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 - 第10章:鐵樹怎開花

最終,趙輕韻還是沒有逃脫上早朝的命運,不過她拖着秦琅這個罪魁禍首一起去了。

大殿之上,趙輕韻一襲玄色帝袍神情莊重,帝王威儀略顯。

一位眼尖的大臣看到了站在趙輕韻身後的秦琅。

站到朝堂上嚴厲怒斥趙輕韻行為有違禮制……吧啦吧啦說了一大堆。

在此期間,秦琅的幸福值直線下降。

被守護者幸福值:-5

被守護者幸福值:-5

被守護者幸福值:-5

被守護者幸福值:-5

當前被守護者幸福值為:-100

宿主趙輕韻即將彈出世界。

趙輕韻一直微笑面對暴風浪。

卻在那人再次開口之際,趙輕韻忽然站了起來。

「陛下怎能帶這閹……」這是要把火力對準秦琅啊……

趙輕韻蹙眉,目光清冷的望着在堂下亂吠的瘋狗。

剛剛還滔滔不絕責備趙輕韻的老頭立馬噤聲。

「秦琅。」趙輕韻轉頭笑盈盈的去看站在她身後的秦琅。

突然被喚到名字秦琅:……

「陛下!」秦琅走到在趙輕韻的身前不遠處,朝趙輕韻輕輕俯身而拜。

「嗯。很好。」趙輕韻從龍椅上起身,走到秦琅身前,將他的頭抬起,與他四目相對。

在萬人矚目下,趙輕韻執起他的手,放在手心。「從今日起,秦琅便是我的夫君。是這天下最珍貴的人。是我放在心上的人。

但未來路遠,所以……」趙輕韻對秦琅微微一笑,「無論他殘疾與否。我亦相隨,今生無悔。」

趙輕韻輕輕喚他名字:「秦琅,你聽好。日後,你卑劣也好,你毒辣也罷,我都要你相守一生,共度時艱。」

「你準備好了嗎?」趙輕韻眼神明亮,似散碎的星光,她唇含笑,在眾人相視下,輕輕吻上了男子的手背:「我的……秦郎」。

這一刻,就連自詡無心無情的秦琅也似乎被迷上了心扉。

「願承君恩。」秦琅溫聲說。

被守護者幸福值:+100

當前被守護者幸福值為:0

他實則沒想到趙輕韻會這麼大膽,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自己說出這種話來,說實話,趙輕韻的一番話,他不會信。

但他依舊很感動,最起碼今日她在明面上選擇了護着他,日後便沒有人敢在明面上欺負自己了。

——

最後,趙輕韻罷了那老臣的官。一位年輕的官員為他求情。趙輕韻直接下令將他打了五十軍棍。

這是秦琅前世慣用的懲罰人的方式,但趙輕韻有點兒擔心把人打殘了。這就有點兒缺德了。

她就下令可以分三次打。

秦琅被趙輕韻這別出一格的懲罰方式給逗樂了:噗。

怎麼這麼可愛。

被守護者幸福值:+10

當前被守護者幸福值為:10

自此,朝堂之上,再無一人敢對秦琅冷眼相待,更沒有一個官員敢公然咒罵彈劾秦琅。

——

過後,秦琅問趙輕韻:「你為何要公然保護我。」

「?」

「帝王恩寵。禍福相依。你就不怕旁人嫉妒。背地裡陷害於我。」

「啊?」趙輕韻小口微張,「旁人是指?」

秦琅神情一滯,是哦~

他們之間沒有旁人。

她也只有他一個人。

趙輕韻神情嚴肅的問他:「是有旁人欺負你了嗎?你告訴我,我幫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