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躺平的我,被祖龍偷聽心聲》[大秦:躺平的我,被祖龍偷聽心聲] - 第2章 三月之約

第2章 三月之約偌大的清源魂院的範圍之內,空氣似乎在這一刻被強烈的寒冷冰凍了一般,瞬間凝固,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甘露露這一腳瞬間便到了葉魂的太陽穴處,若要再前進半分可能葉魂就要斃命於此,了結餘生了。
當然此時葉魂也不是看破了這生死,而是他的實力和這甘露露相差較大,哪怕想躲也是不可能。
然則葉魂卻沒有一絲的懼意,嘴角依舊噙着微笑,淡漠而拒人千里,暗道如此了結一生雖然有些遺憾,但或許也是種解脫。
青光暴漲,就在眾人都忍不住要閉上眼睛或者驚呼的時候,連葉魂自己都沒有抱有太大希望的時候,他身邊卻突然間出現了一道散發著柔和光芒的淡黃色光暈。
一時間,本來爆射而來的一腿卻再也難有寸進,完全是被擋在了這淡黃色的光暈之外。
不僅如此,這淡黃色的看似柔和的光暈卻在一瞬間將甘露露那青色的光芒吞噬掉一般,無影無息了。
是誰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下了葉魂?」
懷着這樣的疑問,眾人抬頭望去,居然是清源魂院的院長,劉耘。
眾人連忙收起剛才看熱鬧的心態,忐忑的看着院長,然後躬身行禮。
既是對師長的尊敬,也是對強者的尊敬。
淡淡的看了下眾人,院長搖了搖頭,最後把目光轉向甘露露,帶着一絲的清冷道:這裡不是比武台,更不是魂院測試,難道你要破壞了這魂院的規矩。」
甘露露瞬間收起了之前的那種孤傲和憤怒,低着頭帶着懺悔的道:學生不敢,剛才是學生衝動了。」
不敢?
衝動?」
,魂院院長劉耘帶着玩味的反問着,似乎對於這甘露露劉耘有着不止一點的不滿,我希望你不敢,否則我不介意把你趕出魂院,請回你們幹家!」
學生一定悔改,一定悔改!」
,甘露露抬起頭一臉的哀求,甚至自己的身子都顯得有些顫抖着,院長懇求你給我個機會,我以後一定不會私鬥!」
對於魂院院長劉耘的話語,甘露露是真的感覺到了恐懼。
要是自己真的被這魂院請回去的話,那麼就意味着自己徹底在幹家失去了地位,恐怕自己再怎麼奮鬥也就只能成為這家族的普通成員了。
這樣的結局對於一心想要攀附權勢,企圖能夠成為一方強者的甘露露來說是絕對不會接受。
當然懺悔求饒的確實是甘露露,然則眼裡隱藏着那一絲絲的陰狠和仇恨是怎麼都隱不去的。
此刻,她的心裏早就把葉魂恨了個遍,恐怕以後葉魂的日子會更加的難過。
哼!」
劉耘淡淡的一聲冷呵,卻讓甘露露內心一顫,腦袋趕緊低下。
不過劉耘倒是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淡淡的漂了一眼葉魂,帶着一絲的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待到這劉耘走了之後,甘露露才再次抬起自己那低下去的腦袋,然後再也不加掩飾的看着葉魂。
此時葉魂的嘴角依舊噙着那千百年彷彿都不變的自嘲與冷笑,但對於此刻的甘露露來說彷彿就是對他的莫大的諷刺一般。
甘露露一向將自己的面子看的重要的不得了,說穿了就是虛榮二字,葉魂,你少得意!」
此刻葉魂這樣的表情甘露露自然不能容忍,熱血噴張,腦袋頓時被衝擊的不顧一切,仰頭道:尊貴的魂神之主,我月湖鎮幹家甘露露向月湖鎮葉家葉魂發起挑戰,不死不休,若有違背,神魂俱滅!」
哄」一時間,整個圍觀的人群是爆發出了強烈的

猜你喜歡