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 - 第5章:懷璧其罪

「琅兒……我的琅兒……」

「娘!娘!」少年在跪在血泊中,火海里,懷裡抱着一位衣衫被撕的破爛不堪的婦人。

往日笑顏如花的婦人,此時手上鮮血淋漓,她強忍着身心的劇痛,扯出一個溫暖的笑來:「琅兒……好好活着……活着……不要」

「不要……」

「娘……不……你流血了……疼不疼,我給你吹吹……」少年眼中淚水早已決堤,在這一望無際,漫天的火海里,顯得那麼渺小。

「吹吹就不疼了。」

少年抱起婦人,被熱風吹着,煙霧熏着,於火海血泊中搖曳。

一陣風隱隱吹來:「不要……報仇……」

琅兒,好好活着……

少年睫毛微顫了一下,扯了扯嘴角,一個人,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往前走:「娘,你又在裝睡了,我帶你去爹爹,爹爹最會哄你開心了。我帶你離開這兒,我們回家,回家就……」

「爹……娘……」

我沒有家了……

……

今年春淺臘侵年。冰雪破春妍。

暖乍還寒,趙輕韻自小體寒,所以不管什麼時候,都喜歡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說來也怪,自己如今雖穿越到了這個寥寥幾筆而繪製成的虛幻世界,容貌卻未改分毫,後來又想了想,這可能是因為自己是身穿吧。

以至於她雖穿越到了這裡,鳩佔鵲巢這些日子為何沒有人發現。

呵呵,那麼認真幹嘛呢,無腦瑪麗蘇小說啦~

bug多多,糊糊塗塗啦。

十數年如一日的體寒,讓趙輕韻不得不養成「要溫度不要風度」的良好習慣。

她雙手捧着溫熱的暖手爐,新穎獨特,圖案精**真,堪稱工藝品的瑰寶。特別是讓人驚嘆的是,她手中的手爐,即使爐中的炭火燒的再熱,但手提上去根本不燙。它的熱度正好,讓使用的人非常舒服。

對此,趙輕韻不得不感嘆:古人的智慧啊!永遠滴神!

我中華文化的瑰寶,萬古長青!

唔,也不曉得秦琅在幹嘛呢,也不知道他冷不泠。

這樣想着趙輕韻對旁邊的清荷道:「清荷啊,你幫我畫一個醜醜的妝,然後讓人準備一盤餃子。」

「是。」

趙輕韻又道:「要羊肉餡的吧!」這樣吃更暖和。

天氣突然轉寒,秦琅自小在邊疆苦寒之地生活,所以忽然降溫的這點兒小風小浪壓根沒感到任何不適。

「公公,陛下派我來給秦公子送午膳。」

「進去吧。」

「秦大……公子!」趙輕韻被突然打開的房門嚇了一跳。

秦琅見小姑娘反應激烈,想來是自己突然出現嚇到她了,順手上前接了還處在驚訝狀態下的小姑娘手中端着的食盤,歉聲道:「冒犯姑娘了。」

果然秦琅沒戴眼罩,暗自慶幸自己畫了一個醜醜的妝。

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秦琅進屋把食盤放到桌上,便連忙神情擔憂的問道道:「輕韻姑娘,你怎麼來了。」

「我去拿眼罩。」

「不用了,我今日化了妝,別人不知道是我。」趙輕韻沒想到秦琅還惦記着自己的安危,不由得心裏感動起來。

「你易容了?」

「嗯嗯。」趙輕韻笑笑:「技術還不錯吧。」

秦琅認真端詳了一下,黑而粗狂的眉,黝黑的肌膚,臉上還被點了許多黑點,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