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開局給皇子講授屠龍技》[大明:開局給皇子講授屠龍技] - 第1章 降龍之術

國子監的大門前,一場暴雨。

街道兩邊的人都在躲避着雨水。

唯有燕長新,獨自一人站在道路中間,一動不動,任憑暴雨傾盆而下。

而在他的周圍,則是一大片被雨水淋濕的書。

雨水越來越大,那本書上的字也被雨水打濕,變得模糊。

最後,三百六十五個晝夜努力下的成果,變成了一片黑色的灘灘,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在大街小巷中流淌,很快就沒了蹤影。

燕長新腦海中,還在回蕩着國子監大司馬的那句話:

「算術而已,雕蟲小技!」

「儒門之道,乃是治國之道!」

「國子監,就是培養一個優秀的人才,用來教育國家,用來治理國家!」

「以前國子監的學生還沒來得及看完聖人的藏書,你就把他們教成了一種旁門左道,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計算上,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那些無聊而可笑的事情上!」

「毀了國子監的學習風氣,讓國子監的學生們不能專心讀書,不能專心研習儒家的教義!」

「你這是在違背先生的教誨,誤導學子!」

「國子監怎麼可能容忍你這樣的行為!!」

「今天,我要替國子監,剷除你這樣的敗類!」

「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國子監的數學教授了!」

「你從國子監里踢出來!」

在國子監司馬的示意下,燕長新被國子監的人趕出了國子監。

《數學》,《物理》,《生物》,《化學》,這些都是燕長新辛辛苦苦寫出來的。

「儒家,就是聖人的真理么?!」

燕長新望着國子監的門口,眸光幽幽,低低說道。

他身上的溫雅清貴氣息,似乎已經被雨水洗得乾乾淨淨,有的只是一種高高在上,看穿了數千年發展的冷酷!!!

燕長新靜靜地站在風雨之中,六駕馬車陸續停在了國子監的大門前。

年約十八九歲,一副虎背熊腰的模樣,一副威風凜凜的模樣,朱棣剛從馬車上下來,一眼就看到了燕長新孑然立於風雨之中。

「嚴教授,你怎麼會在這裡?!」

「還不如去國子監躲一躲!」

隨着朱棣的話音落下,朱樉,晉王朱高,朱高,楚王朱楨,齊王朱仞,都將目光投向了他。

他們也聽說了燕長新,也聽了不少關於算術的講座。

只是,在教室里,嚴長卿溫雅,風度翩翩,偶爾會問出幾個「奇怪」的問題,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此刻的燕長新,看起來十分的凄慘,再也沒有了平日里的優雅,整個人都透着一股淡淡的寒氣。

燕長新淡淡開口,目光落在了朱棣的身上。

「我已經被趕出了國子監,不配做你的老師。」

朱棣眸中的驚訝更濃,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記憶中的燕教授,竟然會被逐出國子監。

但他對這位老爺子還是很有好感的。

「這其中定然是有什麼誤解,待會本王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