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當鹹魚被迫開啟瑪麗蘇女主劇本] - 第7章:自取其辱

黃昏已過,月亮漸漸破開天邊的雲霧,漏出星碎。浪漫且溫柔。

趙輕韻抬頭望了一眼無盡的黑夜,還好有一輪明月懸於高空,將黑夜襯得不那麼黑。

思及昨夜……

哎~原來極度的歡樂是會喚醒某人前世的記憶的吖~

昨晚,她差點兒被秦琅給……

哎……

往事不堪回首~

「你們都下去吧。」趙輕韻被眾人簇擁着走到了門口。想到一門之隔的那位活閻王,此時一定恨不得將自己挫骨揚灰。就嚇得渾身打冷顫,在門外望而卻步。

一門之隔。

秦琅身着正紅色婚服,端坐在床榻上,腰間系著的是趙輕韻那個惡毒的女人用來侮辱他而賜給他的蒼龍玉佩。

回想當日被選為「侍君」之景,趙輕韻那個女人居然如此羞辱他!一想起那個瘋女人的那句「回去綉嫁衣吧~我要娶你。」還是用那種讓人噁心發嘔的嗓音說的,他心中怒火便不能自抑。

隨後又裝作驗身宮女妄想毀自己清白!

現在又恬不知恥的要與你補什麼勞什子洞房花燭夜……

簡直無恥至極!

就算她解釋了自己「不得已」的緣由,就算今世他的父母沒有葬身火海,他的族人沒有背上滅世罵名!

他依舊恨極了她!

因為她今世竟妄想將自己玩弄於股掌之中!

簡直「喪心病狂」!

雖然他蓋着頭紗,可依舊抵不過屋內的燭火通明,眼前是扎眼的紅,比在戰場上看到死人都讓他心情煩躁。

該死!他剛剛明明已經聽到那個瘋女人的聲音,她為什麼還不進來,是為了刻意羞辱他嗎?

呵,那可真是煞費苦心。

趙輕韻在門外來回踱步,時光流逝的飛快,不一會兒月亮便亮的出奇,像是幕夜裡路上行人的指明燈。

被守護者幸福值:-5

被守護者幸福值:-5

被守護者幸福值:-5

被守護者幸福值:-5

當前被守護者幸福值為:-5

啊啊啊,不管了,死就死吧。

嗚嗚X﹏X

大不了就被秦琅挫骨揚灰好了~

趙輕韻提起裙擺,動作十分輕緩的推開房門。

聽到有人推門的聲音,知道是趙伊那個女人進來了。

她動作十分輕緩,不知道還以為是害怕自己呢!

秦琅抬頭,目光灼熱的盯着她,示意她給自己掀頭簾。

「秦琅?」趙輕韻輕輕喚他名字,沒有意會他的意思,大概是太太太緊張了,她似乎也沒有看到他身側案几上放着如意稱。

嬤嬤和她講過,她要用這個把秦琅的紅蓋頭掀開才算禮成。

可大概是被秦琅那凍人的氣場所震懾,把她腦子也暫時凍着了。

她用手掀開了覆在秦琅頭上的紅色頭紗。

秦琅沒想到趙輕韻這麼不知禮數,竟然直接用自己的雙手掀開了自己的面紗。

心情莫名其妙的緊張,不由得微微蹙眉,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眼神里是驚艷,是欣喜,是溺人的笑意。

「秦琅,你真好看啊~比漫畫里的神仙哥哥還好看。」

明眸善睞,朱唇微抿。

肌膚勝雪,面若冠玉。

——

「趙……陛下。」秦琅下意識喚她的名字,意識到二人的身份。他才趕忙改了口。

「秦琅,我有名字的吖你叫我名字吧。」趙輕韻對他笑的如沐暖陽。

「微臣不敢。」秦琅輕聲說。垂着眸,看不清神色。卻在昏黃的燭光下,略顯柔和。

「秦琅哥哥~」一聲嬌俏的嗓音傳至耳邊。

秦琅眼中目光灼灼,玩味一笑道:「呵,那不知我是該喚陛下趙輕韻呢還是趙伊呢?」

「呵呵,都行!都行!」趙輕韻立馬笑着討巧賣乖道。

心道:您是金主,您說了算~

不想趙輕韻這「脅肩諂笑」的態度,看在秦琅眼裡,確實格外惱人。

他幾乎不受控制的瞬間將面色沉了下來。

「趙輕韻!」趙輕韻連忙討饒道:「趙輕韻!叫我趙輕韻。」

「……陛下不是喚趙伊嗎?」秦琅眼中神情複雜:「騙人好玩嗎?」

「呵呵,那個昨晚我不是和你解釋過了嗎?」

嗚呼哀哉!昨晚創業未半,而金主中道覺醒。

有比她更慘的嗎?

好不容易才堪堪駕馭了小號,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