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帝》[大魔帝] - 第10章 那顆石頭

  整整兩個時辰過去了,面對眼前那神秘的府邸,包括唐狩在內,在場的所有修士卻沒有一個人敢輕舉妄動。

  終於,有人忍受不了這漫長的等待,數百名修士笨鳥先飛,打破了僵局。

  各個祭出自己的法寶,駕奴着沖向那座府邸,謹慎的環顧四周,隨時防備突髮狀況。

  片刻,數百名修士已經來到府邸的門前,與之前不同的就是那股氣息更加濃了。

  府邸門前,一塊古舊的牌匾掛立在其中,上面的幾個古字也許是因為歲月的摧殘,變的模糊不清。

  其餘人看到那數百名修士安然無恙,頓時笑了,這數百名沉不住氣的修士,還不知道,已經被其他人當作了馬前卒,用作試探的棋子。

  見此,開始還按兵不動的修士們,剎時動了,不管是衝著神兵也好,為了仙珍也罷,所有人都來到府邸門前,凝視着虛掩的大門。

  唐狩不斷注視着那牌匾上的古舊字體,縱然看不清楚,卻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於自己有頗深的淵原,良久,唐狩緩緩移動,慢步走向大門,既然來了,那就進入一探究竟。

  一腳踏入,一片光芒在唐狩的視線中不停閃爍,刺痛的感覺,讓他睜不開眼,許久,光芒漸漸暗淡,鮮紅的一片世界印入唐狩的雙眸。

  那是只有紅色的一片天地,除了紅色,還是是紅色,不,還有一種顏色,那是森白,天為紅,地為白。

  唐狩黯然一驚,身體微微顫抖,那白色竟然全部是骨頭,人骨獸骨,鋪滿整個地面,遍地的白骨散發著強大的殺氣,壓的唐狩差點跪倒在地,感受到強烈的殺氣,臉色慘白的唐狩,一口鮮血從中噴了出來。

  太恐怖了,僅僅是殺氣就讓唐狩口吐鮮血,這些白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隕落在此,才累積了這麼驚人的數量。

  「咻。」

  尾隨唐狩之後,眾多修士跟了進來,噗,不少修士也同唐狩一樣,被那強大的殺氣直接壓迫吐血,更有上千名實力不濟的人瞬間崩碎,化作血霧,直接崩碎,場面極其血腥,看的唐狩一陣乾嘔。

  「快看,這片天地的盡頭,閃耀着光芒,靈氣充裕,必是修鍊的寶地。」人群中,有人發現了異常。

  果然,在那盡頭,是有一處唯一的凈土,靈氣繚繞,外界很難找到這樣的修鍊寶地,可見它有多麼的讓人嚮往。

  此處只應天上有,人間哪有幾回聞。

  此話一處,頓時有修士按耐不住,直接沖向那處寶地,想爭一席之地。

  「砰。」

  大量修士剛剛沖入骨海之中,還未作出任何反應,強烈的殺虐之氣幻化出一條真龍,龍口大張,一口就將那衝進骨海的數百名修士吞去腹中,而後又歸於虛空。

  太恐怖了,這簡直就是修士的墓地,僅僅是一股殺虐之氣,數百名修士就如麥蕙般,被其無情的收割,剎時震住了在場的修士。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獨自飛出,手持一把長槍沖入骨海,是他……

  只見那道身影剛剛進入骨海,就如先前一般,殺虐真龍幻化而出,殺虐之氣也許是因為之前隕落的修士緣故,使的殺虐真龍更加巨大、兇惡。

  身影持槍,瞬間抖出幾朵槍花,擋住撲來的殺虐真龍,雖然只是一息,卻也足以,在高搜對決中,也許就會在一息的時間中決出勝負,一息的時間可以做很多是。

  與此同時,身影藉助着一息的時間,眨眼間,便出現在了這片血紅天地的盡頭,處身於那塊所有人嚮往的凈土寶地,而那條殺虐真龍卻也不再追擊,好像那塊凈土就是它的禁足之地,不可侵犯。

  有了第一個人的示範,眾人都得到了激勵,不需要硬抗,只要避過殺虐真龍,即可進入那處寶地。

  第二人走出,是一老頭,這人唐狩也不陌生,就是前日在交易市場參與過競價的那名老頭。

  「哼,老朽來也。」話音剛落,身影一閃,消失了,片刻卻於先前那人一樣,出現在這片天地的盡頭。

  第三人……

  第四人……

  有些較弱的修士獨自一人是無法通過的,便出現了一些結隊的修士,合力渡過,不消片刻,修士已經渡過大半,唐狩不想落後,趁着場面混亂,展開歪斜步法,全力衝刺,不敢怠慢,稍有不慎,就會喪命於此。

  「吼。」

  不好,一聲龍吼,頓時感覺到如同山崩海嘯一般的壓力轟然而至,令半空中的唐狩險些摔落,殺虐真龍發狂,龍尾不斷甩動,剎時數十名修士的肉體被抽的粉碎。

  「轟。」

  龍尾突兀的抽向空中的唐狩,還好只是擦過,並未全部擊中,不然十個唐狩也活不了,不過,就算是擦過,淡淡的血色還是從體表不聽話的流出,唐狩只感覺肉體猶如狠狠的撞上了一座大山,渾身發麻。

  唐狩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好險,要是在差那麼一點點,那自己的小名就要一命嗚呼了。

  突如其來的龍尾差點要了唐狩的命,卻同時也給唐狩加了一把助力,使得以更快的速度飛向那處寶地。

  「咦,那是什麼?」只見一塊石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