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強女帝》[大明:最強女帝] - 第9章 退出長城,保爾全屍

回到房後,朱雯微小心拿出救命法寶菠蘿手機,再次點開了代打服務,這次直接選擇了召喚普通皇帝套餐。

「漢江滔滔,出罨冢兮, 偉茲巨浸,壯南邦兮。 萬有千里… 於戲漢水,殆與天地同始終兮。」

天空中洪亮的聲音響徹雲霄,朱雯微一聽這出場BGM,就不是什麼太普通的皇帝。

「吾家小輩召喚本帝?還不速速出來拜見!」

朱雯微此時內心慌的一匹。

「淦…這該死的壓迫感!」

「晚輩,長平公主拜見老祖!」

只看容貌,朱雯微確實難以辨認出眼前的這位是哪位皇帝,目測一身大明皇帝裝束,喊老祖絕對錯不了。

「嗯?朱由檢之女?」

朱雯微急忙點了點頭,絲毫不敢怠慢。

「氣死老子了,當年北方各部落不是被盡數制約了嘛,到了你們這些後輩子孫這怎麼被人家打到老家了,淦…丟人現眼!」

朱雯微此時也是無語,咋來了位嘴碎皇帝。

「祖宗可否告知下名諱?」

朱雯微鼓起膽子向眼前的男子說道。

「人稱大明第一戰神!」

男子說完,傲氣的抬起了頭,仰望着天空。

「啊…莫不是明英宗朱祁鎮?」

朱雯微也是一愣,因為後世談及大明,這朱祁鎮可是號人物。

不過嘛,這大明戰神稱號根本就是一種諷刺,然而這位老祖宗卻理解錯了。

「咳咳…,那個老祖,要不要我給你說明一下戰況?」

朱雯微急忙上前將朱祁鎮扶到了大殿。

不料這朱祁鎮也是個混不吝,一把抽出腰間的寶劍將桌上的茶碗一劍劈成兩半。

「說什麼說,敵人都打家門口了,給老子殺,我大明朝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幾百年來毀在你爹這個不肖子孫手裡了!」

朱雯微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眼前的這位老祖,真是醉了。

「來人,傳徐達!」

朱雯微話音剛落,一旁的朱祁鎮愣了一下。

「你說誰?徐達爺爺?這老傢伙也來了?」

「咳咳…祁鎮啊,叫誰老傢伙呢?有段時間沒見了,到了混沌界怎麼也不去看看你徐爺爺?」

朱祁鎮頓時愣了一下,急忙將手中的寶劍收了起來,嬉皮笑臉的向著徐達走去。

「徐達爺爺,還不是我爹老打我,說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讓我不要出去丟人現眼,他派人一直看着我,一百多年了哪裡都不讓去。」

朱祁鎮說著,撲在了徐達懷裡,哭了起來,場面幾乎失控!

「這…,老祖啊時間緊迫,我們先商討一下抗敵之策可好!」

朱雯微弱弱的提醒了一句。

「抗什麼敵,擺爛吧,反正都這樣了!不如你跟我去混沌界混吧!我帶你躺平!」

朱祁鎮剛說完,一臉慈祥的徐達立馬變臉,一把將朱祁鎮從大殿丟了出去。

「逆子,你爺爺和你爹果然說的不錯,呸…爛泥都不如!這敗家玩意!」

可見朱祁鎮把徐達氣了個夠嗆!

「來來,小丫頭找我何事?」

徐達一臉微笑的看着朱雯微。

「徐爺爺今日我把老祖召來,順便還帶了五十萬軍士,這五十萬軍士就交給您啦!」

朱雯微話音剛落,門外的朱祁鎮大聲喊道。

「我不同意,我大明第一戰神,首當其衝,我帶來的軍士我自己帶,徐老爺子您就在後方看着唄!」

朱祁鎮一瘸一拐笑嘻嘻的又湊到徐達面前。

「交給你?還想被敵方抓去做人質?」

徐達一句話,直接讓朱祁鎮啞口無言。

對於朱祁鎮來說,那是他一生的恥辱。

土木堡之變,土木堡之變朱祁鎮確實要負很大的責任,但是這口黑鍋不能讓朱祁鎮一個人背。

早在宣宗時期,明朝便大量放棄關外的土地及重鎮,而且明宣宗對北方勢力沒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整個宣德年間瓦剌部落實力迅速恢復,並且逐步擊敗、歸併了韃靼部與兀良哈部。

可以說,瓦剌部經歷仁宣十年、正統前十年的發展,實力已經非常強悍,領土從西北甘肅一帶一直到遼東地區,其中還包含宣宗所放棄的關外大片土地。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朱祁鎮執政的時期,大明能打仗的將領少之又少,衛所制度漏洞百出,加之麓川之役、三次北征對國力的損耗,軍隊戰鬥力下滑嚴重。

而此時明朝的九邊防禦體系還未形成,北方的瓦剌部直接威脅着京師的安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