虧心,但是面子上還是要做足的。

「老五,這就是你說的八寶碎花裙?」

夥計抖了抖那件破裙子,裙子還掉了一塊補丁,皮五自己也尷尬,但是還是咬着牙裝作是寶裙子。

「嘿,我寶裙子呢,你們怎麼給我換了,你們是不是黑店啊?」

「老五,咱別虧心,誰換你破裙子了?」

夥計這個氣,知道皮鳳山訛人,但是今天自己碰到差點把自己搭進去。

「我明明帶來的是寶裙子,現在怎麼成了破裙子了?」

皮鳳山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就是拉下臉皮要訛錢。

「我不管,今天必須給我個說法,我剛才那條裙子可值錢,價值二百兩銀子呢。」

皮鳳山大言不慚道。

「老五,你,你太欺負人了,掌柜的!」

夥計知道自己說不過皮鳳山,回頭就去喊掌柜的去了,今天本來應該是掌柜的站櫃檯,可是家裡出了一點事情,掌柜的姓陳,陳掌柜,昨天晚上跟自己媳婦算賬,少了二十兩銀子,媳婦懷疑是自己拿的,可是陳掌柜懷疑是自己媳婦拿的。

兩人一晚上都在爭執這個事情,一直到了今天早上一早,陳掌柜的跟自己媳婦說。

「行了,不要吵了,我今天看看能不能抓到那個冤大頭,把這二十兩銀子找回來。」

當鋪從古至今都是坑人的買賣,好比說這個大衣值三兩銀子,可是當鋪最多給九百文,站櫃檯的夥計也要看典當的人着不着急,着急的話還能再降幾百文,這就是當鋪的規矩。

今天陳掌柜一天都沒有看到一個客人上門,畢竟下大雪,人都不出門,可是二十兩銀子可就沒有了着落,這時候夥計進來找自己。

「你家屋頂着火了?着什麼急?」

陳掌柜罵了一句。

「不是,掌柜的,皮五來了!」

夥計一臉愁容說道。

「什麼?老五來了?」

陳掌柜急忙起身出門去,陳掌柜在整個定遠縣從來不給皮五錢,畢竟自己養的家奴院工,皮鳳山曾經來過兩次,可是被自己人打跑了,今天又來了,陳掌柜擔心這個皮五又鬧什麼幺蛾子。

「呦,老五?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裡了?」

陳掌柜本來就是面子上的人,說話也比較客套。

「陳掌柜,我今天,那個,我是來典當的,可是你夥計不給我典當。」

皮鳳山沒說自己用破裙子坑人的事情。

「下面人不聽話,要不,我給您看看?」

陳掌柜客氣的跟皮鳳山說道。

「行,陳掌柜您是內行人,您給掌掌眼。」

皮五是真拉的下臉來,把那件破裙子又遞給了陳掌柜,陳掌柜一看這個氣,這是寶裙子?當破爛自己也不收,可是轉念想了想,自己再跟他矯情也這樣,也就沒跟皮鳳山矯情。

「好,我收,去給五爺拿二百文。」

陳掌柜吩咐夥計。

「什麼?二百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