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 - 第3章:催命符

然,趙輕韻心裏卻是明白的,這秦琅雖嘴上這樣說,心裏怕是早就有了堅定不移的答案了!

作者在原著有一段寫到「這秦琅自掌權以來,便行事詭譎,心狠手辣,更甚有藐視權威,一次竟不行稟告直接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的死對頭焚於茅廬!此等非人的做法,讓所聞之人皆對他怨氣衝天,私下裡都要對之罵上一句閹狗!小人!」

畢竟除了脾氣暴躁了點兒,折磨人的手段殘忍了點兒,在其他方面其實還是非常不錯的呢~

噢,除了蟄伏在女主身邊,以伺機行刺女主外。

就在此時腦海中突然出現一段作者在原著描述秦琅的內容。

「這秦琅自掌權以來,便行事詭譎,心狠手辣,更甚有藐視權威,一次竟不行稟告直接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的死對頭焚於茅廬!此等非人的做法,讓所聞之人皆對他怨氣衝天,私下裡都要對之罵上一句閹狗!小人!然知道真正此中曲折與內情的人,偏會高呼一句:「這可真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呀!」

趙輕韻:這都什麼跟什麼呀,這垃圾系統還帶強制補習功課的?

還有突然給她看這一段是怎麼個意思,提醒自己秦琅的反派身份?

呵呵噠,說實話其實她挺反感這種只以女主為世界中心的世界觀以女主視角論英雄的!

因為不管那個人起因經過結果只要他是站在女主對立面的,他就是超級無敵大壞蛋!

哼~真的是好沒道理的道理呢~

趙輕韻默念道:今日份生氣額度已經使用完畢。吸氣,呼氣,不生氣~

最後趙輕韻氣歸丹田深呼一口氣,再緩緩呼出,最後揚起一個燦爛的微笑。

不過萬幸,自己穿來的足夠及時,在千鈞一髮之際,及時焚毀了那道催命符!

想到這裡,她高興的不能自己,握着秦琅的手不住的「嘻嘻嘻」笑出聲來!

秦琅雙目雖不能視物,耳邊卻能清清楚楚的回蕩着少女「銀鈴」般的朗笑聲。

「深宮女子,從未有一人會像你笑的這般發人深省。」

趙輕韻聽後笑的更歡了,粲然一笑道:「千篇一律有什麼好的,別出心裁才才能讓你記得我啊,再說了我本就是一鄉野女子,才不會上趕着給自己定下那種泯沒天性的規矩呢~」

「我要你呀~永遠記得我。」趙輕韻白皙如玉的手掌輕輕覆在少年的胸前,「在心上。」

薄如蟬翼的衣衫,似有若無,少女溫熱的觸感讓少年心下一驚,羞赧的連忙伸手去捉那條只顧自己尋歡作樂,在自己身上逐風擊浪的小魚兒,不小魚兒欺他眼盲,一個鯉魚打滾,只堪堪觸到魚尾,便讓那狡黠的小魚兒逃脫了。

秦琅自覺先是被這調皮的女子戲耍了一番,後竟還無功而返,只覺臉上無光,現下一股惱意攻上心頭,秦琅扯了扯自己的衣衫,遮擋住一片春光。

冷冷道:「姑娘自重。」

「可是……」趙輕韻強忍着嘴角將要溢出來的笑意,語氣憂愁道:「可是掌事嬤嬤告訴我說,我只有遵從聖諭,和你行過周公之禮,我才算完成任務!」然後完事之後我便會得到一筆巨款,再然後我就可以一夜暴富了!哈哈哈!

人類的幸福總是這麼容易滿足,**之心又是這麼的膚淺粗鄙!

秦琅,秦琅,你可一定要快一點兒走上幸福圓滿的道路呀!

這樣我就可以早一點兒回家當我的千萬小富婆了呢~

秦琅卻瞬間回想起了當日被選為「侍君」之景。

新帝也是這般霸道!

如今又用同樣的方式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