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帝》[大魔帝] - 第3章 修士的境界

  太陽交縱,夏日嬌陽,徐徐照射。片片群山平地起,一座挨着一座,連綿不絕,茲有百分之八十的森林覆蓋率,奇山異處,多不勝數。

  靈氣充裕,仙霧繚繞,給人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的感覺,山間,偶爾有幾隻小獸竄行,亦有上古凶獸搶食仙材地寶。

  所謂富貴險中求,財富與危機並存,所以諸多修士在此出沒,有為仙材而來,有衝上古凶獸而至,縱然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此處是處凶地。

  但還是有那麼些人為了寶貝而不怕死的,所以,此地也成為了眾多修士們的埋骨之地。

  風飄茂林,起末梢,跨平原、過峽谷、穿密林……鼓起最後的氣力,合身一撲,嗚咽聲中在森林裏消散。

  「沙沙沙。」

  「吼」

  一聲清脆中帶着些許沉悶的獸吼聲,忽然在樹林中響起,打破了這片寧靜。隨聲望去,正可見得一隻粗壯如山的黑熊着手抓下,同時不知壓垮了多少身旁的纖細青松,激起樹林中綠浪滾滾。

  一隻比其弱小的小獸一把被黑熊抓在手中,手藝甩,直接將小獸丟入腹中,大口咀嚼,鮮紅的血液從黑熊那長有兩隻巨大獠牙的嘴中淌淌流出,猶為血腥。

  然而,不出片刻,只見黑熊低沉長嘯,口出黑血,倒地不起。這些足以證明,這片森林中充滿着危機,即使是弱小的小獸。

  在那隻黑熊的附近,若隱若現一個山洞呈現出來,洞口長滿了許些雜草,充分的利用地利將山洞隱藏起來,不去認真看,還真的發現不出什麼來。

  「啊,流氓,你個流氓,你個色狼,你個禽獸,你不是人。」

  一名少女,猛然從睡夢中醒來,看着自己衣裳不整,倘肩露背,其中幾處還染有已經乾涸的鮮血,少女一陣嬌喝,從那隱秘的山洞中傳了出來。

  因為處于山洞中,聲音我無法完全傳播出去,四周都是牆壁,又反射回來,造成了聲音放大,頓時讓那少女旁邊的一名少年驚醒過來。

  「啊,好痛,我這是在哪?」

  少年坐起身來,想站起卻讓周身引起的疼痛又跌坐而下,這名少年粗布青衣,乍看並不起眼也不見俊秀,不過普通相貌,卻有堅毅之色凝於眉宇,不似尋常少年人所能有。

  「臭流氓,臭唐狩,你對我做了什麼?」少女嗔怒道,還不停拍打少年。

  這兩人無疑就是死裡逃生的唐狩和譚清雪,今日已經是那天大戰的第四天了,也就是說兩個人已經在此昏迷的四天。

  當日,譚清雪使用秘法將自己的境界提高,有強行的駕馭那口金白罈子,卻又失控,被金白罈子中釋放出的那絲威勢壓得差點體漲肉破,身負重傷。

  那時,譚清雪背負已經昏死的唐狩,迅速離開,身後自然有那兩個神秘人追來,感到無比的威壓。

  譚清雪只能再次施展開那奇異的步法,忍受着身上的疼痛,不顧後果的催動,整兩個時辰,譚清雪沒有休息過。

  但是也因為這兩個小時的堅持,徹底擺脫了那兩個神秘人。

  譚清雪衝進樹林中,眼前開始迷糊,身體搖搖欲墜,從空中栽倒下來,譚清雪明白,若是暈倒在這號稱修士的墓地的森林中,那麼必成為獸中之物。

  情急之下,譚清雪只能在空中一個轉身,踏向里身體最近的一棵樹,借力一踩,抱着唐狩直接射入早已看準的山洞中,然後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啊?停停停,好痛,你,你是譚清雪?原來你是個女的。」唐狩連受幽冥犬三爪,腹部有差點被洞穿,現在能活命,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是女的又怎麼樣?說,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這副樣子,那還能對你做什麼呀,再說,你那麼強大,我又做的了什麼?」

  唐狩一陣冤枉,從那絲威勢從金白罈子中溢出的時候,就已經把他震暈過去,其後的事,更是一無所知。

  「強大?我很強大么?浩瀚宇宙,域里域外,強大修士多不勝數,有神皇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亦有聖王可衍化abc 世界,唯吾獨尊。我,只是其中的一直螻蟻,被人隨手可以捏死,不然也不會讓三隻狗欺負那麼慘。」譚清雪貝齒輕咬玉唇兩眼無神,香體輕微顫抖,似乎在回想什麼。

  「真的是這樣么?即使那麼強大的你,在神皇聖王眼中也只是螻蟻,那麼神皇聖王到底有多強大?」

  「唐狩,你……」話還沒有說完的譚清雪,突然一頓,死死地盯着唐狩的胸口,一時說不出話來。

  只見,唐狩那胸口的三道爪印深痕,竟然在兩人的談話間悄然癒合,肉眼可見,卻也緩慢。

  相對前幾天而言,那致命的傷痕已經轉化為稍重的皮外傷,雖然血肉依然模糊一片,但胸口流轉的暖流,讓唐狩渾身舒暢。

  唐狩一把扯去身上那染紅的上衣,剎時,溫暖的胸口一枚印記若隱若現,發出白光。

  印記為勾狀,如半邊太極,在唐狩胸口緩緩旋轉上古氣息上面纏繞着白光,但依然無法掩蓋這幅模糊的半邊太極刻圖。

  譚清雪兩眼直直地盯着唐狩熊口的半邊太極,距如此之近,甚至伸手便可觸及,讓她心生懼意,脊背都在冒涼氣。

  突然一股蒼涼與久遠的氣息在流轉,讓譚清雪心緒激蕩。此刻光華閃耀,唐狩胸前的印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