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崇禎聖皇》[大明之崇禎聖皇] - 第10章 論火器發展

這老大人,痛哭起來,活脫個小孩。

崇禎一時間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好待畢懋康恢復了神態。

這才問道:「老大人,對火器有何看法?」

畢懋康沉吟了一下便開始說道:「鳥銃,長至二至三尺,外直,內有管,由熟鐵製成;內部貫通,底端封閉;一側有曲桿,為通火之路。

雖然射程可達三百步,但易受風、雨影響,不易點燃火繩,導致敵我雙方一旦交火,鳥銃的威力根本發揮不了。

騎兵三百步時,手腳敏捷的鳥銃手就忙着開火、裝彈、再開火,也只能打二三發彈,就被騎兵近身。

雖有三段擊之法,但敵方往往避而遠之,絲毫無用。」

這麼一聽,崇禎心中大震,果然非常人,大才啊!

便對着畢懋康說道:「老大人,朕有個想法,看看能否解決火繩之事?」

畢懋康來了興趣,摸着自己的鬍子說道:「陛下,還請說來。」

眼神微眯的崇禎便道:「鳥銃發射需火繩點火,朕發現燧石也可點火,若在槍桿裝置彈簧,以燧石擊打,產生火花,點燃火藥,再將彈丸射出,老大人您看此法可行?」

話到這裡之時,畢懋康冒出強烈的精光,順勢扯下自己的鬍鬚,大叫一聲:「妙啊!陛下果真天人也!」

咳咳兩聲,心中表示我這不過是剽竊你的成果,抱歉了。

崇禎便接著說道:「這鳥銃裝填彈丸時,放到膛口,用木棍推彈進膛,時間過長,在戰場上,就面臨著死亡。

前幾日朕命人用鹿皮片包裹彈丸,滑進膛內,依舊打出彈丸,老大人您看此法可行?」

畢懋康徹底呆住了,看着年幼的陛下,心中暗暗驚道:「自己沉迷幾十年的火器,不如皇帝的一席話,難道白白生活幾十年!」

但好歹是老成持重,裝模作樣般的說道:「陛下,且待老臣試驗一番,再做定奪。」

望着這位老大人,崇禎心中還想說道:「能不能發明線膛槍,但又想了想如今的大明工藝怕是很難,便沒有說出。」

又問道:「老大人,可知紅夷大炮?」

畢懋康眼前一亮,隨後搖搖頭,但又故作沉吟起來,若有所思的說道:「陛下,老臣知曉一人,對紅夷大炮甚是熟悉.」

嘖,還有制炮的大佬?崇禎滿懷希望的問道:「老大人,是何許人?」

畢懋康回道:「傳教士湯若望!」

「湯若望?」崇禎有些疑惑問道。

畢懋康捋着鬍鬚說道:「陛下,就是湯若望,外夷之人,而且徐光啟徐大人也對他甚是熟悉!」

聽了這話的崇禎,果真是師夷長技以制夷啊,看來要請徐光啟書信一封,將這個湯若望找到。

送走了畢懋康,崇禎又想起來,不管是大炮、火銃都需要大量的銅、鐵。

而現在朝廷上最為缺少的便是這兩物!看來需要大量購買銅、鐵二物。

但下一秒,崇禎就給自己一個大耳光,煤炭煉鐵、鍊鋼啊!

怎會笨的如此徹底,把這茬事忘的一乾二淨,真是夠蠢的。

過一日,崇禎帶着王承恩開始試驗,隨着一塊塊的蜂窩煤放入煤爐之中,又在周邊插上排氣的鐵皮管。

房間的溫度越升越高,而且沒有一絲異味,讓崇禎很是高興,隨即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