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友,請留步!》[盜友,請留步!] - 第1章 道友,請留步

夜色蒼茫,零零散散幾個孤星高懸於夜空,與皎月作伴,映照着這荒涼的大漠。

一陣寒風拂過,捲起了古道上的片片細沙,也帶起了受傷旅人的那誘人的血腥味……

血氣隨風飄蕩,引誘着深夜裡因飢餓難耐而躁動不安的野獸們,它們瘋狂地嗅着空氣中殘留的血氣,試圖尋找獵物的所在。

而受傷的商旅,也是十分焦急,哪怕他的傷勢得到了治療,但是短時間內,依然會有淡淡的血腥氣瀰漫在周圍,常年遊走在大漠中行商的他,深知這會帶來什麼樣的災厄,他的呼吸有些急促,着急地詢問着這支隊伍里唯一的戰力支柱——孫奇文,「怎麼辦?!按照現在這個勢頭,那些惡獸肯定一會兒就能聞着味兒找過來!嘖,可惡!要不是因為那個人的失誤!艹!死了也活該!」

孫奇文皺了皺眉頭,低聲呵斥住了這急躁的隊友,「閉嘴!死者為大,他已經為他的失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我知道這次損失很大,大家都有負傷,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受了傷,你要是聰明些,現在就該閉嘴,非常時期,當時刻戒備,鄒青,再擾亂軍心,小心你的狗命!」

聞言,理智尤在的鄒青立刻閉上了嘴,有些從心的他雖然是這支商隊的領隊,但也是名存實亡罷了,不過他並不在意這些,他要的只是安全圓滿的完成這次行商,完成家族對自己的考核,而有隊長這一個頭銜就夠了。

片刻過後,鄒青冷靜了下來,正如孫奇文所說,特殊時間,擾亂軍心,造成恐慌,對事情發展只會適得其反,可他一想到過往葬身在這大漠的商旅,就不由得有些心悸,他生怕因為這次意外,自己一行人會成為他們的一員……

可害怕歸害怕,該有的戒備還是得有,眾人相互守望,只求能度過這危險的夜晚。

其中孫奇文尤其警戒,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生怕錯過一點細節,原因無他,只因為現在他是隊伍里唯一的修行者……

夜已過半,孫奇文一行人安穩地過了前半夜,可正當眾人打算輪班休息的時候……

「啊!」

一聲慘叫突然響起!孫奇文等人心頭一驚,連忙回頭看去,但只見到了一隻大蟒叼着屍體轉身逃跑的背影……

孫奇文又驚又怒,一聲低喝,便沖了上去,想要打殺這頭偷襲掠食的大蟒,見動靜鬧大了,大蟒徑直鑽入了黃沙之中,隱去身形,遠遁而去,穩得一批。

見大蟒入沙,孫奇文一時陷入兩難,他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一方面他不知前路是否有埋伏,另一方面,他還要顧全大局,守着那些羸弱的凡人與物資,防止他們被偷襲。

而見孫奇文放棄追捕,鄒青一眾凡人觀望的凡人放下了懸着的心,他們生怕孫奇文一個熱血上頭,就棄他們於不顧。

孫奇文黑着臉走向了眾人,他低聲正色道:「可惡,被這畜生逮到了機會,這孽畜,竟趁我們休養之時偷襲,唉,我們還是疏忽了,從現在開始,你們別離開我七尺之外,大家撐一撐,熬過了今夜就安全了,只要過了今夜,我們就離平安城不遠了,屆時,我孫奇文必好吃好喝地招待你們這些共患難的兄弟!」

「孫哥客氣了,咱們兄弟之間,不說這個,到平安城之後,請務必讓我們招待您!」

眼見形勢不對,大家也算是摒棄前嫌,眾志成城了,在這一眾回應中,鄒青沒有搭話,而是以身作則,詮釋了什麼叫行動派!

他不聲不響間,已經湊到了孫奇文身邊,而其餘的人這才反應過來,錯失了最佳位置,不由的暗自後悔……

簡單的團結隊伍之後,孫奇文便全神貫注地觀察着四周,以防再有凶獸偷襲……

而這時的深夜大漠中,旅人顯然不止他們一隊,在一處不起眼的小沙丘之後,有兩人潛伏其上,靜待天明。

兩人穿着平常的粗布麻衣,背着兩個行囊,乍一看就是那種再平常不過的商旅,但他們那一身揮之不去的氣質,讓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這是偽裝……

「哎呀,真的是,這大晚上的,都不消停點,你說,咱怎麼這麼倒霉,撞到一群凶獸口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